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章:一份大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一份大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臨清貢磚的製作包括取土、上垛、過篩、濾泥、制坯、裝窯、燒窯等工序,其中需時最長的是上垛。上垛是在取到臨清特有的蓮花土后,要將土運到存土場堆成大土堆,一任風吹日晒、霜凍雪飄,目的是降低其鹼性,同時讓其粘性變得均勻,使生土變成可以使用的熟土,僅這一道工序就需要3年左右。

好在,張家窯里直接就有熟土。

很快,朱慈烺就看見一位彪形大漢掄起鐵叉鏟起一塊濕泥,用力摔到地上,然後又鏟起來接著摔,如此反覆幾次之後,大漢就把這塊泥丟在一邊置之不理了。

對此,一旁的張友悶著,並沒有解釋這個奇怪的舉動。

朱慈烺看了一下,倒是直接開口問道:「用力地摔打是為了減少泥中的氣泡吧將其晾在一邊一段時間,應該就像發麵蒸包子時需要醒面一樣,給泥一個休息和醒發的時間,使其更加柔軟。怪不得能做出貢磚,臨清匠人工人們的心思真是用心埃」

「大老爺燒過磚這這」張友驚愕難言。但緊接著就發現自己失言了。人家這麼一個大人物,怎麼可能做燒磚這種工匠卑賤的活兒。

但既然沒做過,又是從何得知

這可是關係著幾萬人生存的機密埃

張友的問話沒有得到朱慈烺的正面回應,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個年代貢磚當然不能賣,可後世能埃這東西他就經手過。

不過這一茬他當然不會說,於是眾人就一副萬分驚愕地看著朱慈烺。

而朱慈烺只是淡淡地道:「讀書多了,一理通百理明罷了。」

朱慈烺這樣的回答並未解開眾人的疑惑,反而只是讓眾人更加敬畏了起來。而張友也是索性豁出去了,繼續開口講解了起來。只當是貴人愛好眾多。好在,只有朱慈烺、傅如圭、張鎮以及老十七在,張友也並不是特別擔心泄密。

「其實不僅是工序用心,俺們這連燒造的燃料也有講究。有句話說,「打官司的是秀才,燒磚的是豆秸」,講的就是俺們燒貢磚一定要用豆秸桿。因為這豆秸桿燒起來火候均勻,燒出來的磚,質量和色澤都很好。」

「除此外,俺們還得有耐心。這一待就是一天,尤其是碰到需要掌握火候的關鍵日子,一窯磚,燒制需要30天,在燒到20多天的時候便要停火。可是啥時候停火,那就有講究吶。要是這火候掌握不好,燒制出的貢磚那就壞了,二十多天就要白費擱這兒,朝廷更是要怪罪。所以俺們這燒磚,還得看身上的本事。比如俺,只需要他去聞磚窯里冒出來的煙味聞著香噴噴的時候,那就對了。」

張友嘿笑著,繼續講解了起來。

只不過,眼下顯然還沒有貢磚要燒制,大家顯然就無從得知為何張友會說這磚窯的煙味竟然是香的了。

對此,朱慈烺與傅如圭都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

他們在盯著燒制紅磚的工匠們在幹活。

張鎮來這兒比朱慈烺要早許多,也一早就給了定金預付買了磚石為外面的軍營作為建築材料。

為此,張家窯也多了幾分煙火氣息,不顯得那麼衰敗了。

而今,張家窯上下顯然也明白這的確是來了大單子,上下都用心幹活。

而朱慈烺與傅如圭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幕。

兩人走到一處高地,負手靜靜看了起來。

張友見此,這才明白人家對貢磚燒制的秘訣壓根就沒什麼興趣。一念於此,這才又是放鬆,又是緊張。

不過,張友老而成精,看著兩位貴人如此舉動也是不敢冒犯,靜靜地在一旁候著,看著。

「燒磚有很多工序。取土、上垛、過篩、濾泥、制坯、裝窯和燒窯。這些顯然都不是一個人能完成的。你看,他們都需要分工,需要合作。而且,人多了,想要將事情做好就需要紀律。在這裡,管理他們的是宗族輩分,凝聚關係的是血脈與工錢。這和軍隊挺像吧。」朱慈烺輕笑著道:「維繫軍隊的是軍餉、軍律以及最關鍵的信念。而軍人用火銃,倒銃、裝銃、實葯裝彈、著門葯。著火繩、打放、立放還有距離的掌握,都是可以拆分出來成一個個細步驟來做的。而匠人們一樣會拆分步驟,仔細學習。這意味著工人出身的士兵可以更快掌握火銃的使用,成為合格的士兵。。」

傅如圭聽完朱慈烺的話,輕輕感嘆了一下:「的確如大人所言,這裡是難得的上佳兵源埃而且,匠戶雖然窮困,卻是豁的出去,還殘存一些血勇之氣。只要苦練一段時間,就能成為可戰之兵。」

還有一些讓傅如圭感嘆的東西,他並沒有說出來。那就是張鎮的存在證明了朱慈烺的手腕與心計。朱慈烺用採買磚石捏住了匠戶們的命脈,又能再給他們一條出頭的生計。這一揉捏,進了軍營的兵先天就有了一份忠誠朱慈烺的信念了。

再加上朱慈烺那練兵的法子,那鼓舞人心的妙語

這樣的人

還好是自己追隨的人,而不是敵人。

「張作頭,本官除了十萬紅磚的買賣,還打算給你一份大禮。」朱慈烺笑著道。

隨後,傅如圭就見朱慈烺只是輕輕說了幾句,就見張友頓時大拜而下,幾乎可以用喜極而泣來形容:「進榷稅分司,俺們成啊,成啊謝老爺大恩大德氨

朱慈烺笑著扶起,隨後看了一眼傅如圭,點點頭。

傅如圭明白,擴軍的事情很快就會如火如荼展開了。劉澤清或許還有一點小詭計,但很快他就會明白自己錯誤得格外厲害。

而他自己也要接受朱慈烺的一項重要任務離開臨清了。這一項任務實在是太重要了,以至於朱慈烺不得不將手頭唯一拿得出手的大將派出去。

「讓傅真帶三十人跟你去吧,都備上魯密銃。」朱慈烺沉聲地說著,話語有些並不輕鬆。

「區區賊寇,還奈何不得我。」傅如圭笑著道:「秦大人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我也等你進剿中原」

朱慈烺重重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