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九章:張家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張家窯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見此,張鎮也牽了一匹棗紅馬,控著馬步跟在朱慈烺身後一點,聲音不疾不徐地道:「老爺。臨清的營繕分司有張家窯、白塔窯、河隈張庄以及吊馬橋等窯口。咱們這兒是張家窯,其他的白塔窯與吊馬橋窯都在運河南邊。營繕分司的事情屬下都打聽了,這裡登記在官的戶籍只有三千戶,但實際上丁口約莫有將近六萬餘,不算那些在外拉縴,扛活的,幾個窯口裡還有的約莫五萬多丁口。一直在幹活的,本事熟練的約莫有萬把人,這些年來臨清磚窯的活越來越少,一直在幹活的也就越來越少了,大部分都干起了莊稼活,心思活絡一點的則在外面攬活求食。」

朱慈烺點點頭,問了一句:「六萬丁口,是沒算了婦人」

張鎮愣了下,隨後很快回復道:「是的,老爺。沒算婦人。」

朱慈烺又是「嗯」了一聲,沒有言語。

為了方便運輸,所有臨清磚官窯全部分佈在運河兩岸。具體分佈是,從臨清城區西南15公里的東、西吊馬橋到東、西白塔窯,再到臨清城區東北部的張家窯,最後延續到臨清城區東南部的河隈張庄窯,總長30多公里。

有些地段窯分佈十分稠密,如東、西吊馬橋到東、西白塔窯,不到10公里的運河兩岸,每20多米就有官窯一座兩個窯。根據統計,東、西吊馬橋有官窯72座;東、西白塔窯有官窯48座;張家窯和河隈張庄有官窯72座。共計192座,由於每個官窯無一例外地都有兩個窯,因此共計384個窯。按每座窯分別划給40畝地專供窯戶取土、蓋窯、堆柴、存放磚坯和成磚之用計算,192座窯就佔地7680畝。

這將近兩百座窯每個都要配套上近百人運轉,這樣一算,臨清營繕分司下面有兩萬丁壯倒是不出奇。

「我去看看燒窯的情況。」朱慈烺良久說了一句,隨後就朝著後面打了個往前揮的收拾。

不多久,將近二十騎就縱馬疾馳,奔著最近的一個窯口跑去。

在張鎮的帶領之下,朱慈烺很快就跑到了張家窯的窯口裡。

只不過,張鎮到這兒,卻是勒馬停了下來,在朱慈烺耳邊迅速說著。朱慈烺聽完,也是讓人停了下來。

此刻,窯口前頭赫然放著一個碩大的黑紅棍。

窯場門兩側甚至還豎立著御賜虎頭牌。

「這都是成祖爺留下來的東西。這黑紅棍握有三尺,長有七尺,雖為木質,卻具有和尚方寶劍同樣的威力,凡有私闖窯場或在窯場鬧事者,用此棍打死,窯戶甚至可以不用承擔任何責任。當然,老爺是官,這些窯戶斷然是不敢無禮的。況且這些年來京師不怎麼要貢磚了,營繕分司里都是難熬,就別說這些斷了炊的窯戶了。」張鎮仔細介紹了起來。

朱慈烺眯著眼睛,輕笑了一聲:「我倒是趕了個巧埃這麼說來,這窯戶倒是頗有些好勇鬥狠之輩了。」

張鎮含笑著應是:「老爺英明,屬下先入窯戶。這張家窯的作頭屬下認得,這就請他出來迎接。」

朱慈烺點點頭。

張鎮頓時下馬,快步進了窯頭裡面。

果然,張鎮所言不虛。朱慈烺沒多久就見到了一個身板硬朗,皮膚黝黑帶黃的老漢,老漢一頭白髮鬍子刮光,赫然就是張家窯的作頭張友。

「草民張友,拜見大人。」張友見了馬上的朱慈烺,已經事先從張鎮口中得知了朱慈烺的身份。雖然聽聞朱慈烺很是年輕,但今日見這差不多只有十七八歲和自家孫子一樣大小的六品官,依舊是心中驚訝,更加小心翼翼了起來。

朱慈烺笑著下馬,攙扶了起來:「老丈不必多禮。今日我過來是送一樁大喜事給張家窯的,可不是過來作威作福的。」

「是,大人。」張友聽著朱慈烺這麼直白不加掩飾的話語,心中更加吃不準朱慈烺的意思,更加謹言慎行了起來。

此刻,張鎮就在一旁說道:「老丈,我家老爺今日便衣而來,是為了買磚的。十萬塊磚,可不是一場大喜事么要知道,老爺可還是沒去白塔窯,吊馬橋窯與河隈張庄窯呢。」

聽張鎮如此說,張友頓時臉上放鬆了很多,心中對自己前些時日對這個貿然而來的本家一番重視感覺慶幸。要是不讓,這十萬塊磚的買賣給了別家,他得心痛死埃

「小老兒明白,小老兒懂得。」張友笑著說著。

此刻,朱慈烺又開口道:「既然如此,老丈可方便帶我等去看看這臨清貢磚是如何燒制的當然,我所需的磚石只是平常民房便可。既不需要承重,又不需為了威風犯禁。這些你大可放心。」

聽朱慈烺這麼說,張友心中頓時糾結了起來。你買紅磚沒問題,可這臨清貢磚是皇室專用啊,不說犯忌諱,就是這燒制的本事也絕不好外傳。不然丟了吃飯的傢伙是小,萬一又人偷偷燒制貢磚那如何是好

但一想到張鎮那許下的十萬紅磚的買賣。張友就更加糾結了。

一塊貢磚二分七厘銀子,費時費力並不好掙錢。可紅磚好燒啊,不需要貢磚那樣要燒三年,接了單子很快就能拿到銀錢。折算起來,十塊紅磚二分七厘,這十萬塊紅磚就能入賬兩千七百兩銀子埃這對於張友而言等於是一筆能夠振興整個窯戶的巨款了。

一想到張家窯這些年越發衰敗的景象,又想了想朱慈烺的背景。

張友心中一嘆,罷了,人家當官的都不怕,自己怕毛

心中一狠,張友堆起笑容道:「是,小老兒這就領老爺過去。」

朱慈烺沒有去管張友的那點小心思,而是將注意力落到了正在熱火朝天干著燒窯事情的這些匠戶。

在這兒,朱慈烺終於可以看到這些匠戶幹活起來的模樣了。

張友領著朱慈烺直接帶人進了窯場,隨後一聲令下,臨清貢磚的整個燒制過程就從零開始地展示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