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四章:「優良傳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優良傳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劉澤清一語道出,一鎮將官的氣勢終於微微地展露了幾分。

見此,楊川這才輕笑著切入了正題:「秦俠既然要去開封,總兵大人答應下來便是。而這,便是楊某所言的策略」

劉澤清冷著臉,神情不變,只是盯著楊川。

楊川見此,神色不動,繼續道:「秦俠雖然有一百來槍兵堪稱精銳,但要說這麼點人能夠在百萬流賊面前討到好卻是想也別想。要解圍開封,秦俠自然就要倚重總兵大人。至此,世易時移,主動權就在總兵大人手上了。」

「到時候,行軍打仗,糧餉總要備齊吧按說這自然該上書朝廷求糧草求兵餉,為這,秦俠就不能冷眼旁觀吧到時候,不管是朝廷撥付糧餉還是榷稅分司暫時支持。總兵大人都可以想想,其中好處」

說到這裡,劉澤清眉目終於動了起來。盯著楊川的表情也悄然融化了一些。

楊川並沒有止住說話,而是繼續道:「當然光是如此還不夠,遠遠不夠。」

「總兵大人自然是不想去淌河南這一攤子渾水的。從咱們山東出兵河南,那也更是頗多麻煩的。雖然水道貫通,直接北上無誤。但千里水路,匪患無窮。李賊麾下大將李岩、紅娘子兵鋒北指,已然佔據東明縣,頻繁襲擾黃河上來往開封的船隻。要最終進開封,他事不提,這李岩所部就必然無法繞開的」楊川說到這裡就不再繼續說,而是自己給自己到了一壺茶,自顧自地品茶了起來。

說到這兒劉澤清要是還不懂那也白瞎了明末將領承襲的「優良傳統」:賣隊友了。

試想,就當兩軍馳援開封的時候,這李岩一步突然撲上來。

就當朱慈烺帶著麾下精銳槍兵酣戰的時候,忽然間,劉澤清退兵

若是朱慈烺這時候直接逃跑,那自然是萬事皆休。反正是秦俠提出的要打仗,現在朱慈烺自己先跑,能怪誰

而且,依著他們對朱慈烺的了解,一門心思要立下不世功勛的朱慈烺肯定是不會跑的。不僅如此,他還得一門心思想著贏

要贏,就得劉澤清出死力,就得他朱慈烺去巴結劉澤清

就算朱慈烺硬氣,不去巴結劉澤清,能打的自然只能是朱慈烺自己的那一百來槍兵。

這時候,等朱慈烺所部打得七七八八都殘了亡了,劉澤清卻領著家丁猛撲上去。自然更容易撿功勞,就算朝廷徹查都說不出什麼。

「甚至不需要這麼麻煩。本將在這黃河地界上倒是識得幾個悍匪這些綠林人物大多也都是通賊的。只需本將稍稍使喚一下,哼哼」

想到這裡,劉澤清頓時得意地輕笑了起來,彷彿現在就看到了秦俠對自己低聲下氣求饒的景象一樣。

但緊接著,發覺在自己眼前的楊川依舊笑著品茶后,劉澤清的心肝兒卻微微一緊。

這一刻,他也感覺到了文人的厲害。

武將殺人還會出血,能夠讓人至少看得見刀子砍過來有機會躲避。

但這文人殺人,完全就是不見血的路子,讓人竟是躲都難以躲避。

似乎感覺到了劉澤清的畏懼,楊川眯著眼睛又是笑了起來:「總兵大人背後的周相,楊某也知曉過幾分。在下雖然只是鄉野書生,卻也敢點評天下往後。若周相在太平時節,這首輔之位自然是能坐得穩穩噹噹。而總兵大人自然也能安穩在這官位上享一番富貴。」

說到這裡,楊川微微一頓,聲調微微一提,道:「但總兵大人就沒想過嗎為何總兵大人能得周相接納黃金萬兩固然可愛,可周相的富貴都繫於聖上之手埃聖上最愛念叨的又是什麼軍務,錢糧而大人身為總兵官,武將,最重要的又是什麼」

「在朝有奧援,在魯有強兵。強兵壯軍功,朝中潤榮華。周相扶起大人,恐怕也是為了盼著大人能立下幾番功勛,讓周相在首輔之位上更牢靠些吧。也只有為此,才能讓總兵大人富貴不絕。」

楊川說完,名士氣度更勝往昔。

至少在劉澤清眼前,這楊川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已經突然拔高了無數節。到底有多高,恐怕能有兩座佛塔疊起來那麼高了。

楊川如此直白的話語讓之前劉澤清心中一些似懂非懂,沒有揣摩明白的事情一下子清晰了起來。

要是太平時候,劉澤清只要年年送銀子上去就能保住自己的權位。但現在,這是戰亂時節,是國亂思良將的時候。

只有劉澤清立下武功,這才能夠被朝中的大人物,被聖上看在眼裡。

更何況

自己還要拿著這個揉捏秦俠呢

想到這裡,劉澤清心中的信念終於堅定了起來。

「俺聽東山先生的」劉澤清一臉豁出去的表情:「幹了」

楊川只是笑,閉上眼睛,彷彿看到了秦俠匍匐在自己身前的景象。

最近榷稅分司很忙碌。上下都忙碌,忙著格外一致的目標:收銀子。

按說這樣重大的事情,作為榷稅分司的老大,朱慈烺肯定是事必躬親,每個地方都要盯著的,唯恐出了差錯釀酒禍患。

然而事實上根本就不是這樣。

朱慈烺只是巡視了一遍,發現閻魏上任稅務處后一切井井有條他就跑了。反正有吳森的審計處在,大毛病肯定出不了,小毛病嘛閻魏要是連這點都做不好,那也白瞎了朱慈烺的目光了。

榷稅分司運轉得很好,朱慈烺的錢袋子也總算安穩了。

有了錢朱慈烺自然是要去搞自己的追求了。

那就是拉杆子,練兵啊

城北,唐窯。

朱慈烺與傅如圭騎著馬,並排地騎向前方一處鹽鹼地。鹽鹼地是無人種地的,地價格外便宜,再加上榷稅分司的名頭,朱慈烺只是用了五十兩銀子就拿了一個幾乎可以造城的地契。

此刻,那處空地上,正在熱火朝天地蓋著聯排的營房。

營房外面,正在砌牆。這是一座初步有了規模的小堡壘。

堡壘西邊,一處更加空曠的地頭上,四百人肅然列隊,整個場地上寂靜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