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七章:校場進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校場進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祝賀劍主冥尊成為舵主~加一更

「臣領命」

「臣領命」

周延儒與王承恩紛紛應是。

直到兩人走後,朱由檢卻翻開了一封朝臣所未能得見的奏章。

上面,正是朱慈烺說動劉澤清率領山東鎮上下兵馬入河南平亂的請戰書。再一聯想到周延儒的話,朱由檢頓時冷笑了起來。

「籌措錢糧,理應是戶部的事情,到時候自當會派遣戶部侍郎一人領銜去山東籌措。軍械準備也有工部和兵部在。一介六品官,哪怕有朝廷行文支持,又如何能在山東地方籌措得動一鎮將官所需……這劉澤清和周延儒都另有心思氨

「也唯有朕的麒麟兒……才一心為公。哼,真以為山東地方不籌措,朕就沒辦法給朕的麒麟兒撐腰嗎?朕可是富有四海的天子國庫充裕,區區軍需算得什麼,就是榷稅分司都搬空了讓烺哥兒挪用,那又如何?只不過,兵部工部戶部到山東,就是要慢些。但就這樣,也足夠讓劉澤清好好打仗了。就是這奏章上的……唉,烺哥兒啊,雖然朕給個山東鎮的監軍毫無問題。但太子親自隨軍臨陣打仗也太魯莽了,兵事兇險,朕又如何捨得?」

這樣想著,朱由檢烺便提起硃筆,在這封密旨「監軍」「親陣」幾個字樣上,重重畫了一個叉。

只是,就當朱由檢剛剛落筆的時候。

卻見王承恩面色煞白,身後跟著更加面色煞白的司恩。兩人一前一後,旁邊宮人盡皆退散。

噗通……

司恩跪在地上不住磕頭。一旁的王承恩也是強自鎮靜,磕著頭道:「陛下,急報太子爺……太子爺他……他……」

「親自進兵河南了」

吧嗒……

崇禎皇帝手中的硃筆頓時墜落。

臨清城南,山東鎮大校常

劉澤清志得意滿,一旁的楊川與盛中權也是彼此對視,笑容連連。

這由不得他們高興埃

今天就是大軍準備開拔的日子了,更是朱慈烺要將軍需給交過來的日子了。這些天,常志朗忙活得夠嗆。而榷稅分司在收稅的同時,也直接開始了軍需後勤的動員。

還別說,整個臨清州,就是知州府也沒有比榷稅分司更能動員後勤力量了。

別忘了臨清是個什麼地方呀。

這是整個北方的核心轉運基地。整個北方大部分的布匹都要通過這裡轉運。於是區區幾千幾萬罩甲對於榷稅分司而言,只不過是組織人力織造的問題。

但這也不難,臨清可不是什麼鄉下小地方。

這裡人口眾多,市面繁華。城中店鋪上千家,工坊不知幾何。在吳森的主持之下,才不過六天時間,軍中軍服的訂單就完成了七成。

也就是兵甲可能會麻煩一些,需要各處調撥,上書朝廷。

好在,前陣子朝廷已經下了聖旨,兵部工部都會對此調撥。

而這……在劉澤清楊川與盛中權的眼裡,那就是白花花的雪花銀埃而且還是成箱成箱,十萬起碼的銀子。

現在,就要進他們幾人的口袋裡了。這如何不讓人高興?

或許是覺得勝券在握了。所以劉澤清部將阮應兆與劉可成兩人帶兵進了校場的時候,整個軍陣歪歪扭扭的,入場也只是持續了一刻鐘就結束。

一干兵丁雖然勉強排出了一個軍陣的樣子,但這是用了將近一刻鐘的時間這才前前後後整肅了清楚。

劉澤清雖然帶兵不咋的,但對軍中情況卻是格外清晰敏感。只是一掃就知道,這兩個傻貨就只帶了本部人馬。

什麼是本部人馬呢?

那就是自己手頭真正有的兵丁

實際上,山東鎮麾下的軍額是足足有四個營頭,兩萬人的。但若說劉澤清麾下真有四個營頭其實是熾他自己的家丁營,加上劉可成與阮應兆所部兵馬,總共都沒有兩個滿編的營頭。

現在劉澤清一掃眼頓時就明白了。劉可成就帶了一千**百人。而阮應兆呢,更少,就一千七八百人。其他幾個軍將加起來,也就那麼千把人。還是劉澤清自己夠實誠,麾下五百餘家丁,全部帶來了。

但就是這麼加起來差不多五千人,卻獅子口大開,一會兒就要領兩萬人的軍需

「唔……雖然才五千人但對付百來槍兵……卻也足夠了」劉澤清心中雖然不滿手下沒有將城裡頭的乞丐都拉進軍中湊數壯聲勢。但一想反正自己有五千人,秦俠難道還能反抗不給銀子不成?

瞧一瞧眼前這五千人擺在這裡,黑壓壓地看起來氣勢格外驚人。這麼多人,光是瞧一眼就能讓朱慈烺沒了膽氣了

這樣想著,劉澤清也就不在意這點小細節了。

當劉澤清的全部人馬進了大校場后,楊川與盛中權都是輕笑著點頭,紛紛笑了起來。

「這朱慈烺今天就是插翅也難逃了」盛中權難掩喜色。

楊川還算矜持地點了點頭,沒有直說。

至於劉澤清,更是跋扈地道:「要是這朱慈烺不敢來,看我不拆了他榷稅分司」

聽此,楊川也控制不知地笑了起來。

但幾人的笑容很快就凝滯了起來。

咚……

一道鼓聲響起。

「什麼聲音?」楊川皺眉。

劉澤清卻感覺很熟悉,猛地想起一個名詞,驚呼道:「這是軍鼓」

果然,此刻,劉澤清忽然發現,大校場的角落裡京師有鼓聲開始在擂鼓。

踏……

踏……

伴隨著鼓點,一道整齊的腳步聲此刻也響了起來。

劉澤清的目光猛地一凝,落到那邊去,赫然看到了一百槍兵軍容整肅,腳踏皮靴,齊步走來。

「這就是將劉勇全收拾得毫無反抗之力的槍兵?」劉澤清凝望過去,頓時冷哼了一聲。

不過,這支槍兵今日卻並沒有披甲。穿的,都是整齊劃一的簇新軍服。而且,看款式還是格外新穎帥氣的軍裝。。

首先,不同於傳統的明代短袍直身,也不同於尋常的罩甲戰襖。這軍服竟是用的立領明扣,截然不同於當今市面上出現的任何一種服裝。軍裝上面也並沒有花哨的圖案。赤紅的外衣,頗有重整肅而朝氣蓬勃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