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章:抓劉澤清要活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抓劉澤清要活的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主動撤兵雖然給了朱慈烺一個重擊,差點讓朱慈烺全局覆滅。

但這也是個損人不利己的舉動,對山東鎮的打擊亦是極大。別的不說,來的時候山東鎮有五千戰兵,但一個退兵,卻惹得還有一千餘人陷落戰場,還有一千餘人潰退無蹤,現在還聚集此處的就只剩下兩千出頭了。

而這,還是劉澤清好不容易收攏了一番的結果。

就是這僅存的兩千兵,同樣因為忽然的後撤而軍心動遙現在的山東鎮可謂是將無戰心,兵無戰意。這樣一支軍隊,再上戰場也怪不得被區區千餘闖軍壓著打,還幾乎被殺透了軍陣,惹得全軍潰退。最後,還是劉澤清下了血本,用十兩一個人頭的犒賞,這才重新鼓動起了還餘下的三百多家丁一陣衝殺,穩固住了戰陣。

饒是如此,當劉勝到來的時候,山東鎮上下包括劉澤清的三百多家丁都是疲倦不堪,心神具累。

這樣的情況之下……

兩千山東鎮殘兵面對四百黑黝黝的槍口,一陣呆傻。

正此時,一隊慌不擇路的闖軍一路跑到此處。其中一個兵更是瘋癲了一邊,大喊道:「俺主將死了,闖軍敗了,俺主將死了……闖軍敗了礙…」

噗通……

劉可成忽然膝蓋一軟,跪在了地上:「俺投降,俺不打,俺是官軍啊1

一旁的阮應兆更是感覺天旋地轉:「慘了……俺死定了……」

劉奎提著手中長刀,忽然接連後退幾步,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地上。劉澤清看向劉奎,劉奎更是坐在地上手腳並用,隨後摸到一匹戰馬的馬腿。

見此,劉澤清雙目圓瞪:「那是本將的坐騎1

劉奎似乎也是想到了什麼,竟是一個咕嚕爬了起來,隨後翻身上馬,一踢馬刺,戰馬唏律律哀鳴一聲,拔腿狂奔。

見此,還餘下的三百多家丁頓時一鬨而散。僅餘下十數個還算忠心耿耿,亦或者無路可去的家丁聞著劉澤清道:「將主……俺們怎麼辦?」

「怎麼辦?」劉澤清頹然地坐在地上,看著徐徐圍過來的四百火銃兵,嘆氣道:「你們跟著俺劉澤清一路廝殺,俺之前許下的富貴怕是給不成了。現在,將俺綁了,俺送你們最後一場富貴吧。」

劉澤清說完,眾人默默無言。

最終,不知是誰起了個頭,猛地過去抓住,就要抽刀子。

砰……

一道火銃響起,讓十來個家丁紛紛跪在地上。

劉勝怒喝道:「都跪下舉起手,俺不殺投降的!那劉澤清,誰都別動,俺要活的1

就當劉澤清終於被劉勝抓住的時候。

朱慈烺也帶著戰場上還能動的一千多新兵收拾好了戰常

經過徐彥琦打的這一仗,朱慈烺已經看出參與了這一站的所有新兵,山東鎮戰兵都有了一層蛻變。儘管,這樣的蛻變用的是數百上千人的性命作為代價成長。

就當朱慈烺打量著這些新兵的時候,常志朗不知何時忽然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看著面色惶急,彷彿世界末日的常志朗。朱慈烺微微皺眉:「鎮靜一些,子浩。發生了什麼?」

常志朗喘著粗氣,急切道:「大人!留守船隊的將士發現了一隊逃兵,是官軍的,而且,而且……而且不是我軍的1

朱慈烺溫言,瞳孔猛地一縮::「是朱仙鎮戰場上的?」

常志朗狠狠點頭!

朱慈烺聞言,頓時也跟著急切了起來:「快帶我去1

五日之前。

朱仙鎮之戰開場了。

當左良玉服軟拜倒在地,接下了丁啟睿的軍令后,眾人歡欣喜悅,全軍安然歇息都在準備著第二天即將開場的大戰。

但是……

當晚,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那日里……左軍門的軍中忽然升起無數火把。然後……就見額們保定軍軍營的馬廄里衝進了左夢庚帶著的人,衝進來以後,又是打,又是砸。最後,將馬廄里額們保定軍兩千騎兵的兩千三百匹戰馬統統都搶走了……」

左良玉……

帶著麾下軍將,竟是將整個官軍大營里里裡外外所有騾馬,能搶的全部都搶了。

然後,全軍南去,毫不戀棧。

「額們猛如虎將軍得知后,同樣撤軍離營,爭路逃跑。」

「最後只剩下丁督師的兵,他們得知消息最晚,撤退得也是最後。但因是人少,丁督師跑的反而更快……聽說丁督師已經帶著標兵營北上又進了開封城。」

「其餘方國安和楊德政總兵等兵將聽說不多,總歸是爭路逃跑,全軍之中,無一個還留下作戰的……」

「其他的,額就不知道了……額運氣好,找了一條船,還救了幾個兄弟知曉了其他軍中的事情。最後,朱仙鎮里是怎麼個景象,額就都不知道了……」

朱慈烺聽完,身子微微地顫抖著。

「本官知道了……」朱慈烺止住顫抖的身子,點點頭:「老十七,賞銀十兩。問他要不要參軍,若是還願意當大明的官兵,那就留下來。若是不願意,再給點盤纏,放走吧。」

朱慈烺說完,老十七躬身應是。

那逃兵聽完,頓時忙不迭地叩首:「叩謝大人。額願意從軍,當兵吃糧1

若是平時,朱慈烺恐怕還有興緻做一下思想運動,告訴這些人朱慈烺麾下的兵不僅是當兵吃糧,更是保家衛國的英雄好男兒。

可現在,驟然得知了河南朱仙鎮的大敗,朱慈烺卻是一點心情都沒有。只是揮手讓人退下。

此刻,無數消息在朱慈烺的腦海之中徘徊。

閉著眼睛,一個個人名地名出現在腦海之中,不斷出現。

一個個情景在朱慈烺的腦海里設想,推演,讓朱慈烺感覺分外疲倦。

良久,老十七在朱慈烺身邊說了一句。朱慈烺睜開眼,看到了張鎮。

見此,朱慈烺點了點頭:「彙報吧,河南的戰局,如何了。」

「是1張鎮聞言,稍稍沉吟了一下,便開始將打聽到的信息彙報了起來。

只是,越聽,朱慈烺的臉色就越發沉鬱。

這場大敗比想象的更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