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一章:州衙會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州衙會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恭喜劍主冥尊大大榮升舵主,躍升粉絲榜第一,威武霸氣,拜首感謝

臨清州衙。

臨清州知州盛中權是個矮矮胖胖,頗為和氣的人。當然,這是最近一段時間的狀態。換做兩年前,盛中權還是一個矮矮壯壯,精力充沛,充滿著旺盛的知州。

而這一切嘛,自然是因為這已經是盛中權上任的第三年了。

第三年,這意味著盛中權的任期已到,這是他的最後一年了。

他要求穩,不惹事,不出事。讓三年積攢的家業千萬不能雞飛蛋打了。這在大明崇禎十五年的四月前是頗為順利的。

但現在這樣的期望看起來是很難滿足了。

一切都是因為朱慈烺。

榷稅分司大變,竹木抽分局被合併。城中的局勢,就如同一顆隕石落入小湖,再難平靜了。再聯想到朱慈烺的前任褚祿山的際遇,盛中權未免就多了幾分嘆息。

但一想到家底里這三年來的繼續,盛中權就無論如何都割捨不下。於是,當盛中權見到了楊川后,他終於下定了決定。

一個看起來勝負面格外清晰的決定。

想到楊川見到自己時提及的那些話語,想到被許下的好處與自己這三年來的家業,楊川進入後院的時候,渾身的狀態都提升到了最高。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那個充滿精力的時候。

「都打掃仔細著,誤了老爺的大事,仔細著你的皮」

「妙音樓的宜舞姑娘請得如何了什麼來了幾個豪商告訴那群沒眼力價的東西,一刻鐘內趕不到,這妙音樓別想開了」

「好好好品軒廬席面準備妥當了就行」

當盛中權步入後院的時候,耳邊頓時傳來三個管家忙忙碌碌,各處安排的聲音。

只是,被這嘈雜的人聲一吵,盛中權方才升起的那無邊鼓舞頓時又不知為何地一下子泄氣了。

一念及此,盛中權滿是煩躁,趕蒼蠅地一樣揮手道:「都出去,擺在這裡礙眼嗎」

三個管家見此,彼此愕然。

見此,盛中權也明白自己話說重了。

為首的大管家盛福頓時怒瞪向剛剛那個聲調最高的管家道:「吵什麼,沒聽到老爺說話要吵出去吵」

「是」

盛中權無力地擺擺手,進了內間:「都好好做事去吧。他們到哪兒了」

盛福腳步輕輕地跟上:「老爺。東山先生說兩刻鐘後到,劉總兵說與東山先生一起到。秦主事應了會來沒說什麼時間,小的剛剛遣人看了了,還沒動身。榷稅分司府里也沒人。」

盛中權一連點了幾個頭,搖得盛福一會兒眼睛有些話。

良久,這才聽盛中權道:「沒事了,出去候著吧。」

直到盛福走了,盛中權忽然這才嘆氣道:「這臨清,竟是不知不覺,就不再為我圍繞了。」

盛中權求穩,一心想著安穩將三年攢下來的家業帶走,卻也意味著對諸多變亂置身事外,從而失去了自己的權威。若是不然,誰不會殷勤提前趕來

兩刻鐘后,劉澤清與楊川雙雙趕到。

盛中權面帶幾分矜持地在內堂門前站著,直到楊川行禮,劉澤清作勢要動,這才溫言笑著過去扶起做樣子的兩人。

「東山先生,劉軍門,三年守望,不必如此客套了。進來吧」盛中權笑著,迎兩人入內。

楊川一派名士風度:「太守乃是本地父母官,三年耕耘,一地繁華都賴太守所系,豈能失禮」

兩人一來一往,氣氛頗為熱烈。就是一向不太愛摻合文人虛偽客套的劉澤清也是湊趣道:「有老太守相助,有東山先生出謀劃策。這臨清之惡,除之有望了」

盛中權與楊川對視一眼,紛紛點頭,心中沒怎麼看得起劉澤清這個附庸風雅的軍頭,但面上卻還是紛紛聞言寬慰道:「最為關鍵之事,還得軍門出力氨

「包在俺身上」劉澤清被兩人一捧,幾乎就要拍胸膛起誓了。

但當門外宣叫之聲高起的時候,場內幾人紛紛都起身,走了出去。

「戶部臨清榷稅分司主事秦大人,到」

盛中權腳步不慢,並沒有矜持地站在內堂之上,而是親自走到了大門,看著朱慈烺剛好翻身下馬,將韁繩丟給親衛,大步走來,看向幾人。

這剛健的身子,矯捷的舉動,竟是不像一名文官,反而是一個武人

想到這裡,盛中權不由暗自看了一眼劉澤清那痴肥的身軀。倒是身邊這個劉軍門,一點都不像個武夫,只要不說話,反而有幾分士大夫的氣象。

真是個亂糟糟的世界

「本官來此,不必客套了。入內,說事吧」朱慈烺微微一拱手,徑直入內,讓盛中權剛剛浮起的笑容頓時凝固了下來。

楊川笑呵呵地,沒有說話。劉澤清看著盛中權,一臉「你看我就說吧」的表情。

盛中權乾笑著,快步跟上朱慈烺的步伐進了內堂。彷彿只要腳步慢了,主位就會被人搶了一樣。

朱慈烺當然不會這麼一點禮節都不懂。

盛中權在主位落座,輕咳一聲,果真也不搞什麼繁文縟節了,直接開口道:「聽聞,秦主事意動聯名山東鎮總兵官劉澤清,上奏陛下,要進兵河南平亂」

「是有此事。」朱慈烺回答得格外乾脆。

這讓盛中權愣了一下,他還以為朱慈烺會雲山霧裡說一通呢,沒想到這麼乾脆。

此刻,劉澤清笑呵呵地道:「知州大人,我與秦大人的聯名奏書陛下得知后,聽聞大為歡喜。此事,已經下發進了兵部,不日就有聖旨,准我們進兵河南了。」

兩人說完,盛中權卻是重重一嘆,道:「去河南平亂這是為陛下解憂,人臣本分。可是可是這山東一地平安,都賴劉軍門所鎮埃兵事兇險,勝了自然是大喜,但兵書有云:未料勝,先料敗。這山東一地平安,可離不開劉軍門氨

「這這」劉澤清聽聞,頓時吶吶無言了起來。他看著朱慈烺,一臉便秘地欲言又止。

「太浮誇了」朱慈烺心中點評,卻只顧著喝茶,壓根不接茬。這麼浮誇的演技,朱慈烺要是還不知道這倆貨是合夥逼自己就是真眼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