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七章:再擴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再擴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良久,彷彿什麼東西在心中豁然開朗了一樣。傅如圭回過神,深深吐出一口氣:「我明白了秦益明你又給我上了一節課,更加明白一些要如何練兵如何治軍」

「一支有靈魂的軍隊而不是,只為了錢糧溫飽而存在的雇尤綣蟛階呱杴叭ィ看著朱慈烺,目光前所未有的堅定。

坐在馬上說完了這一切后,朱慈烺已經感覺到了這支軍隊的不同。

這是一支成長於京師的京營,很多都是京師子弟,識字率其實是相對蠻高的。就算不識字,理解能力也是不弱。朱慈烺相信自己的一番話已經開始悄悄改變,為自己麾下的軍隊注入了嶄新的東西。

做完了這些,朱慈烺剩下的就是等待了。等待這支軍隊會綻放出怎樣的光華,成長到一個怎樣強大的地步。

而其他庶務朱慈烺顯然就要甩給手下了。

只不過,看著快步跟上自己的傅如圭,朱慈烺有些頭疼了起來。他想起了一項任務,恐怕擴軍的事情還是得自己親自主抓了。

「元錫,有一項任務,恐怕需要你親自但當了。這干係到接下來的天下大變」朱慈烺沉聲道。

元錫是傅如圭的字。聽朱慈烺這麼鄭重,傅如圭一愣,不過還是迅速反應了過來:「是,屬下領命。」

朱慈烺緩緩頷首,微微有些發獃地在想著什麼。

見朱慈烺不說話,傅如圭也是悶頭不言。轉而將目光落在了朱慈烺的目的地上。

朱慈烺走去的方向一個個衰敗的村落,大多都是泥土隨意堆起來的房子,少見幾個磚瓦房也是頗為破敗,不是窗紙殘缺就是屋瓦破陋。

倒是遠處有幾個窯口燃著青煙,幾個衣衫襤褸,動作迅速的男子忙忙碌碌,顯然是些匠人。

而這裡,顯然就是一個匠戶村莊。

傅如圭不太明白朱慈烺為何到這裡。不過一想到軍中事務,他還是擔憂地道:「益明,擴軍之事又要如何處理」

傅如圭的聲音讓朱慈烺緩緩從思緒里反應過來,只聽他緩緩出聲道:「擴軍我會親自主持。其中緊要的地方,糧餉、名義、器械武備以及兵源我都有安排了。」

糧餉的事情朱慈烺當然不用擔心。朱慈烺安排司恩在京師活動不僅讓崇禎皇帝答應榷稅分司的改革,更給了朱慈烺截留一部分稅款的權力。再加上臨清實際上是整個北方重要的糧食轉運中心,有了銀子就更不用擔心糧草的問題了。

至於名義,朱慈烺也有辦法。

榷稅分司是稅關,按說是個文職部門。但實際上運河上盜匪無數,地方治安不平。榷稅分司在隱性上又擁有自己的武力,也就是一支有總甲、巡捕構成的治安水平的軍隊。

別看榷稅分司只是個六品衙門,但實際上包括巡役,更夫、巡捕和總甲,人數也有數百的規模。

朱慈烺推行的榷稅分司的學習考核,不僅是為了強化自己對榷稅分司的改革貫徹,加強對榷稅分司的徹底掌控,同樣也有梳理一遍榷稅分司武力的考量。

自然,朱慈烺的一百二十槍兵與四百新軍都會進入榷稅分司的麾下,成為榷稅分司名下的武力。

當然,這也僅僅只是為了在名義上確立合法的地位,好讓朱慈烺可以調用朝廷的力量建立軍隊。實際上,無論是老十七帶著的親軍衛隊還是新來的四百新軍,朱慈烺操練的規制與每日的宣傳口吻,都是一副朱慈烺私兵家丁的模樣。

除去名義與糧餉這兩項傅如圭猜測朱慈烺應該有辦法以外,這器械武備與兵源就讓傅如圭心中擔心了。

榷稅分司建立的武力在朝廷規制上規模只能局限在治安水平上,這就意味著難以將京師拿出來的那些火銃光明正大地拿出來。

至於兵源,聲勢浩大的募兵顯然也讓傅如圭吃不準是否會惹起御史彈劾。

這樣想著,傅如圭也就將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

說完了,傅如圭本以為朱慈烺會有什麼妙計。

卻不料,朱慈烺聽了傅如圭擔憂聲勢浩大會惹起什麼麻煩的話后,卻是失笑道:「魯密銃只管放心去操練,鐵甲長弓勁弩,只要有利於戰力形成的,一切不用擔心這些所謂非議。這些東西,自有我擔著擋著。」

傅如圭定定地看著朱慈烺,良久這才輕聲應下:「屬下明白。」

聽此,朱慈烺點點頭,又道:「兵源的事情么,我的確不想大張旗鼓。主要是不想有人這麼快就知道新軍的存在。所以,工部臨清營繕分司就是一個好去處了。」

「營繕分司」傅如圭回味了一句。他不是尋常的士子書生,而是傅淑訓之子,對朝中典故都有熟知,只是微微一想就想起了臨清的確有一處營繕分司。這是當初明成祖建都北京的時候所建。為的是燒制建都所用的磚石。

建都完了以後,雖然北京對磚石的需求大為縮減,但臨清磚窯也開始成了貢磚,斷斷續續總有些需求要臨清這邊燒窯。於是百年下來,這臨清依舊有營繕分司負責北運磚石,可以看作是大明時代的國有企業。

當然,大明的國企可不是國家長子,反倒是像一群奴工。

也正式因為營繕分司辛苦又沒有油水,以至於這裡連營繕分司的主事都沒有人願意擔任,一直以來就一個九品經歷負責營繕分司的日常庶務。

故而,當朱慈烺向楊川提及要將營繕分司要過來的時候,楊川一口就答應了。在這件事情上,楊川還真沒有說謊。

現在是明末,崇禎皇帝十五年下來,每天都憂心國務,就連自己的皇陵都沒心思呢,哪裡還有什麼心思營造宮廷。這樣一來,曾經被永樂大帝看重的臨清貢磚也就無人問津了。

就這樣,營繕分司成了一個負擔,每年都要撥付錢款維持運轉,但百年下來這裡的人口早就翻了不止幾倍了,臨清營繕分司那麼一點錢如何夠幾萬人吃喝

自然,這裡就倍加嫌棄了。可偏偏朱慈烺當作寶接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