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章:頭陣開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頭陣開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東明縣武勝鎮,山東鎮監軍府。

朱慈烺掃眼看向眾人,厲聲道:「今日一戰,乃是必勝必得之戰。若勝,本官上奏天聽,必讓爾等功勛為聖天子知曉。陞官加爵,不在話下但是,本官亦是醜話說在前頭,敢有違令者,本官絕不饒命在我軍中,絕無私情,只有軍法從事」

「是」一眾將官包括劉澤清等人紛紛齊聲應下。

見此,朱慈烺這才神色一緩,多了一點笑容對著劉澤清道:「劉軍門,你是軍中宿將。這對陣闖軍首戰你先上。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闖軍勢大,我已經下令集中了軍中所有騾馬,由劉振帶著所部騎兵在你左翼集結。他們隨時都可以騎馬步兵,支援你的戰鬥。你的右翼,則是臨清營兩千精銳步卒,隨時策應,你只需要專心中軍作戰就行。」

聽完朱慈烺的話,劉澤清的笑容頓時有些勉強了起來。

集中了所有騾馬,不就是提防著劉澤清逃跑么?左右翼在兩側,這是遮護還是監視?

劉澤清心中腹誹,面上卻是全然一副忠臣良將的模樣:「是,大人。末將定不負大人期望。」

山東鎮與臨清營的聯軍在朱慈烺的號令下迅速行動了起來。里裡外外,人聲鼎沸,各處嘈雜一片。

而朱慈烺,也是親自奔波其中,除了最基本的調撥人馬以外,做的最多的卻是整頓秩序,將各營人手都各就歸為。

因為這裡實在是太亂了。而且,亂的還不是山東鎮的戰兵,而是朱慈烺的臨清營。

無論朱慈烺怎麼鎮定自若,怎麼練兵有素。但一支操練不過短短半個月的戰兵想要在戰場之上反應靈敏,依舊是天方夜譚。

戰鼓一起,敵軍來襲。朱慈烺麾下的這三千兵士就頓時亂糟糟了起來。朱慈烺的命令已經下撥了出去,傳令兵已經將命令傳達到了各級軍官的手中。

但到了這兒,臨清營卻亂象橫生,任憑各個將官吼聲如雷,麾下的兵丁們要不就是傻了眼呆立不動,要麼就是茫然走動,猶如失了魂魄,更有膽大包天的直接就偷偷溜走,當了逃兵。

朱慈烺看著這一幕幕,面色有些難堪。

一旁的常志朗見此,亦是目瞪口呆,連聲道:「大人,是不是將老卒都派回來。」

朱慈烺搖頭。

說起來,臨清營新軍的亂象有很大一部分都得朱慈烺背郭。因為,朱慈烺將先前調撥進臨清營的一干老卒教官收回了大半。雖然所有總旗依舊是有些經驗的老卒擔任,但大部分的小旗卻只能有一些僅僅經過粗淺操練的出色新丁負責。

沒了這些新兵熟悉,經驗豐富又心性老道的老卒作為骨幹,這臨清營運轉的勁頭一下子出了亂子。

就當常志朗面含憂色看著這一切的時候,卻見營中忽然一熱大吼起來:「爾等敢不聽軍令,莫非腦袋不要了嗎?」

此人一聲大吼,頓時就讓營中一干兵士齊齊矚目過去。

隨後,就有人看見此人一手提著一柄厚重偃月刀,一手提著三個雙目大睜,死不瞑目的人頭。

這三個人頭的確有理由死不瞑目。

因為……

這三人都是逃兵

看到這一幕,頓時有人認出了來人,驚叫了起來:「是徐瘋子,是徐大刀」

被喚作徐大刀的兵士將人頭丟下,看著一干亂糟糟的士兵,頓時又大吼一聲,道:

「逃兵者死」

「違抗軍令者死」

「不聽號令者死」

三句話吼出,營內頓時微微一凝,但緊接著,也不知是誰開了個頭,所有人都連滾帶爬地走到了自己的小旗的身後。

至此,一干總旗這才鬆了口氣,紛紛喝令自己麾下的小旗。

臨清營的出兵,總算沒有耽誤下來。

隨後,就見這名作徐瘋子的軍將遠遠朝著朱慈烺一禮,扛著一面打著碩大臨清營三個字的軍旗朝著大軍的左翼走去。

而另外一邊,劉振已經帶著麾下數十騎士,遮護著身後步卒上前列陣。

至此,當劉澤清的五千戰兵開出軍營,成為中軍列陣出去后。朱慈烺這邊的臨清營這才終於擺出了軍陣,做好了迎敵的準備。

對面,闖軍的戰陣也已經擺開。

只是一眼,朱慈烺與劉澤清都看出了敵手的厲害。

此刻的闖軍早已經不是數年前那般孱弱了。連戰連捷,席捲中原后的闖軍已經漸漸從流民的形態開始升級。最明顯的便是,這是一支沒有老弱婦孺,擁有相當戰鬥力的部隊。

這意味著,闖軍已經開始有意識地開始了軍制的改革。而事實上,朱慈烺所料不差,待開封一戰打完,順勢席捲陝西后的李自成就將建立大順,改革軍制。

而作為李自成的謀士智將,李岩自然是這方面的先行者。同時,比起朱慈烺更加好運的是,河南的災荒與接連的勝利讓無數官兵也開始漸漸主動,或者投降被動地加入闖軍。這讓闖軍的實力至此更強。

這一切,意味著朱慈烺今日面會比想象之中的更難對付。

朱慈烺凝望著這一切,微微一揮手,下令進攻。

咚咚咚……

鼓聲響起,這是軍中進攻的命令。

劉可成與阮應兆紛紛看向劉澤清。

劉澤清看著兩人望來的目光,忽然輕輕一笑,露出了一些微微有些森然的目光:「這一仗,要好好用心思打」

「出兵,進攻」劉澤清冷笑一聲,下令。此刻,他自以為全然看清楚了朱慈烺的底細。

每戰必用劉澤清,勝利更是離不開劉澤清的山東鎮戰兵。

想到這裡,劉澤清心中隱隱有些期待,更藏著一種迫不及待想要揭開那一幕的快感。

想到這裡,劉澤清按捺住心緒,不讓自己露出破綻,看著麾下稍稍能打一點的劉可成,道:「劉可成,這頭陣,你來打」

「末將領命」劉可成微微一愣,想到了什麼,沉聲道。

隨後,劉可成在身邊三十餘親衛的簇擁之下,帶著麾下戰兵開始進發。只不過,比起臨清營的亂象,這山東鎮的兵竟是還要亂了幾分。軍陣擺出,歪歪扭扭,才不過走了十數步就要整頓,到最後,乾脆是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