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五章:為何而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為何而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仔仔細細地看著。

這就是京營之中的武軍營右哨那些被全部革退的兵丁了。

這些兵丁,都是自願跟隨出京的。大部分人明面上都是孑然一身,了無牽挂。實際上,這些人自然是有家小,有父母的。但他們都是亂軍,頭頂上閃耀著造反兩個字。在京師,哪怕給人做牛做馬都沒人要。

這樣的身份,生活自然是百般艱難。

還好,他們遇到了朱慈烺這個「善心大發」的大老爺。只要這些被人無比嫌棄的亂兵心性過得去,全部都給接受了。

出京前,每個人都發了十兩銀子的安家費。這一筆錢,讓這些被妻小父母漠視嫌棄的亂兵一下子扭轉了家庭地位,重新成了一個家庭的頂樑柱。臨行前,不知多少妻兒殷切地讓他們跟著「秦老爺」好好乾,切莫丟了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也正是如此,讓他們更加堅定了跟隨朱慈烺的信念。

儘管此刻他們成了朱慈烺的私兵,又一次將大明律例悄然間漠視。

儘管在傅如圭的手底下,這些人受到的訓練是三倍五倍於曾經。

儘管離京數百里,可能再也無法歸去。

「檢閱開始敬禮」傅如圭忽然抽出腰中佩劍,猛地一聲厲喝。

刷刷刷

所有人紛紛抬手按胸。這是近似軍禮的禮節,被一干兵士用得頗為純青。

儘管朱慈烺眼尖地發現了這一行禮並不顯得整齊劃一,這支兵也並不是練得十分精銳。但朱慈烺看完了,卻是格外開心,一個爆炸一樣炸開的喜悅在心底倘佯:「這是老子的人,這是老子的兵」

「敬禮」朱慈烺同樣抬手握拳,按在胸間,一道聲音彷彿雷鳴一樣吼出:「老子秦俠,來看我的兵了」

「老爺威武」四百餘人,又是齊聲高吼。

士氣不錯,朱慈烺心中評價。

但轉而,朱慈烺看向了跟在身後不遠處,由老十七帶隊的親兵衛隊。比起這些悍勇老卒精選組成的親兵衛隊,比起他們,這支新兵還缺了一點東西。僅僅士氣不錯,還不夠

於是朱慈烺調轉碼頭,控著胯下戰馬,步伐緩慢。這讓朱慈烺可以慢慢凝視著眼前一個個神態各異的表情,無數情緒交匯的目光。

忽然,當朱慈烺看到一個身材消瘦,目光遊離的士兵時,朱慈烺高聲道:「你們的老爺,秦俠,今個兒有字了。他叫秦益明為的,是做一切有益於大明的事情,為的,是再造一個有益於天下大明百姓的大明」

「就在昨天我秦益明,刷洗了榷稅分司,刷洗了竹木抽分局。刷洗了全部鈔關,收了足足有兩千七百兩不昧著良心銀子而你們,將正式成為我麾下的民壯,跟著我的弟兄,你們的犒賞和糧餉,有著落了」

四百餘人更是齊聲高喊,更有幾分熱烈:「老爺英明」

「英明或許是吧。我秦益明刷新吏制,不讓胥吏傷民。我合併竹木抽分,調整稅率,取消起條預征。讓商戶負擔減輕,讓臨清城物價下跌,讓百姓得其大利。這一切的一切,有益於大明同胞,有益於這天下社稷。所以,現在你們知道老爺我這些時日一切的一切,都為的是什麼了吧」朱慈烺朗聲道。

全場肅穆,沒有一絲雜音。

朱慈烺輕輕呼出一口氣,忽然高聲問道:「那你們又是否知道,我為什麼要將你們接收下來,飽食足衣,糧餉齊備又為什麼,讓你們聽從我的號令去廝殺戰鬥,你們究竟為什麼而戰」

老十七與傅如圭,他們並沒有提前收到朱慈烺的招呼,自然也無從回應。

他們不知如何回應,其他人更是不懂。

一時間,場面寂靜,落針可聞。

忽然間,朱慈烺縱馬走到一個在陣列之前的一名老兵。

朱慈烺看著這個實際上只有三十歲卻看起來都四十歲的老兵,沉聲道:「告訴我,士兵。為什麼聽從我的號令」

「老爺給俺吃的,給俺穿的。給俺銀子讓俺在婆娘面前有了臉,老爺給了俺一切。俺就拿這條命去報答」老兵沒有怯場,聽了問話就不顧這場面死一般的寂靜,高聲回答。

回答完了,他甚至還有些後悔地看著身披鐵甲,在老十七麾下肅然列隊的那些親兵衛隊。原本,他也是有機會進入那裡,成為待遇更好,更加能報答朱慈烺的親衛家可惜,他卻一早就跑回了家,知道走投無路又重新過來。反而更加堅定了跟隨朱慈烺的信念。

朱慈烺點點頭,隨後,他又走到了一名總旗面前。

這是一個頭戴獸面吞顏盔的低級武官。而朱慈烺更是記得,這是傅家的家兵頭子傅真。

「傅真,回答我。你為什麼會聽從我的號令,跟隨我去戰鬥」朱慈烺朗聲問道。

傅真身形微微一陣震動,凝視著朱慈烺的目光,隨後微微閉上眼,彷彿看到了國子監里的那一幕幕。他做到了自己當初的承諾,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第一時間出現。最危險的地方,他第一個到達。最後的堅守,亦是毫無拖沓。

甚至,後來進了這裡幫少爺練兵的時候更是聽聞,為了讓這些亂兵能夠安心投降,朱慈烺親自陪同一夜,徹底折服了這些亂兵。

這是一個讓人值得用性命追隨的領導者。

「因為大人向來對俺們這些廝殺漢,當人看俺傅真,就捨得這性命,聽大人一聲令下,不惜性命」傅真用一句格外樸實的話讓人群微微騷動了起來。

那些朝廷里的將官,哪一個真正將他們這些廝殺漢當人看待過哪個又不是用盡了剋扣的手段,吃空餉,喝兵血。只有朱慈烺,才真正讓他們能夠吃飽飯,穿暖衣。給了他們在父母妻兒面前,一個頂樑柱的身份,重新燃起了對生活的希望。

陣列之中,劉勝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忽然感覺到了這支軍隊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開始醞釀。這是他在京師之中從未看到過的景象,更是長輩口中,從未聽聞過的東西。他忽然感覺有些慌,更感覺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