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四章:拋棄與不拋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拋棄與不拋棄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此刻,劉澤清也依言回到了山東鎮的中軍之中。

看著左翼兩千步卒緩慢而堅定地朝著中軍移動而來,劉澤清絲毫不懷疑在右翼李振劉可成以及阮應兆已經纏住紅娘子所部的情況下,三軍齊力能夠將紅娘子所部擊潰。

只要……劉澤清如朱慈烺的命令一樣,堵住李岩的進攻等到兩千步卒合圍,擊敗紅娘子所部

但這……是劉澤清所要的嗎?

劉澤清心中冷哼,那兩千步卒,朱慈烺還真以為都是精兵嗎?一群一個月前還在玩泥巴的匠人,能擋得住李岩的精銳?

一旁劉澤清的親軍將領劉奎看著劉澤清,神情肅穆,整裝備戰:「軍門,左右翼都上去了,李岩也打上來了俺們要去打李岩嗎?」

「打個毛劉奎,聽俺軍令」劉澤清大叫著到:「鳴金退兵」

劉奎聽完,猛地一愣。待到劉澤清瞪了一眼,這才慌忙地道:「是,末將聽令」

頓時,就見劉奎有些神魂失守地大喊道:「總兵大人軍令,退兵」

不多時,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這是鳴金退兵的號令。

中軍戰陣之中,原本還打得分外艱難的紅娘子忽然感覺渾身一陣輕鬆,眼前更是看到了一幕讓自己永生難忘,無比暢懷的景象。

只見原本還喊打喊殺,紅了眼珠子的劉可成與阮應兆聽到叮叮噹噹的聲音之後,劉可成頓時如蒙大赦,吼了一嗓子:「風緊扯呼」

隨後,劉可成身邊的三十幾個親兵一個沒少,護著劉可成,縱馬疾馳,立刻就跑了。

阮應兆見此,暗罵不講義氣,也是一聲高吼:「跑啊退兵啦」

劉可成與阮應兆一跑,整個戰局頓時亂了起來。三千餘山東鎮戰兵茫然失措,看著劉可成與阮應兆這兩個主將逃跑,紛紛有些懵。

剛剛還拚死拚命要打,怎麼這會兒就突然跑了呢?

「還打個卵子,俺們的將主都跑了,還給誰拚命?」

「跑氨

「俺不打了,救命氨

……

頓時,整個中軍一陣搖晃。

劉振看著這一幕,微微有些眼眶發紅,滿眼都是煞氣:「這般狗日的竟然跑了,竟然跑了虧俺還過來救你,咿呀啊啊啊氨

劉振說罷,手中偃月長刀猛地一陣突殺,直到將身邊衝來的闖軍都殺空了,讓身後的一干軍官跑了過來,這才聽到耳邊紛紛亂亂,都是些惶急無措的聲音。

「劉百戶,俺們跑不跑?」

「他們都跑了,俺們還打不打?」

「俺們也跑了吧這就要來上萬的賊兵。俺們這才一千多人,要怎麼打?」

說話的都是些騎兵小旗,都是騎著馬,衝殺犀利。同樣,若是要跑,亦是最容易跑掉留出一條命的。畢竟,在哪裡都是騎兵是大爺。這些人技術含量高,戰場上最為緊要,亦是金貴得很。現在友軍都跑了,自然是一個個慌了神,都問向劉振而來。

他們在朱慈烺軍中,別的可以記不住,但聽軍令,無令不得退兵的鐵律卻是無一人忘記。

看著一雙雙茫然望過來的目光,李振心中早已將劉可成與阮應兆上下十八代罵了個遍。

「秦益明大人麾下,沒有拋棄袍澤的軟蛋」李振忽然想起之前朱慈烺所言,望著眼前一雙雙目光道:「劉可成與阮應兆跑了,丟下了自己袍澤戰友。三千山東鎮官兵,全都被拋棄了俺們臨清營,沒有這種孬種」

「不跑跑了,俺們就算不得臨清營的兵俺李振,可以上對不起天,下對不起地。可俺不能對不起秦大人俺們秦大人親口說了,俺李振保了這一方大明家國,那是頂天立地的好漢,英雄俺們臨清營上下,全都是這樣的英雄。是英雄,那就不能退」

「俺們臨清營,不跑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十八年後,俺李振還是一條好漢」

「打打他娘的怕個球」

……

忽然,一名丟了甲,頂著獸面吞顏盔的百戶止住了將頭頂上頭盔丟掉的舉動,看著前面被殺得潰退如泥的袍澤,聽著李振等臨清營兵士的話,目光濕潤。

「俺山東鎮,也有好男兒拼了」

又一個總旗扛起了長槍,大喊道:「俺李虎的兵,到俺身邊來,並肩,列陣拼了」

「俺不跑了,跟著俺來,殺氨

……

「這幫子官兵,今日好生不一樣了。」紅娘子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迷惑不已。她造反許多年,打官兵從來都是能打潰,就絕無逆襲的可能。但凡軍中出現將官撒腿逃跑的情況,定然是全軍潰退,絕無倖存的道理。

可現在,兩個至少參將級別的官兒跑了,一個看起來頂多百戶模樣的官竟然還帶著兵擋住了

「真邪性李岩呢?告訴他,再不來,煮熟的鴨子要飛了」紅娘子嬌呵喝道。

李岩來了。

看著自己剛一上陣,劉澤清就帶著山東鎮的兵跑了,李岩心中已經大定:「這局,俺們勝定了」

忽然,李岩的耳邊傳來了吳毅的聲音。只見他帶著麾下一千多精壯闖軍,罪責劉澤清去了。

「兄弟們,打官兵啊跟著俺,追氨

「打下一個官兵,扒了包囊,俺們就能發財了」

「要勝了,追氨

遠處,不知何時留了一匹馬的劉澤清上了馬,回過頭看著自己撤兵之後整個軍陣動蕩的局面,劉澤清笑聲止不住地肆意了起來:「姓秦的。真以為這山東鎮是你的了嗎?哈哈哈,敢得罪我,現在就要你命」

三千人,至少一半還是已經久戰的疲兵,對付還有近萬生力軍的闖軍。這會是怎樣一個結局,讓劉澤清光是一想都心中暢懷。

忽然,劉澤清勒馬停止,看著距離戰場已經有千步之遙后,心中大定,對劉奎道:「傳俺軍令,整隊,收兵」

劉奎微微有些恍然,不知道這一次算是勝了還是敗了。

亦或者……這叫轉進?

「愣著幹什麼,沒幹過事?」劉澤清看著劉奎神情恍惚,怒斥道。

劉奎一陣慌亂,連忙應下:「小的明白。」

劉澤清微微一皺眉,按下心緒,道:「還有,傳令給秦俠。就說俺軍中鬧了兵亂,請他撥付軍餉十萬兩以安軍心。如若不然吶,俺們山東鎮是肯定上不了戰場了」

感謝書友鐵長空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