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六章:軍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軍魂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劉勝感覺自己的驕傲忽然間要被激活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渴望生長出來。

他明白,這一次的騷動,是無數士兵的感動。

不多時,傅如圭一道目光掃過去,四百餘人再度沉寂下來。只餘下傅如圭一道輕聲響起:「君以國士待我,我必國士報之」

「我秦益明肅清戶部,調整稅率,合併竹木抽分局,受了無數的詆毀,惡意,敵視甚至打擊。所幸,我做的一切是對的,是順勢天道,應天下百姓所需的,是浩浩大道,無人能擋的。所以我有幸還有機會得到更多的鼓舞和讚美。但在我看來,沒有人能比你們,這些保家衛國,不惜性命的將士們,受到過更多的詆毀與惡意。傅真說,我秦益明將兄弟們當做人看,所以你們願意聽我命令死戰。但這不夠,遠遠不夠。因為我知道,你們,以及那些在邊關,在戰場,在無數人看不見的地方拿起刀兵保衛家國的勇士們,是大明同胞中最勇敢出色的男人更是這昭昭天日,會永遠銘記的英雄」

「所以我絕不會少了你們的衣食,絕不會短缺了你們的糧餉。更要讓你們在這大明,堂堂正正地站起來,說一聲,你們是這大明的英雄,是真正出色勇敢的大明子民」

「而我秦益明,就是要率領這樣一直勇敢出色的軍隊,讓你們聽從我的號令,跟隨我,保家衛國讓那些侵犯我們家園,搶劫我們財產,擄掠我們妻兒的強盜,韃子,統統殺死這就是為什麼而戰的答案」

「老爺說的東西好多聽不懂,但為什麼就是讓俺心裡好像滾燙了起來。現在,就是前面有百萬反賊,俺也敢去殺一場就是死了,也甘心氨無數老卒心中彷彿燃燒起了什麼一樣。

傅真聽著朱慈烺的話,更是感覺眼眶彷彿瞬間濕潤了起來:「俺們是英雄是出色而勇敢的大明子民」

一旁,傅如圭這一瞬間心中許多懵懂並不清晰的東西忽然間豁然開朗了:「我們是什麼身份為什麼而戰不僅是為了建功立業秦俠,秦益明秦益明秦益明說得好氨

「武夫絕不是什麼粗魯鄙下的劣汗,我們是勇敢優秀的大明子民是這昭昭天日會銘記的英雄」傅如圭高呼著:「誓死追隨益明保家衛國,我大明永垂不朽」

「誓死追隨益明保家衛國,我大明永垂不朽」

「誓死追隨益明保家衛國,我大明永垂不朽」

朱慈烺看著這一幕,長長呼出一口氣,輕輕笑了起來。

「有如此勇士追隨,何愁大業不成這大明,定將在我手中,永垂不朽」

心念於此,朱慈烺跟著高呼道:「無論今日往昔,那些為了我大明江山的英雄們,永垂不朽」

老十七肅然地盯著這一幕,心中無數滋味翻湧。他見慣了廝殺,經歷慣了生死離別,看透了這世間險惡。但無論他如何克制,卻還是朱慈烺鼓起了胸中熱血,激蕩起了懷中信念。

他看著無數神情激動的兵士,儘管他們大多數人,包括老十七都聽不懂朱慈烺很多話說的是什麼意思。

但朱慈烺直白通俗的話,還是將這其中的精髓讓他們明白了

跟隨朱慈烺,有飽飯吃,有暖衣穿,更能被當作人看,被當作英雄看

聽朱慈烺號令,保家衛國,就是英雄

這一刻,他們並不能意識到的是,一個塵封了百年的東西在這裡破土發芽。武士的尊嚴,終於被人鄭重地呵護了起來。而這些武士,將會爆發出以國士回報的無窮力量。

儘管他們大多數人並不能理解更深的意思。

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去這樣做

而老十七,也終於明白了傅如圭在曾經所不能理解的一個問題。

當朱慈烺在京師草草將親衛隊訓練了一遍后,就不得不用心其他雜務。隨後,就將親衛隊與其他四百亂兵組成的民壯集合到了京師鄉下農莊繼續訓練。

儘管傅如圭用的是從朱慈烺手中學到的練兵方法,在後勤補給,人事方面更是充分支持與信任。但傅如圭練出來的兵總是要差上一點。

無論是紀律還是陣列,甚至是在氣勢上,都要全方面劣於老十七手中的這支親衛隊。

為此,傅如圭曾經以為這是老兵太少的緣故。所以他在徵得朱慈烺同意后,又將傅真等家兵帶進來作為老兵骨幹,加速這支煥然一新的新軍成熟。

原本,傅如圭以為有了傅真等人的加入后,比起老十七身邊的親衛隊應該能追上差距,就算有點問題也是不大了。

沒想到,當傅如圭見到老十七帶著親衛隊上陣廝殺后,那種紀律嚴明,無所畏懼的姿態,還是讓傅如圭真切地感覺到了切實存在,卻無法琢磨的差距。

而現在,老十七已經明白了。

這個差距,並不在於訓練,並不在於紀律的強調與後勤的充分。

那是一種精氣神,一種在所有士兵心中深藏著的信念

親衛隊是朱慈烺親身入險境后被折服的忠誠。老十七等一百二十一人願意為朱慈烺廝殺,毫無畏懼,那是因為這些人已經為朱慈烺所折服。

他們的信念與軍魂已經凝就。

那就是朱慈烺的作為已經折服他們,值得他們用性命去追隨

這就是親衛隊的信念:無條件的忠誠。

而現在,不僅是親衛隊,更包括這四百餘新軍民壯,他們又有了一個新的信念:保家衛國

不僅如此,他們又多了一個追隨朱慈烺,忠誠不悔的理由。

那就是,來自朱慈烺的認可

對勇士的認可,對武士的尊重對軍人尊嚴的呵護

現在,這些人已經不是簡單被朱慈烺用金銀恩義拴住的雇傭軍。而是一支有了信念,認清楚自己身份,明白自己為什麼戰鬥的軍隊。

一支有了軍魂的軍隊

傅如圭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直到朱慈烺走了都未發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