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九章:三軍將士何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三軍將士何在?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心念於此,劉澤清森然冷聲道:「看來秦俠大人還不知道我麾下亦是有五百家丁的既然要檢閱,那就別忘了我麾下的這五百強兵」

劉澤清說罷,凝視朱慈烺一眼,豁然起身,右手舉起,五指張開,高高一揚。

頓時,在劉澤清身前不遠處。老十七親衛對面,五百餘身披棉甲的家丁陣列同樣肅然。當劉澤清這手勢擺出來后,五百家丁頓時齊步走出,轉身面對老十七的百來槍兵。彼此對視,空中彷彿碰撞出了火花一樣。

見此,楊川與盛中權對望一眼,紛紛笑容綻放。

「秦俠。這五百山東鎮的家丁親軍,比你麾下的榷稅分司巡捕軍如何氨盛中權說著,看著朱慈烺,意味不言而喻。

大明這年頭,打仗基本上不靠戰兵。因為每年一萬人軍額的軍餉發下來,經過戶部官吏、地方省司、到將官手頭就只有個四成的樣子,就算將官不貪不佔,一萬人的軍額也只能養四千兵。要是遇上劉澤清這樣侵佔軍額吃兵血厲害的主兒,一萬軍額也就能養兩三千人。

就這,軍餉還會打折下發。良心一點的打八折,狠一點的就只留個口糧給戰兵。

所以,大明的將官要打仗很多時候只能依靠家叮比起那些在軍中名冊里的兵丁,只屬於將官自己的家丁反而更像是職業士兵。他們基本上不用擔心生存壓力,將官就是再怎麼貪墨也會發個成的糧餉下去。遇上劉澤清這種死命養家丁的,時不時還得來個犒賞穩固人心。這樣的家丁,反而更能夠聽從號令,戰陣訓練與武藝操練也都用心。

故而,當劉澤清發現五千樣子貨壓不住朱慈烺的時候,頓時就將自己的家丁拉了出來。

朱慈烺手中的百來親軍固然強悍能打,但在劉澤清看來,能打這個範疇也就是一對一厲害點,遇上群毆一樣會無力。

果然,當五百家丁拉上去后,整個場上頓時一陣寧靜。

劉澤清這五百家丁,在整個北地諸將裡面都算多的。質量如何暫且不論,但這聲勢一擺上去,整個士氣都提升了起來。

你秦俠不是要檢閱嗎

給你看看我手頭的強兵

壓服了你,要怎麼揉捏還不是我一句話

劉澤清這樣想著,看著朱慈烺,笑容緩緩浮現,彷彿已經看到了朱慈烺去洗求饒的景象。

就是朱慈烺的身後,跟隨而來的常志朗也是不由憂慮了起來。

眼下這景象,朱慈烺要是用強,很可能反而被人家一頓猛揍埃而且都是朝堂官兵,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常志朗只感覺這個世界變得有些混亂,但久在地方的劉澤清、楊川以及盛中權卻是感覺格外正常。若是真能從朱慈烺手裡頭扒拉出十萬兩的好處,就算是一陣內訌鬧到朝廷上去那又如何

「來來來,還是姑且算一下這樣的強兵,該有多少軍需要下發吧。秦大人可是咱們臨清的財神爺呀,一地榷稅分司,一天就能收上兩三千兩銀子。想來區區十萬兩的軍費是毫無問題的」楊川拍著手說著,悄然間又將剛才說的五萬兩給加了一倍。而這,顯然還沒算兵甲器械的能拿到的好處。

盛中權亦是笑著道:「是極是極。想來以秦大人之豪爽,看了如此強兵,肯定是不會吝嗇軍需的。」

朱慈烺眯著眼睛打量著這五百家叮

這,顯然就是劉澤清的最大依仗,也是所有富貴所依靠的東西。

但在朱慈烺看來卻也不過如此。

阮應兆與劉可成這兩個劉澤清的部將都沒有去抓乞丐進來湊數要軍餉。但實際上在朱慈烺看來,阮應兆與劉可成等人手中那些所謂戰兵壓根就是和乞丐一樣。

這些人一兩五錢一月的軍餉剋扣下來,一個月也就那麼五錢七錢到手,有時候還要拖欠一兩個月。這樣的待遇下來,連吃飽飯都是問題,還談什麼訓練。

更加重要的是,在這些將官眼中,這些兵士都是些炮灰一般的存在。若說他們有多看重那是扯淡,幾乎都是當成自己手中的奴隸財產,有心餓死手下是不會的,要說愛護與尊重更是絕不會有。

將官既然不將士兵當人看,那士兵也顯然沒道理給這些官老爺賣命。

自然,這麼一支戰兵也就是毫無精氣神可言的。在朱慈烺挑剔的目光之中,說是乞丐都有些抬舉。

至於劉澤清麾下的這些家丁,在朱慈烺打量的目光下算是脫離了乞丐的層次,勉強算得上是一支可用的武力了。

但要說怎麼厲害那卻是休提。

這隻能說是一支正常有過操練的軍隊,士氣平平,既沒有什麼耀眼的戰果,也不會有什麼信念。

這些心思在朱慈烺的心中轉悠一圈,到了口中,就聽朱慈烺面色有些微妙地開口道:「這軍需嘛我自然是打算供給的。」

聽朱慈烺這麼一說,劉澤清頓時毫無掩飾地笑了出來:「哈哈,好。識時務者為俊傑」

一旁的楊川與盛中權對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得意。同時,他們更是心中不約而同冒出了一個念頭:「這次,不從秦俠手中敲出十五萬的好處,那他們豈能甘心被朱慈烺耍了一遍」

就當幾人心中想著十五萬兩銀子的好處時

卻見朱慈烺神色一改,聲調一邊,渾身氣勢勃發:「但那是給我手中,三千強兵的現在山東鎮里都是些什麼破銅爛鐵乞丐般的東西,也配從我手中領銀子」

朱慈烺說完,不給幾人插話的空隙,緊接著高聲大喊道:「劉勝,劉振,柳泉」

「三軍將士何在入營檢閱」

當朱慈烺說完以後,頓時就見鼓聲再度響起。

咚咚咚

「末將劉勝,到步兵營聽令列隊,齊步走入營檢閱」

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

踏踏踏

整齊的腳步聲再度響起。

只見劉勝領著一干身著新式軍裝的士卒陣列儼然,齊步走入大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