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六章:擴軍安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擴軍安排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今天上三江了,這本書也能進三江閣了。感謝編輯支持。也懇請讀者進三江閣,領取一下三江票,給本書投票一下沖一衝三江推薦榜。拜謝大家了

「小的說說是劉軍門讓小的來的。小的知錯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氨

「饒命啊饒命啊饒」

慘叫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與魏雲山一起消失不見。

常志朗強壓著臉上震驚的表情,保持著思維的清醒。他本以為自己跟隨的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有能力和潛力的未來名臣。

但這一刻,常志朗卻猛然回想起五百精兵的忠勇,魏雲山的恭順。這,還只是一個普通的臣子嗎

就是戰國時候的封君也不過如此了。

一念及此,常志朗心中猛地跳起一個念頭,隨後拚命壓住,只當作自己從來沒有想過。

就在常志朗胡思亂想的時候,腳步聲響起,幾個軍官走了進來。

一番見禮,常志朗認出了來人是劉勝、劉振、柳泉以及李峻。

見了幾人,朱慈烺沒有客氣,直接開場道:「臨清營會在三個月的時間裡擴充到三千人。餘下的兩千五百人已經在臨清各處磚窯之中開始召集了,不出五日,這批人馬就會召集起來。常志朗」

「到,大人」常志朗定了定神,肅然道。

朱慈烺看著常志朗,道:「榷稅分司上下要準備好三千人半年的軍需。」

「是屬下領命。」常志朗忽然聽出了一些味道。朱慈烺這麼嚴肅交代這三千人的軍需,而且還是半年的。除此外,朱慈烺卻壓根不開口提及那將近十萬兩的巨坪

「劉勝」朱慈烺又看向身材魁梧,相貌頗為英氣的劉勝:「你的任務,是在歸屬步兵的新兵到來以後,組建好教官團,將步兵的訓練進行好。這次操練的目標是在七天內能夠排好陣列,識別軍令,聽從鼓點前進。最終能夠發揮出初級輔兵的作用,並無其他戰鬥力方面的要求。至於七天後的操練目標,我會另行解釋。」

「是,屬下領命」劉勝心中有些疑惑這次奇怪的操練命令,但還是迅速接下命令。

「劉振」朱慈烺又看向劉振:「你的任務,是將人手都撒出去,我要這方圓三十里,沒有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人」

「是,屬下領命」這個命令很正常,劉振毫無疑慮地接了下來。

「柳泉、李峻」朱慈烺看向柳泉與李峻:「新兵到來以後,你們可以優先挑選人手,直到你們認為接收能力的上限。其中,炮兵的任務是將技術含量較低,容易上手的東西交給這些新兵操練好。我需要一支可以迅速發揮戰鬥力的炮兵力量。而李峻,你的任務是加大對火銃的研發。同時,兼顧好整個軍中武備的維修、製造任務。」

「是屬下領命。」柳泉肅然應下,隨後迅速將朱慈烺的話在速記板上寫給一旁的李峻看。

李峻看完,肅然拱手應命,神情頗為高興。

見此,朱慈烺拍拍手,笑著道:「好了,都去做事吧很快,我們就可以給某些人,一個大大的驚喜了。」

京師,紫禁城,乾清宮。

朱由檢看著手頭的奏章,臉上的笑容綻放,讓宮內的氣氛都活泛了三成。

這是朱慈烺遞交上嚷,而一旁,正是山東鎮總兵官劉澤清的奏章。按說,朱慈烺一個戶部榷稅分司主事,劉澤清一個山東鎮總兵官,兩人分屬文武兩條線是搭不上邊的。但今日湊到了一起,產生的效果卻讓一旁的王承恩接連說了許多吉祥話,讓朱由檢一整天心情都頗為高興。

「朕的麒麟兒做得好埃」崇禎皇帝將朱慈烺的奏章握著,用奏章的硬殼子挑開了劉澤清的奏章,看著上面一行行激揚的文字,笑容很有些止不住的意思:「朕早就想調山東鎮的兵進河南平亂了。但這劉澤清啊,悍勇是有一些的,要想豁出去打,卻是太難太難埃」

此刻,王承恩湊趣道:「可太子爺一出馬,就讓山東巡撫王公弼都沒做成的事情,這就做成了」

「對,對烺哥兒,是有本事的。現在劉澤清親自請戰出兵,河南戰事能早一些平亂下來了烺哥兒在這裡,要記個首功埃」朱由檢笑著,這才看著奏章道:「宜興呢去看看到了沒」

王承恩聽完,頓時就應下去催。

沒多久,就見氣喘吁吁的周延儒跑了過來見禮:「陛下」

「愛卿不必多禮」朱由檢心情不錯,擺擺手,拿著手中劉澤清的奏章道:「山東鎮總兵官劉澤清的請戰奏章你應該也知道了。此事內閣議定完了就儘快擬旨下去,讓山東兵儘快能進河南平亂。這次,先調撥兩萬兩銀子下去,其餘軍需命戶部、兵部儘快安排。內閣也為朕擬旨告訴劉澤清,好生打仗」

「是微臣領命。」周延儒心情也是不錯,劉澤清是他親手提拔起來的人。這次主動請戰,他也面上有光。要是劉澤清還打了勝仗,那他在朝廷里腰杆子就能硬上三分了。

見崇禎皇帝氣色不錯,周延儒想起劉澤清遣人加急送過來的銀子與書信,又笑著道:「陛下。山東兵這次勤勉王事,實當嘉獎。微臣思量,不如一併擬旨,讓地方儘快籌措軍需,以激勵山東兵。而且,劉澤清的奏章之中又有聯名了榷稅分司主事秦俠的名字。依臣看,不如就讓秦俠就地籌措,再另行下文,讓山東有司配合。」

周延儒說完,卻忽然眼角一跳。

因為他餘光望過去,忽然見朱由檢的笑容緩緩收斂了起來。

一時間,已經快要入夏有了幾分熱氣的宮內京師忽然間有了幾分寒意。這讓周延儒心中一緊,有些微微驚慌。

但周延儒不愧是年少成名,起伏半生的老臣了,微微一思索自己的話,頓時就漸漸鎮靜了起來。

周延儒這番話完全挑不出錯,甚至可以說是重視朱慈烺的才能,最後一局讓山東有司配合,更是一番愛護之心表露。

果然,只見朱由檢的笑容收斂了起來后,似笑非笑地看了幾眼周延儒便開口道:「宜興說得是。朕知道了,內閣儘快票擬上來,王承恩,司禮監動作也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