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章:西安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西安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中午公司同事聚會,竟然忘了點發布……囧爆。三江評選被爆菊了,弱弱地求一三江票~~

大明崇禎十五年,五月初一,西安。

陝西三邊總督府上。

孫傳庭靜靜地看著這熟悉的一切。

曾經,他就在這裡成就了自己的事業,將那些在陝西肆虐的反賊剿殺得哭爹喊娘,若不是建奴入寇,恐怕陝西山西河南的民變早就已經平定。

可現在……

物是人非了。

孫傳庭摸著自己不知何時又增多的白髮,沒有去管越來越散亂的鬍鬚,盯著眼前的沙盤上整個河南被李自成羅汝才以及袁時中所牽動的情勢皺眉良久。

開封被圍,中原危急。

自然,作為剿寇平亂的重要力量,陝西秦軍是無法躲避的。

事實上,沙盤旁邊的桌案上,一封催促出兵的聖旨已經放在那有一段時間了。但孫傳庭卻無力去看。

因為孫傳庭出京以後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件錯事。

那就是孫傳庭錯誤低估了對手的力量。

但當他到了陝西以後,他又明白自己原來犯的還不是一件錯事。因為,他又高估了自己手中的力量。

李自成早已不是被朝廷四面八方壓過去打得只能到處亂竄的流賊了。攻陷了洛陽后的李自成絲逆襲成了矮富丑,得了福王巨額財產的李自成不僅實力急劇膨脹,更是已經開始經營自己的根據地,設官留銀,危害更巨。

若僅僅是如此,孫傳庭還不至於愁白了頭髮。

更糟糕的是他手中的牌遠超出他想象的惡劣。

首先是中原那兩個巨坑的隊友讓孫傳庭絕了合兵解圍開封的心思。

然後當孫傳庭仔細理清楚了陝西而今的軍力以後,更加消極了。

楊川曾經以為陝西已經不再是大明的天下了。因為,這裡作為剿寇平亂最主要的陣地,卻已經越來越有失去朝廷掌控的跡象。

首先是錢糧,別說從陝西收稅了,反過來朝廷能對陝西投入的資源越來越少了。除了殺陝西三邊總督以外,朝堂最多的一次撥款是給孫傳庭的六萬兩白銀軍費。而這還是三年前的時候。

所以陝西也越來越不像是大明的天下了。

最明顯的跡象體現在了賀人龍的身上。

賀人龍是有名的長腿將軍,崇禎十三年,楊嗣昌圍剿張獻忠羅汝才之時,他從開縣「噪歸」陝西,以致張獻忠突破重圍,從容進入四川,一發不可收拾。最終因此背鍋的反而是馭下不力的總督陝西三邊軍務的鄭崇儉。為此,鄭崇儉丟官去職,被下入大獄。最後楊嗣昌因張獻忠死,鄭崇儉又被盛怒的崇禎斬首。

其後,在項城戰役和襄城戰役中,賀人龍更是兩次拋棄主帥逃跑,導致戰事失敗,兩位督師被殺。

為此,流言蜂擁而起,說說賀人龍與李自成張獻忠是老鄉,都是陝西米脂人,彼此暗中串通。李自成與張獻忠要跑,賀人龍也樂得養賊自重。

無論如何,當孫傳庭離京的時候,一道密旨已經從紫禁城進了孫傳庭手中。

現在,孫傳庭用力接住了這封密旨,因為……他實在不想步自己三位後任的後塵。

他更不想嘲笑中原一堆坑隊友的時候,卻猛然發現,原來比丁啟睿左良玉以及虎大威之流更坑的隊友就在他的麾下

而且……

孫傳庭需要一樁事情確立自己的權威,贏得朝堂的支持。

想到這裡,孫傳庭下了命令。

「來人,傳本督軍令,著賀人龍入府」孫傳庭緩緩呼出一口氣。目光前所未有的堅定。

三日後。

一個風塵僕僕的濁世公子進了西安城時,腳步一停,看著菜市口外掛著的一排排屍骸,目光微凝。

這,就是一路跋山涉水,急急趕來的傅如圭了。

但就是傅如圭這麼一停,後頭頓時就有一個壯漢悶頭撞了上來。

咚……

一聲悶響響起,大漢雙目圓瞪:「賊你媽,奏啥子?」

「二鎚子,找死啊?」傅如圭沒有說話,身邊不多時就站起了一個太陽穴鼓鼓,面露精光的兇悍,正是傅真。

聽傅真這麼一橫過來,那大漢凶氣一斂,順著傅如圭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幾具屍骸時,凶氣更收:「額不與你鬧,該死的賊配軍,早晚腦袋丟進菜市口。」

說完,這大漢就低著頭快步跑進了街上人流之中。

傅真還要去追,傅如圭卻是盯著那邊圍著的一圈人,緩步走上了一處酒樓,同時輕聲道:「別追了,這陣子西安城裡怕是糟了兵禍,咱們這身打扮怎麼會遭人喜歡。」

傅真一聽,頓時就止住了腳步。看著自己的衣裳,又看著傅如圭的衣裳,輕輕嘆了一聲氣。

他們穿的都是軍裝。傅如圭得了個世系錦衣衛的加官,這次穿的是錦衣衛的飛魚服,一旁的傅真則是一身罩甲,細帶勒著窄袖戎裝。兩人這組合,自然是一派官兵的身份。

過黃河的時候,他們這些人自然各種喬裝打扮以圖便利。但進了城,自然是恢復了官身,免去煩惱。

只不過,在臨清的時候聽朱慈烺的一番鼓舞,兩人心中其實總有幾分為軍人驕傲的心思。但一進了西安城,兩人那種剛剛鼓舞起來的心思頓時破碎。

這地兒,可沒人覺得當兵的是啥好玩意。

心念於此,傅真也是悶悶地跟著傅如圭。

而傅如圭看到一群士子的時候,頓時目光微亮。隨後,更是腳步徐徐,假意路過,人群議論,聲聲入耳。

「孫督師進了西安城,可真是定海神針鎮了這波濤巨浪埃這賀人龍委實不是東西,禍害了四川河南不說了,這西安市面更是讓其蕭條了三分。」

「除此一害,城裡總算能安寧一兩分了。這些亂兵,就該殺一殺,滅滅威風,管束在營內。」

「哼……說得倒是輕巧,卻也不過是驅狼吞虎罷了。沒了賀人龍,那些京營兵又是個什麼玩意?」

「唉,就怕是孫督師又要急著出關,到時候為了籌集錢糧軍餉,這關中士紳又要不安寧了。」

「是啊是礙…可要是不打河南的亂賊,再進了關中,這八百里秦川又哪裡還能經得起折騰……」

「這世道啊,越來越亂了。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