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二章:山東總兵劉澤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山東總兵劉澤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那可真讓我感受到了相親相愛一家人的感覺啦。」朱慈烺笑著,也不知是認真還是戲謔:「諸事談妥,看來我今日也能睡個好覺了。」

聞弦知雅意,這麼一番趕人的潛台詞聽在楊川的耳朵里,卻如蒙大赦,笑著點頭:「是啊是啊,相親相愛嘛,大家高興。哈哈,這夜色的確不早了,我也就不打擾益明休息了,回去復命了。」

說完,楊川趕忙下了塌,接連說不用朱慈烺送,隨後揉著酸麻的腿腳,逃也似地走了。好像唯恐下一句朱慈烺就會變卦,還要說出什麼過分的請求。

見此,朱慈烺只是送到門口:「東山先生一路平安。」

「哎哎,平安」楊川忙不迭地出了流水小築,直到回了馬車之中,確定沒外人知曉了,這才憤怒地一錘車板,表情一下子變得格外憤恨惡毒了起來:「秦俠,秦益明今日羞辱,他日我定加倍奉還哼,真當某怕了嗎竟然還敢妄想西進沙場立功,也不想想自己有什麼資格。既然你要去送死,那我就歡樂地送你一程」

坐在外頭的馬車夫盯著裡頭咚咚咚地想著,低著頭,不敢吭聲。不過這馬車夫也算是機靈,知道自家老爺八成是在榷稅分司吃了虧,連忙揚鞭,駕著馬車離去。

當裡頭沉寂了十餘息后,楊川陰冷的聲音響起:「去總兵府」

今日的臨清城顯得格外的熱鬧。夜色的到來並沒有讓這座城市沉寂,街頭巷尾上處處燈火,照亮著旖旎的夜色。酒家戲園子里更是人聲鼎沸,一派煙花繁茂的景象。

這裡實在是有太多新鮮事可以說道了,光是朱慈烺在京師里的故事就足夠讓一干船主商戶議論個三五天,更別說今日這一場堪稱可以載入史冊的爭鬥。

只不過,在位於城北的一處高門大宅里,有人正在剋制著自己的怒火,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寂靜的屋內,陰森得讓此後一旁的侍妾丫鬟們戰戰兢兢,如覺地府。

這是一個挺著一個羅漢肚,豹頭環眼的粗壯大漢,正是駐紮在臨清的山東鎮總兵官劉澤清。

只不過,劉澤清雖然一副武夫相貌,膚色卻頗為白凈,加上一身蘇織直身袍服,不像個武將到有幾分富家翁的氣息。

事實上,劉澤清每月去山東鎮軍營的次數還沒有他逛尼姑庵的次數多。曾經的戎馬歲月早就遠去,取而代之的是美色消骨,財利浮心。

唯一能讓劉澤清那顆心例外的或許就是這高門大宅裡頭的家丁營了。劉澤清的大宅子地方廣,前後養著四百來精銳家叮為此,他每月總要抽出時間巡視幾番操練,每次去了,更是好酒好肉備上犒賞,讓這四百多家丁對其頗為忠誠。

劉勇全便是這家丁隊裡面一號頗有悍勇之名的總旗,領著二十多號人,便是臨清州把三百多號弓手刀手集結了起來,也敢沖一衝,而且八成只用沖一陣就能擊潰。

當然啦,四百多號精銳的開支是頗大的。更不用說劉澤清在日常用度上都是格外奢靡,光靠吃空餉也僅僅只夠養四百多精兵日常所需。就這兒,額外的犒賞都要劉澤清另謀其他辦法。

畢竟,山東鎮一年四萬多兩折色,五萬多石本色,從戶部運出京以後就沒了五成,最終落到劉澤清手中,連最初的三成都沒有。

這麼點銀子,夠幹啥

養四百多家丁隊都勉強。

作為一鎮總兵,劉澤清當然是有發財門路的。

比如說前任竹木抽分局主事劉培就是劉澤清相當重要的一個路子。不僅劉培每年收上來的孝敬不少,就是劉培帶起來的萬全商號也因為劉澤清的庇護,在運河這條道上出息頗豐。

但眼下

這一道格外重要的財源竟然被人掐了

一想到自己聽聞的那一幕幕情形,劉澤清便有種難以抑制的躁怒。

劉培被下入大獄,萬全商號被盡數查封,就連劉勇全也變成了軟蛋嚇得什麼都說了。

閉著眼睛,劉澤清強壓腦海中的這一幕幕消失,強迫自己不去想他們,終於,心態漸漸平靜下來。

但當身邊侍妾低聲說著來客的名字時,劉澤清方才壓抑住的煩躁頓時又浮現了起來。

「老爺,東山先生來訪。」

楊川來了。

對於這位臨清名士,劉澤清給了相當大的敬重,親自在書房門前迎接。雖然心中很是著急,但劉澤清還是擠出了一點溫和的笑容。

楊川被劉澤清迎入廳房坐下,雖然名士風度依舊,卻若有若藏了幾分陰霾在眉宇之間。直到見到了劉澤清,這才恢復了名士風度,笑容溫和,眼底藏著自傲:「總兵大人,幸不辱命。」

「那就好那就好。看來東山先生已經對這秦俠的來路都打聽清楚了」一番見禮完畢,劉澤清便急不可耐地詢問了起來。

「不錯,秦俠乃是閹黨中人。此次是王內相著重發了聲,周相得知后也便沒有再追究。而聖旨能得如此迅速地發出去,也是如此緣故。」說完,楊川還冷哼了一聲,以示不屑。

文人嘛,歷來都對太監不假辭色。

說完這些,楊川便是蹙眉繼續說了起來,一派遺憾之色:「說起來,這次歸德侯家的侯朝宗可謂有幾分名士風度,差點就領著人將榷稅分司給掀翻了。只可惜,跟隨而去的不是義士,而是一群見利忘義的商人」

「東山先生高見。」劉澤清嘴上說著高見,但表情卻是一臉不耐煩地繼續問了起來:「那一百二十槍兵又是何來路」

「也是打聽清楚了。是京營孫應元所部殘卒。在京師作亂,雖然最後投降免罪,卻是被盡數開革了出去。卻沒想到,最後都被秦俠所獲。」楊川說著,也不知是什麼表情:「今日聽聞,倒是有幾分悍勇。」

聽到這裡,劉澤清這才皺眉了起來。孫應元在湖廣對陣張獻忠,頗有幾分勇武之名,這樣的將官手底下的確能帶出悍勇之卒。

「那到底有多少人馬必須探明了」劉澤清心中嘀咕了起來,卻並沒有繼續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