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章:朱仙鎮軍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朱仙鎮軍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構思有了點優化,所以今天晚了一點,還有一更七點鐘發。籃色,..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另外~明天,三更~

當朱慈烺在東明縣落腳正打算與紅娘子、李岩所部大打出手的時候。開封城外,朱仙鎮也越發熱鬧了。

這裡有總督河南湖廣四川等地的督師丁啟睿,有保定總督楊文岳。兩員統帥麾下,更有左良玉、虎大威、方國安以及楊德政等各地總兵。匯聚這裡的朝廷將士合計已然有兵馬十八萬,似乎已然擺開了陣勢,正想要與號稱兵馬百萬的闖軍大打一常

大打一場顯然是督師丁啟睿的想法。

前不久,丁啟睿又收到了一封來自崇禎皇帝的嚴令,聖旨之上,措辭之鋒銳,讓旁人聽了不寒而慄。

但光是如此,似乎並不能讓丁啟睿下定決心。

朝堂的嚴令丁啟睿不是第一回收到了,但只要中原戰局沒有敗,亦或者沒有勝,朝堂還需要一員老成持重的統帥平亂。

真正讓丁啟睿悚然一驚的是周王的親至。

對於這個完全不顧朝廷猜忌的親王,丁啟睿格外忌憚。此刻的河南省府庫房之中雖然還有些積蓄,但真正的犒賞卻都是周王從自己王府之中拿出來的。有了這筆巨款,才能讓闖賊幾次攻城都被士氣旺盛的官軍一一擊敗。

故而,無論是出於對親王的尊重還是對錢袋子的呵護,丁啟睿都不得不對周王的態度關切。

但也僅僅只是關切了。

徹底打動的是周王帶過來的一封邸報。。

上面的信息很簡單,是邸報日常會刊登的朝廷人事任免。

邸報上,丁啟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字眼。

「聖命侯恂為兵部侍郎,攜銀二十萬兩入河南犒軍。」

看到這侯恂兩個字眼,丁啟睿渾身都緊張了起來。

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丁啟睿並不是無可替代的,作為中原戰局的統帥,連戰失利又拖延不前終於讓崇禎對丁啟睿的失望達到了頂點。

侯恂,這個左良玉的恩主出獄,顯然是在昭示著什麼。現在,侯恂僅僅只是兵部侍郎。但誰會相信,侯恂會一直都只是兵部侍郎呢

想到這裡,丁啟睿再無猶疑,開始了頻繁下令調撥遣將,一反曾經的消極怠戰。

但當丁啟睿帶著標兵營終於出了開封城的時候

此刻的闖軍已經佔據了朱仙鎮西南地勢較高的地方,將有利地形全然佔據。

此舉,顯然已經將官軍南撤之路斷絕。

朱仙鎮,督師府。

府內,鼓聲響起,眾將匯聚。

丁啟睿高坐主位,堂下,人人齊聚。

只不過,這次軍議的氣氛顯然不太美妙。丁啟睿沒有開口,表情不善,屋內眾人更是人人禁聲,一時間氣氛頗為沉鬱。

堂內左列上首端坐的是保定總督楊文岳,看著眼前這一幕,楊文岳皺眉良久,心中委實無奈。

對於丁啟睿這個主帥,楊文岳其實並不太瞧得上。但朝廷急切,再三嚴令救援開封,剛剛復職又元氣大傷的楊文岳卻無力違抗朝廷命令。

項城一戰兵敗后,楊文岳被革職待罪,雖然李自成二攻開封時楊文岳馳援解救成功讓楊文岳官復原職,但緊接著襄城一敗又讓楊文岳剛剛恢復的元氣大損。現在,楊文岳只能帶著主將虎大威在河南汝寧駐防,又在西平、新蔡等地軍屯,緩慢恢復元氣。

此刻河南首府開封被圍,朝廷一紙令下,楊文岳不得不帶著虎大威,搜羅了殘存的可戰之兵來開封解圍。至於保定兵里有多少是能打能戰的,楊文岳並不想提,更不想隨意浪戰,浪費了僅存的元氣。

只是,一回想起這幾日軍議丁啟睿的傾向,楊文岳的心不由自主地開始下沉。楊文岳並非畏戰,而是在官軍聯合作戰之中,實在有太多來自敵人以外的困難。

想到這裡,楊文岳看向了對面的左良玉。

右首第一坐的是左良玉。只見他坐在椅子上,神情放鬆,身子自如地躺在靠椅上,目光灼灼,臉上帶著一點並不在乎的笑容,這個面目俊良,皮相上佳的平賊將軍可謂是而今諸軍第一大將。這一點,是楊文岳麾下大將虎大威都屈居下風。

但對於這個掛了平賊將軍印的所謂大將,楊文岳卻是滿心不喜。今年初,楊文岳馳援開封解圍,將功折罪總算復了保定總督之職。當時,左良玉亦是奮勇,攻下了被闖軍佔據的臨潁。

然後左良玉把臨潁屠了屠了屠了

屠殺完了臨潁全城后,左良玉似乎擔心闖軍復仇,似乎又擔心河南官民彈劾,於是又跑到了郾城。結果天理昭昭,左良玉還是被李自成圍了。於是,這才引來了汪喬年救援,最後活活將汪喬年坑死,弄得同樣救援的楊文岳再度兵敗,好不容易恢復的元氣又是大損。

到了現在,這左良玉竟然又成了全軍的頂樑柱,所謂軍中第一大將

軍議已經開場,丁啟睿心中盼著有哪位將官能夠勇於言戰,主動起身。然而,讓人丁啟睿失望的是,回敬給他的只是死一般的沉寂。

想到這裡,丁啟睿只得將目光投入到楊文岳的身上。

只聽丁啟睿清了清嗓子,溫言笑道:「今日之戰,斗望以為要如何出戰」

楊文岳笑了,丁啟睿這話顯然藏了一些機鋒,一開口定了主戰的調子。

心中微微思量,只聽楊文岳用帶著川腔的官話道:「督師,我保定兵為客兵,奉旨進駐河南剿賊。此戰,自然是保定兵配合湖廣河南兵作戰。至於如何出戰,自然要看督師麾下的軍將如何先戰了。」

說完,楊文岳還用餘光看了一眼左良玉。

話鋒一繞,球又丟給了丁啟睿,更是將火燒到了丁啟睿內部。

誰都知道丁啟睿這個總督對湖廣之事其實並無太大的掌控能力,光看他在湖廣內的遭遇知道了。主將左良玉不聽軍令,地方官民不是藏起船隻是拒絕軍需補給,哪一項都說明了丁啟睿的窩囊。

聽了楊文岳的話,丁啟睿壓住心中的窩火,笑容依舊,道:「我軍兵多將廣,堂堂之陣打是。只不過,此戰一起,有首功頭功之分。頭功自然需要戰後再論,不過這首功之重,本官還是寄望勇將埃到時候,本官親自擬文,上奏陛下,陞官厚賞,必不負軍」

說完,丁啟睿一臉笑容地看著左良玉。

但左良玉卻只是笑了一聲,搖頭道:「闖賊鋒芒正盛,我不打。」~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