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八章:窯村兵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窯村兵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要知道,這裡不僅成了一個財政上的窟窿,就是社會治安、經濟等全方面都是一個拖後腿,惹是非的存在。要不是這裡靠著臨清,每年都會吸收一部分苦力到運河上扛包,拉縴上,恐怕這裡也要時不時來個振臂一呼,贏糧景從了造反。

但朱慈烺帶著傅如圭,看著前方燃起煙火的磚窯,垂涎道:「這裡,就是最佳的兵源氨

工人,可是比農民更加出色的兵源

「比起更加散漫的農民,工人,才更能容易鍛煉成一支軍隊。」朱慈烺輕聲笑道:「聽聞戚家軍就是選用的義務礦工。這營繕分司的磚窯工人在楊川和劉澤清等人眼中是一塊累贅廢物,但在我眼中,那是一塊寶物氨

傅如圭聽完,頓時瞭然,心中也是輕輕感嘆了起來。朱慈烺的目光比起別人果然就是與眾不同埃

不過轉眼想起朱慈烺對待軍人的那個態度,傅如圭心中也明白了幾分。若是天下士子都如朱慈烺一樣用對科舉取士的態度對待軍士,又如何不會明白這一環節的巧妙呢

心中微微有些釋然與無奈,傅如圭輕聲對朱慈烺道:「益明,這營繕分司窯村雖然是塊寶,可除了你我其他人可不知道,就連這些磚窯工匠自己也不認。窮山惡水出刁民,咱們進去了,可別被人家給當肥羊了。」

朱慈烺微微點頭。這世道越來越亂,下鄉村遇到的未必是淳樸的鄉親,而是隨時都會轉化成強盜的村民。

對此,朱慈烺當然不會沒有準備。

不提跟在朱慈烺身後不遠的老十七帶著十幾個騎士扈從左右,就是前方,也來了朱慈烺埋下的閑子。

「元錫,還記得張鎮嗎」朱慈烺笑著道。

傅如圭微微回憶了一下,想起了一個粗中有細的面孔:「是你的老家人」

朱慈烺「嗯」了一聲。看著前面,來了幾個人。

為首的,赫然便是久未出現的張鎮了。

這個赤膽忠心,以為余靜與朱慈烺吵架要打起來,於是在庭外帶著人準備打架的大漢今日多了幾分穩重,更藏了一些城府。

也唯有朱慈烺才知道,昔日的一個小家奴而今已經有了更重要,更隱秘的任務了。

以至於隱秘到,朱慈烺並不打算將張鎮的真正任務與職司交代給傅如圭說。因為,朱慈烺可是在京中挖了不少東緝事廠與錦衣衛的好手,統統分配給了司恩與張鎮。為此前前後後花掉的銀錢足足有八千餘兩,就是為了讓朱慈烺的耳目更加靈通,

撇開這點小遐思,朱慈烺看著現在的張鎮,氣息更多了沉穩,又想了下前些時日張鎮傳來的消息,對於張鎮辦事的本事倒是心下頗為滿意。

「參見老爺,這是營繕分司經歷,李賀。」張鎮過來躬身行禮,扶著朱慈烺下了馬。

隨後,張鎮又給傅如圭行了禮,兩邊介紹。

「此乃我家老爺,戶部臨清榷稅分司主事。」

「此乃我家老爺至交,傅公子。」

朱慈烺朝著這李賀點了點頭,算是見了禮。

這李賀本來還想拿喬,只是一看朱慈烺那自然散發出來的手掌重權的氣度,心中冒出的幾分心思頓時又壓了下來。及至朱慈烺身後不遠不近跟著的老十七帶著十數騎士沉默地跟近以後,李賀忽然想起這張鎮小老爺的本事。

營繕分司的窯村當然不是什麼民風淳樸的好去處,聽聞來了個身價不菲,一開口就要訂購十萬紅磚的富商,當晚就有三股好手動了歪心思。

結果,第二天營繕分司的李賀過去依舊見到了完好無缺的張鎮。張鎮自然是一派富商的模樣,笑呵呵地談著採購磚石的話。

一開始,李賀還只是以為那三股好手最後都放了鴿子沒去。於是拿喬喊了個高價,氣得張鎮收起了笑容,也不繼續談,起身就走了。氣得李賀還摔了還沒拿起來的杯子。

就當李賀還打算找人找回場子的時候,就見到了三個在窯村臨清碼頭都有幾分兇悍之名的悍匪過來磕頭,只求李賀幫忙讓他們留一條命下來。

因為三人都是帶著八根手指進來的。雙手都沒了小指頭。

三人,都是如此。

見到這情景,心中直冒寒氣的李賀當下就撒腿跑到了張鎮的屋子裡,不僅立馬撮合了張家窯的作頭張友給張鎮,更是還攬下了找力夫磚瓦匠蓋房的事情。

朱慈烺並沒有客氣,見了李賀便道:「本官來此要做什麼事情想必你也清楚了。」

李賀微微一愣,想起了之前楊川差人傳來的音訊。

「原來是大人要要接過營繕分司」李賀愣了下。

朱慈烺眯著眼睛看向李賀,道:「榷稅分司里,給你一個年薪百兩的職司,從今往後,你就當沒有營繕分司存在便可了。」

李賀身子微微一震。

他並沒有顧朱慈烺這話語之中那股將朝廷完全視若無物的語氣,朝廷,誰能給他李賀一年一百兩的好處啊

別看營繕分司手頭幾千戶人家,上萬人都在法理上由李賀揉捏。可現在,北京又不需要貢磚了,這玩意想要賣出去都沒幾個敢買的,李賀又還能使得動什麼權力就是想貪墨銀子,李賀也不敢怎麼過分,畢竟下面還有萬把人等著吃喝呢

這方面,李賀都不敢貪墨過分。要知道,沒了上頭的錢糧,李賀都感覺自己快壓不下這群無法無天的窯戶了。

有道是光腳不怕穿鞋的,這些人既無家產,又有祖祖輩輩給皇帝御制貢磚的使命,一個個耍橫起來,分分秒秒就能號召百十號人好勇鬥狠。

一念及此,李賀如何能不答應

「是,大人」李賀高興得聲音都顫抖了起來:「小官明白,小官明白」

朱慈烺「嗯」了一聲便沒有再說話。

隨後,就見張鎮給了李賀使了一個眼色,李賀頓時屁顛屁顛跑了。

沒了外人,朱慈烺說話也防備了許多,看著張鎮道:「這窯村的情況,你說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