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七章:底牌掀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底牌掀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李年如李岩當初所言沖了進來。

但此刻已經有兩千重新穩固了戰線的新兵攔在了身前。

李年皺著眉頭,盯著眼前一個扛著一人高大刀的將官,又看了看這兩千參雜著恐懼,漠然,鼓舞與勇敢目光的新兵,心中不知為何升起了一點不妙的感覺。

「衝鋒跟俺殺過去」李年怒吼著,帶著千餘披甲步卒沖了過去。

但只是衝到一半,就見那提著長刀的軍將一聲號令之下,長箭如雨,紛紛落下。頓時,李年又不得不高高舉起長盾,頂著箭雨衝過去。

待到李念好不容易結陣持盾結陣了,卻又發現一根根森然的槍頭如林攢刺而來。這一下,又逼得李年不得不扛著巨盾,一聲怒吼,帶著麾下精銳勇士,殺入敵陣之中。

好在,讓李年微微放鬆的是,這兩千步卒果然是個新兵槍陣。當李年殺透一層戰陣的時候,這些兵果然是無法迅速聚陣,被李年帶著一群精兵撕裂打入。

頓時,整個步卒戰陣一陣搖晃,隨著李年帶著越來越多的披甲戰卒殺入,這軍陣,眼看就要不成了

就當李年正微微定神放鬆了一會兒的時候……

忽然,一聲大吼響起:「不要慌,結陣結陣」

「我大刀徐彥琦在此那敵將,可敢試我百斤大刀」

說罷,一柄一人高的長刀重重砍來,李年身前一個老卒剛剛舉起長刀,卻見那百斤長刀磕在闖軍老卒的刀身上,頓時就將這老卒猛地跪倒在地,口噴鮮血。

隨後,徐彥琦獰笑著沖了過來。身後,那兩千新兵步卒歡呼的時候,無數長槍再度如林而成。

李年神情心中一沉,他明白,想要短時間內衝破此陣恐怕無望了:「結陣,結陣俺也拼了」

……

與此同時,北方千步外,正在收拾人馬的劉澤清深色鐵青。

被震得耳朵有些不好的劉奎回來了,劉可成與阮應兆也回到了劉澤清的身邊。他倆此時的表情格外有些訕訕,彷彿偷看了劉澤清的房事。

耳朵不太好的劉奎現在說話就是扯開嗓子喊,完全意識不到自己用了多大聲音。

只聽他道:「秦大人說,他知道這金絲楠木一根一千四百兩。秦大人給軍門備了兩千八百兩,說夠給軍門備上一副金絲楠木的棺材了」

「姓秦的王八蛋,欺人太甚」劉澤清怒吼著,指著劉奎道:「還有你,滾,滾開給本將滾」

劉奎一臉獃滯,神情惶恐,卻根本聽不到劉澤清說了什麼。直到一旁的親兵連忙將劉奎拉了下去,劉澤清這才喘著粗氣平靜了下來。

劉澤清壓抑著自己的憤怒,站到一處高地上,看著南邊的戰場上,不斷發出冷笑:「呵呵……呵呵……」

此刻,正是兩千左翼新兵步卒對陣李年一千精銳的時候。

「那秦俠,真以為兩千剛剛從磚窯里扒拉出來的廢物,能夠打得過久戰之兵的李岩所部?」劉澤清冷笑完了,忽然吼著道:「我等著他去死,等著他來我身前跪地求饒」

劉可成與阮應兆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剛剛離開的劉奎又回來了。

只聽他焦急地大喊道:「軍門,軍門闖軍追殺來了」

眾人焦急回望,果然,吳毅帶著一千餘人的闖軍銜尾追擊而來。

劉澤清猛地一愣,忽然又是殺豬一般嘶吼了起來:「李岩你個卑鄙小人」

……

此刻,李岩帶著兩百餘人,騎著馬,將六顆人頭丟在了三千餘人的面前。隨後,只見李岩掃視全場,道:「本將只有一句話:打破官軍,人人富貴退者殺無赦」

李岩說罷,秦大鑼猛地一個哆嗦,眼中無限怨毒,卻不得不跟著其他將官一起喊了出來:「末將領命」

史九與姜布也是高聲大喊:「末將領命」

說罷,頓時就見這三千餘人高呼著亂七八糟的口號,迅速朝著官軍的炮兵陣地衝過去。

此刻,戰局已經分外危險。

右翼的兵基本上已經殘了,雖然有兩千新兵的援助,但這僅僅只是延緩了右翼劉振所部被圍殲的時間。

朱慈烺清楚這兩千新兵的戰鬥力,更明白李年帶著的千餘披甲戰兵是真正有強大戰鬥力的強兵。

在別人看來,用這樣一支新兵去對抗上千精銳闖軍無疑是以卵擊石。

但朱慈烺,卻相信,這兩千新兵可以帶給自己足夠的驚喜

「真的缺少將官么?徐彥琦……大明武進士,我相信我的眼光」

現在,朱慈烺的身邊,似乎也只有柳泉的炮兵了。三門紅衣大炮,七門弗朗機。伺候十門火炮的炮兵都是沒有近戰能力的

火炮犀利固然嚇人。但沒有白刃接戰的炮兵在被接近后,似乎也僅僅只能嚇一嚇了。

秦大鑼等三名闖軍軍將已經率領著三千餘闖軍來襲。

柳泉緊張而迅速地給大炮裝葯,當對方已經衝進只餘下兩百步的時候。十門炮火轟開了

但一旁的老十七卻是更加緊張地握著腰中長刀,身後一乾親衛皆是隨時做好了帶著朱慈烺逃出去的準備。

炮火轟開,十個炮彈打中了六個。

六條血路在闖軍的軍陣之中犁開。

但朱慈烺卻是輕輕笑了下:「到百步了。老十七,俺們把視界讓開。」

老十七沒有懂朱慈烺說的視界是什麼意思,但還是緊張著護送著朱慈烺讓開了道路。

李岩看著穿著鮮衣亮甲的朱慈烺,大笑道:「眾將士,敵將又跑了闖軍必勝」

秦大鑼怪叫了起來:「闖軍必勝」

「對方的大官又跑了萬勝」

「萬勝」

朱慈烺站在馬上,只是橫著跑了三十餘步就停了下來。

朱慈烺選的這個炮兵陣地是一個凸字形小丘陵上的最高處。既然是小丘陵,自然是有高有低的。最高的就是炮兵陣地,然後南北兩邊就是一處坡地。

這坡地並不陡峭,頗為平緩。

所以……

當朱慈烺一聲令下,目光越過小丘陵后,李岩猛地發現,一支從未見過,從未知曉的軍隊緩緩出現。他們的頭頂之上,獸面吞顏盔微露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