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三章:新的命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新的命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些事情顯然不適合交給楊川去做。

更何況,這一次找楊川可是為了讓其居中將劉培撈出來啊

沒了劉培,竹木抽分局的孝敬沒了不說,哪怕將被查封的萬全商號再開張那也沒法繼續盈利。沒了這兩大財源,劉澤清接下來可就要吃老本了。這如何不讓劉澤清緊張

一念及此,劉澤清終於鄭重地盯著楊川,問了起來:「依東山先生所見,這秦俠要如何對付」

聽劉澤清終於上了正戲,楊川神情一振,眸光閃閃,藏著難以描摹的心緒。

「對付秦俠小人嘛,卻也不難我輩士子,向來見不得閹黨作亂。想想天啟元年那會兒」楊川笑呵呵地說著,卻怎麼也不進入正題。

見此,劉澤清頓時明白了過來。

這楊川在拿喬呢一想到之前丟出去的兩千兩銀子只是聽了輕飄飄幾句,劉澤清就恨得牙痒痒。

不過劉澤清一介武夫,卻沒幾個拿得出手的幕僚。養著幾個清客除了吃酒耍樂有點道行以外一無是處。

思來想去,也唯有眼前這位臨清名士,當地土豪能幫得上忙。

一念及此,一咬牙,就聽劉澤清道:「聽聞再過十日就是東山先生令堂六十大壽,劉某也沒什麼好東西,只有九顆如一雞蛋大小的夜明珠奉上。還望令堂不嫌」

聽劉澤清上道,楊川頓時笑了起來:「總兵大人如此說就實在太客氣了。唔,既然如此。在下就卻之不恭了」

劉澤清嘿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見此楊川眯起了眼睛,繼續說道:「要對付這秦俠嘛,卻也是不難。若是某這樣的,大不了拿東西換就行了。」

劉澤清微微一揚眉,頗有些心痛:「換」

楊川輕聲道:「當然,這怎麼換卻也需要講究講究。萬萬不能讓大人墮了威風,沒了體面。更讓人以為大人怕了那秦俠」

劉澤清微微頷首,表情舒展,多了幾分認同:「這換的講究又是怎麼一個說法」

「先威逼。讓這秦俠知曉總兵大人的厲害,心中畏懼。」楊川道。

劉澤清笑著點頭。

楊川的聲音更加帶上了一些飄忽:「再利誘,稍稍退讓一步,便能讓秦俠感恩戴德,以為佔了好大便宜,不得不大步相退。說不定,總兵大人不僅能讓劉培順利回來,更能在榷稅分司的好處上佔一分。」

劉澤清點頭點得更加歡快了:「有理有理。但又要如何才能做到這一步又怎麼能知曉秦俠所圖是什麼咱們又能拿什麼去換要怎麼讓秦俠知道厲害,讓我給出去的少一點,拿回來的又多一點」

劉澤清也不是吃素的,一下子就明白了關鍵點。

畢竟,這名士雖然厲害,坑人起來也厲害的。不能這麼多錢財花出去,就聽了幾句輕飄飄籠統的話吧

說著,劉澤清又露出了一如既往肉疼的神色。畢竟,要對付朱慈烺最後出血的還是他啊

尤其是在說道拿什麼換的時候,劉澤清臉上的肉疼神色更是一覽無遺。

聽此,楊川並沒有幾分沮喪,相反心中竟是悄悄地放鬆了起來。楊川有些慶幸,心道這劉澤清比起秦俠可好對付多了。

這樣想著,劉澤清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情道:「秦俠所圖,卻是不巧,已經被我知曉。」

劉澤清目光微微一凝。

楊川輕聲笑道:「能換的,更是最終不需要總兵大人耗費多少金銀的東西。」

劉澤清的眼睛亮了。

至此,楊川語調一變,格外激揚道:「至於讓那秦俠知曉厲害更是一處總兵大人最擅長的所在。只要總兵大人下了決心,定然能讓秦俠狠狠栽個跟頭。到時候,秦俠連榷稅分司的好處都護不住,還得乖乖到咱們身前求饒,將這好處分潤出來」

說到這裡,劉澤清終於激動了起來:「東山先生還不快說啊那秦俠小賊要的到底是何物俺們又有什麼法子能炮製了他若真能染指了榷稅分司的好處到時候這好處我分潤兩成與你」

劉澤清一激動,語調也終於多了幾分痞氣。

對此,楊川並無什麼惡感,只是舉起手,四指微微一搖,道:「四成。州衙需要備一份好處,臨清的世宦大族,江湖豪傑都要備上一份。」

劉澤清聞言,並未有被反對的觸怒,反而輕笑了一聲點頭道:「好東山先生拿去四成就拿去四成至於怎麼分配,本將就不管了。」

「總兵大人豪氣。」楊川笑著。

「好處談妥了,可以說說怎麼對付那秦俠了吧」劉澤清眯著眼睛,微微露出了幾分煞氣。

「說起對付秦俠的思路我還是頗為讚賞劉培大人的做法的。」楊川帶著幾分讚賞道:「能夠下得如此決心,將臨清水門關死,更能夠在官面上找出這麼一份體面的託辭,可謂是上佳的計策了。若不是秦俠同樣準備充足,竟是這麼快就拿到了聖旨,恐怕換了我也是不知如何才能解開了。」

「上一次,劉培大人捏住了秦俠的命門,運河」

「這一次,楊某也是發現了秦俠新的命門。那就是立功秦俠要的,就是西去開封,解開封之圍,立不世功勛」楊川沉聲地說著,末了,卻是突然笑了起來。

聽著楊川的笑聲,劉澤清卻是一下子目瞪口呆了起來:「你說什麼要去打闖賊要去河南,去開封你答應了」

這個時候,劉澤清剛剛升起的幾分煞氣煙消雲散,滿眼都是驚愕與惶恐,凝視著楊川,甚至待了幾分難以察覺的驚懼。

楊川自然是猜到了劉澤清會這麼一個反應。

不過他並沒有急著去安撫劉澤清。

對於這個山東一地的最高軍事長官,楊川並沒有幾分畏懼。他只是笑呵呵地盯著劉澤清,眼裡有些戲謔。

劉澤清的激動只是持續了一會兒就冷靜了下來,他也發覺了楊川的神情,感覺到了幾分異常。

一念及此,劉澤清強壓著躁動的心緒,道:「東山先生,還請明言俺劉澤清沙場滾打幾十年,手中的刀還握得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