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一章:司禮監的軍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司禮監的軍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左良玉違抗軍令,搶掠營寨逃跑后,李自成反應極其迅速。

天色剛剛放亮,李自成就派出精銳繞道截擊。最先遭殃的是左良玉,撤退之後依舊有兵馬數萬的左良玉雖然搶了所有能搶的騾馬,但因為人數太多,目標太大,還是被李自成一陣進攻之後,陣勢大亂。

見此,左良玉果決放棄了被追擊到的兵馬,繼續南撤。

只不過,剛剛繞路跑開的左良玉卻因為慌不擇路,反而進了闖軍預先埋伏下的壕溝之中。

頓時,左良玉所部官軍相互踐踏,死傷慘重。

見勢不可為,左良玉依舊是十分果決,只帶著最心腹的數千兵士,再度拋開麾下數萬兵卒,帶著軍中全部騾馬,南向狂奔。

這一次,或許是輕裝跑路后左良玉速度大增,或許是得了數萬降兵的闖軍消化不下。

總之,左良玉終於得以成功朝著襄陽跑路,看情況顯然可以順利逃回襄陽了。

與此同時,丁啟睿卻並未如歷史上所言跟著楊文岳一起跑路到了汝寧,反而帶著兵馬進了開封城。

據說,原本這是封堵西北路闖軍人手不夠的原因。

而人手不夠,便是李岩忽然被李自成調撥到了東北東明縣去攔截明軍的緣故……

朱慈烺自然是不知道這歷史上細微變化的。

此刻的他心情沉重,消化著這震驚的戰報。

很快,朱慈烺的思路漸漸清晰了起來。作為一個政治動物,心情沉重歸沉重,但朱慈烺還是很敏銳地抓住了一些機會。

「此刻……更該上奏捷報。這般大勝闖軍上萬,唔……得浮誇一些,就說大勝闖軍四萬好了1朱慈烺想著,忽然又道:「不過,得在密奏之中將這斬獲說清楚。還有……侯恂也快來河南了吧……」

「如此一來……我更要將這捷報上奏的時間,再琢磨琢磨……安排一下了……」

司禮監里,秉筆太監王承恩望著桌案上的奏章,久久無言。

若是私底下里,王承恩定是會重重怒罵一聲:「河南上下,都是些怎樣的廢物?」

但一干司禮監秉筆太監就在屋內,王承恩忍住了這小小腹誹的衝動。有時候,知曉的東西多了,就連王承恩都未免要冒出一個念頭。

「這大明……真的氣數已盡了么?」

氣數這樣的東西,一開始大多數人都是不信的。如袁崇煥,如盧象升,如朱由檢……

曾經王承恩也是這般,對於所謂大明氣數已盡的說法,是嗤之以鼻的。這樣說的人,要麼就是打算造反的,要麼就是已經在造反的。反賊說的話,屁股天然就是歪的。能指望幾分真意?

可而今……

看著大明兩個督師,四個總兵,十八萬大軍竟是連一仗多沒打就自己亂了。王承恩的心中卻不由真真升起了幾分……大明氣數已盡的心思。

人之壽元有盡時,劍若出鞘終會朽……這天下,亦是沒有萬古不變的天下。

許是王承恩出神的時間有點舊,不多時就有太監將目光望了過來,似乎是在探查著什麼。

見此,王承恩神色淡淡地道:「河南來了軍報,誰要替咱家去交給聖上批閱嗎?」

其他幾個秉筆太監聞言,頓時紛紛將目光收了起來,各個都一副細心體貼的模樣道:「王公公簡在帝心,奴婢豈敢去湊這份熱鬧。」

河南來的軍報是好是壞,很多時候並不需要去拆開奏章看,只需送奏章的小吏是什麼表情就知道了。

若是捷報,縱然收信的大太監城府再深,但得了賞銀的小吏總會忍不住喜悅,歡笑著離開。

而今,王承恩一臉晦氣,眾人自然不想接過這番晦氣。

王承恩皮笑肉不笑地說了一聲,忽然就見乾兒子馮信腳步匆匆跑了過來,頓時眉頭一挑。

果然,馮信低聲說了幾句,就讓王承恩神情猶疑了起來。

稍稍一思慮,王承恩輕聲道:「既然如此……你去將那個人的奏章立刻扣下來……」

說完,王承恩就出了司禮監,見到了一個走廊之中,含笑以待的太監……司恩。

乾清宮裡。

朱由檢長長呼出一口氣,伸了個懶腰。

天氣漸熱,建奴也終於消化完了戰果顯然並不打算繼續擴大戰事,於是撤兵東去,暫時沒有繼續進犯的打算了。

而中原,朱由檢亦是將能做的事情都做了。

再三嚴令丁啟睿出城圍剿反賊,又讓侯恂帶著自己特地撥出去的二十萬兩軍費南下犒賞大軍。

這些布置在朱由檢看來,可謂是使盡全力……或者說再也沒有什麼牌可以打了。

如此一來,接下來還能做的也就只剩下靜聽快馬奏報,將河南軍情傳入京師了。

沒了河南與遼東兩大戰事的糾纏,朱由檢竟是難得感覺輕快了幾分。這些時日以來,朱由檢原本面色青白髮虛的身子竟是多了一點紅潤之色。

當朱由檢將一封奏章丟下的時候,屏風外站立頗久的周皇后見此,頓時溫笑著緩緩走來,手中則是端著一碗清心蓮子羹:「聖上,臣妾備了些清心蓮子羹,嘗嘗清清心火吧。」

朱由檢聞言,頓時面上輕笑了起來:「辛苦皇后了,批閱了一早的奏章,的確是有些乏了。唔,朕來嘗嘗。」

周皇后見崇禎皇帝這麼買賬,臉上的笑容頓時多了幾分。

但很快,周皇后就見崇禎皇帝只是吃了一口半就停了下來。

「王承恩,你在門后鬼鬼祟祟站著做什麼?」朱由檢皺著眉頭,眼尖地看到的門外露出一截衣袖,晃悠晃悠時不時出現的王承恩。

「臣妾再去給聖上盛一碗。」周皇后臉上依舊是笑容淺淺,顯然習慣了這一幕。

朱由檢的話剛剛說完,就見門外的王承恩笑容勉強,連滾帶爬地走進了乾清宮,拜在殿上,道:「陛下……河南來了軍報,頗為緊要……」

「喔?」朱由檢聽了,只是目光微微一動,繼續吃起了清心蓮子羹:「既然是緊要軍報,那你還呆傻著做什麼?」

「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