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五章:江洋大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江洋大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首先。你並不是一個不值得什麼的小兵頭。你是我大明的軍人,是保家衛國的英勇將士。」朱慈烺正色道:「其次,炮兵條例寫好了,我不僅讓你能著書立傳,將自己的思想,本事傳下去,更能讓千千萬萬人看到。而不是藏在書櫃里閑置。最後,不要覺得有什麼不可置信的。在我麾下,有本事的人就有機會出頭。你柳泉用炮的本事我明白,山東地面都未必有個比你更好的炮手。所以我將炮兵條例交給你,這是你有本事的原因,挺起胸膛,不必驚喜得不敢相信」

說到這裡,朱慈烺注意到數百人的目光都已經匯聚到了自己的身上,尤其是劉勝劉振常志朗與老十七,都是目光炯炯。

見此,朱慈烺朗聲道:「炮兵條例最早出來,是因為炮兵的技術性含量最高,要學的本事最多,最有必要。往後,我還會組織軍中有本事的士兵,軍官編撰步兵操練條例步兵安營條例步兵進攻條例以及騎兵相關條例。軍中有想將自己聲名流傳百代的,都放心,有的是機會。所以,將士們好好讀書識字,練出軍中實幹的本事來。我秦俠,能給你們富貴,更能給你們榮華」

聽朱慈烺說完,劉勝與劉振吼聲如雷,彷彿要喊得嘶啞了才罷休。其他將士亦是如此。

「大人威武為大人效命死戰」

「大人威武為大人效命死戰」

「大人威武為大人效命死戰」

……

見此,朱慈烺點點頭,將場面交給了兩名百戶,讓兩人過陣子來找自己,隨後離開。

跟在朱慈烺身後,常志朗時不時回頭看著這些,腦海之中滿是方才的景象。此刻的他心中忽然多了一點別的思緒。

「就是這些忠誠勇猛的將士……是大人敢於和劉澤清楊川以及盛中權叫陣的底氣氨

忽然,朱慈烺腳步一頓,讓慢了一點的常志朗跟了上來,隨後笑道:「是不是覺得,這些是我可以叫陣劉澤清的依仗?」

常志朗幾乎下意識地點頭:「大人將兵之法太厲害了,有此強兵,劉澤清這外強中乾的總兵也不過如此。」

「但正是如此,本官絕不能讓人輕易知曉底牌埃」朱慈烺輕笑著,走進了自己的屋子。

作為臨清營的主將,榷稅分司的主官,常志朗等人的主公。朱慈烺自然是有一個**辦公……院落的。

不過,當常志朗跟著進來的時候,卻發現內堂里空無一人。

朱慈烺進了屋子便開始不停的書寫著什麼。

常志朗不經意地看了一眼,發現了錦衣衛東廠的字樣,頓時趕緊收起眼睛,眼觀鼻鼻觀心。

讓常志朗鬆一口氣的是,沒多久,屋子裡進了一人。

但當朱慈烺看見此人的樣貌時,卻不由地驚呼了一聲:「魏雲山?」

來人身量容貌都普通,乍看之下不覺得怎樣。就是突兀地出現在屋中也並不出奇。但常志朗一看就能感覺到一種格外強烈的排斥感,彷彿是突然出現在深山之中發現了一頭獵豹一樣。

更加關鍵的是,常志朗看見了魏雲山腰中掛著的一把蛇形彎刀,格外有特色。

常志朗說完,急忙左右尋找兵器。還好這裡是軍營,走了兩部就讓他找到了一柄朱慈烺替換的佩劍。只見常志朗頗有些吃力地拿著長劍,對準來人,聲音有些震驚:「這裡是榷稅分司的臨清營,周遭都是我部勇士,不容江洋大盜來犯你若是束手就擒,現在還可以饒你一命若是敢亂來,立刻就是被勇士圍捕的下潮

原來,這魏雲山還是一名江洋大盜。看常志朗的動靜就知道,還不是一般的江洋大盜,至少是刑部都掛了名的厲害人物。

只不過,常志朗雖然激動非常,但魏雲山卻只是行動微微一僵,隨後就拜在地上,朝著朱慈烺行禮道:「大人,人已帶到門外。」

見此,常志朗頓時一僵。

朱慈烺眯著眼睛看著常志朗,笑著道:「子浩,放輕鬆,是自己人。」

子浩是常志朗的字,只有頗為放鬆的環境下朱慈烺才會這樣喊。見此,常志朗這才放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長劍放回去,訕笑著:「是屬下太激動了。」

朱慈烺笑了笑,又安慰了幾句,沒有多說魏雲山的事情。

這魏雲山就是朱慈烺司恩從錦衣衛手中挖來,在山東被埋下了二十年的暗子。明面上,魏雲山是一名父母雙亡,自小離家闖蕩的江洋大盜。但實際上卻是個錦衣衛密探,做了不知多少陰私大事。一把金色蛇形彎刀幾乎成了魏雲山的標誌。至於魏雲山的真正家世……

原本是天知地知,錦衣衛北鎮撫司鎮撫使楊華明以外再無人知。

畢竟,這東西捏在錦衣衛手中,再加上其他法子,這種暗子才能好好做事。

但一個月前,除了楊華明以外又有新的人知道了。而且,這個人知道的東西越來越多,撒出去的銀子也越來越多。

此人……自然就是在京師里聲名越來越顯赫的司恩。

既然司恩知道了,那還不就是朱慈烺知道了么?

於是……朱慈烺一番安排之下。

魏雲山自然是納頭便拜,前後利弊思量清楚了。這種所謂江湖豪傑,別看平時威風,真正對上刑部名捕,依舊是個渣渣。別的不說,想要金盆洗手,養老有后都是艱難。除了個別真正有權有勢的大人物依靠,大多數都是晚景凄涼。

若是再加上一個錦衣衛暗子的身份,想要洗白自然是千難萬難,幾乎絕望了。

這個時候,朱慈烺伸出手來,魏雲山哪有不納頭就拜的道理。

但這些……自然是不需要和常志朗說的。

朱慈烺能讓常志朗見到魏雲山,只不過是表露一種信任罷了。

朝著魏雲山點點頭,很快,一個神情萎靡,痛苦的男子就被拖了進來。因為……這人似乎全部的力氣都用在了慘叫上,此刻早就沒有力氣走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