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五章:擁兵自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擁兵自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崇禎十五年五月十七日,距離朱慈烺率軍戰李岩、紅娘子所部闖軍於東明的五天前,朱仙鎮軍議還在持續。一位親歷者將這一幕幕忠實地記錄了下來。後世不知多少人不斷揣摩,認為這是一個新時代的序幕。

左良玉的聲音彷彿是一顆巨石落入了平靜的湖面中。

沒有人想到,左良玉竟是這般跋扈,壓根就不給丁啟睿一點面子,直截了當,甚至連一點好話都沒鋪墊就直接否決。

伴隨著左良玉的拒絕,沉寂的軍議里一下子無數波瀾湧起。

有了左良玉起頭,方國安、楊德政等軍將都是接連開口。

「先籌措糧草,結寨再打如何」

「糧草軍餉是為首要,闖賊歷來喜好劫掠,儲蓄頗少。我等可久戰相持,闖軍自然會糧盡退兵。到時候,我們便可掩殺過去,解圍開封」

「正是如此,還是先別浪戰為好吧」

「對對,暫時先別打」

「啪都給本督住口」忽然間,就當方國安與楊德政等一幹將官說得起勁的時候,一道憤怒的咆哮響了起來。

頓時,眾人的表情紛紛凝固,看向主位上的丁啟睿。

此刻,丁啟睿全然沒了儒臣鎮定自如的氣度,一手拍在案上,雙目怒張,掃視幾人,眼中彷彿帶著擇人而噬的怒火。

方國安與楊德政都是心驚,看著彷彿第一次認識的丁啟睿,齊齊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見此,丁啟睿的表情終於緩和了一點,笑容勉強地盯著左良玉。

左良玉彷彿毫無察覺一樣,依舊笑容淺淺,神情自若,只當丁啟睿不存在一樣。conad1

「而今開封城被圍依舊,水路又為闖軍所斷,闔城四面都無生路。城中糧米,亦是斷絕而無補入。若我軍在此遷延不前,別說開封城百萬百姓如何求活,就是軍餉糧米補入一樣艱難。左將軍,此戰應當儘快開戰,不當再拖延下去了。我大明軍中,若論平賊之事首推左將軍。此戰,還賴左將軍甚多。城中百萬軍民,翹首期盼,無不是期待我大軍獲勝。如此,亦是百萬軍民期盼左將軍慷慨大戰吶。本官為一地督撫,更是由衷懇切一場大勝,由衷懇請左將軍的大勝。如此,就請左將軍」丁啟睿說到這裡,一臉期許地盯著左良玉。

下首的楊文岳看了,也不由心中有些難受。

這可是大明的督師埃

丁啟睿再不堪,那也是加了兵部尚書,總督河南湖廣四川以及長江兩岸的大明總督

可這樣除了內閣大學士,已然站在文臣巔峰上的大明官員,卻奈何不得麾下的將領

面對左良玉這樣擁兵十萬的大將,作為統帥的丁啟睿卻需要這樣好話說盡,姿態低絕地近乎懇求般勸說。

這如何不讓楊文岳心中有幾分兔死狐悲的感覺

左良玉如此跋扈,固然有統帥丁啟睿無能的緣故。但又何曾不是而今朝廷式微,權威暗弱的原因也正式如此,以至於作為曾經凌駕武臣之上的文官再也沒有駕馭武臣的能力。

看著丁啟睿滿臉期盼之上,左良玉臉上終於有了動容。

臉上依舊是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但左良玉心中卻是大為暢快。

左良玉是經歷過文臣勢大,待武臣如走狗年月的。曾經,一個區區七品知縣就能讓已經帶兵數千,官至二品副將的左良玉不得不屈膝卑躬,曲意討好。

而現在,一個曾經可以號令十數總兵如鷹犬的大明督師,卻要反過來求一樣的姿態,曲意討好,舍了臉面,讓左良玉出兵作戰

這如何不讓左良玉心中暗爽

只不過

暗爽歸暗爽,左良玉卻絕對不會如丁啟睿的願。conad2

想到這裡,左良玉不由地想到了前不久從京師來的一封加急快信。

信上,正是侯恂親筆所書。此刻的侯恂已經從一介階下囚復官兵部侍郎,帶著京中軍餉緊急趕來。信上,敘舊回憶之餘,更白紙黑字地寫著:只要侯恂一到,就撥付軍餉十五萬兩犒賞左良玉所部。

想到信上所言的一切,左良玉輕笑出了聲,對視丁啟睿的目光,心中一片決絕。

只不過,就當左良玉剛想要繼續拒絕的時候。

丁啟睿又開口了,只聽丁啟睿臉上笑容忽然收起,換上了一片冷漠的神色:「平賊將軍左良玉,聽令」

噌噌

忽然,左良玉耳朵微動,餘光掃過去,瞳孔猛地一縮。

只見丁啟睿的督師府身後,一人緩緩抽出腰中長劍,正是丁啟睿的標兵營副將,王世虎

緊接著,屋內眾將紛紛悚然一驚。

因為他們也聽到了,一陣密集的步伐聲響了起來。

到這時,誰還不知道是丁啟睿將標兵營拉了過來

左良玉的身後,他的兒子左夢庚也是感覺到了不妙,同樣就要抽劍衝出去。conad3隻不過,左夢庚剛剛想要動手,就被左良玉按祝

只見左良玉笑著起身,隨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地拜在地上,神色恭謙地道:「末將左良玉,恭請督師軍令」

丁啟睿舉起手,在空中微微一壓。

頓時,所有腳步聲消散不見。

此刻,丁啟睿笑眯眯地盯著左良玉,沒有說話。

左良玉感受了一會兒屋內死寂的氣氛,又是率先大喊道:「督師末將請首戰闖賊」

楊文岳見此,竟是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

此刻,他看了一眼神情平靜,皮笑肉不笑的丁啟睿,一副第一次見到的模樣。

的確楊文岳是第一次發現,丁啟睿這個書生,竟是有如此大的魄力。

「好本官准了,你打頭陣」丁啟睿聞言,笑了一聲,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隨後看向屋內角落裡一個身量修長,背弓挎劍的年輕軍將道:「王世虎,你隨左將軍一起出擊。本官授你全權之命」

「末將聽命」王世虎擺在左良玉身邊,隨後上前,接下一道小令旗。

隨後,左良玉亦是起身,走到丁啟睿身前,接下丁啟睿手中令旗,笑道:「末將領命,定當死戰。」

人群散去,楊文岳神情疲倦,看著快步要離開的虎大威道:「猛如虎,來我府上一敘吧。」

虎大威頓時身子一僵。

「怎麼怕本督也給你來個持戈以待嗎」楊文岳笑著拍了拍虎大威的肩膀,輕聲道:「想一想如何保命退場吧那左良玉,絕不是個心甘情願的。我只是不想做第二個汪喬年」

虎大威聞言,重重點頭:「額護著大人。」

楊文岳見此,微微笑了下。

只不過,面上笑容殷切,楊文岳的心中卻是一片苦澀:「還好在猛如虎這裡結了點善緣。真是可悲可嘆這天下,到底還有誰能收拾得了這些擁兵自重的軍頭埃」

感謝書友飄渺仙翁打賞

pt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