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三章:選妃酬太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選妃酬太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流更完畢,求收藏~~~若是認可微言,支持下微言,萬萬點擊一下加入書架哦感謝永遠的輝夜姬和無心?叉打賞~

「老奴叩謝陛下……」司恩聞言,連忙叩謝,喜不自勝。朱由檢這個任命可謂將司恩的地位一下子拔高了無數埃作為太子的大伴,司恩的身份自然是不低。但司恩嚴格來說只能在東宮行走,是沒有隨意出入紫禁城許可權的。距離天子這個權力中心遠了,這樣一個太監能有多大的權威就可想而知了。

故而,哪怕是太子大伴,司恩想要去扒拉一下東廠錦衣衛里的好東西,也得用銀子開路。如果要細細計算一下,司恩與王承恩還差著至少兩個檔次呢。除非此刻的朱慈烺忽然登基,提拔司恩成了宮中二十四監的掌印太監,又進司禮監。不然……司恩就只能算是太子的跟班,而不是有班底,有權勢的大太監。

現在,朱由檢將兵仗局和軍器庫給了司恩。那司恩可謂是一下子就抖起來了。不僅有了正常出入內廷的許可權,可以較為輕鬆見到皇帝。就是錦衣衛指揮使見了,亦是得客客氣氣,可以不用銀子也能開路不少地方。

當然啦,司恩自然是知道自己對於崇禎皇帝而言是沒什麼寵信之說的。朱由檢只是格外高興,又想著朱慈烺要打仗,就將這兵仗局給了,方便朱慈烺。實際上是一種變相的酬功。

想到這裡,司恩強壓住心中的喜悅,將密旨遞了上去。

很快,朱由檢一目十行地將密旨上的東西迅速看完。上面,將朱慈烺東明之戰的前後經過一一說了清楚。說到劉振等人堅韌死戰的時候,朱由檢都不由動容。等說到劉澤清竟然在戰鬥最關鍵的時候撤退,然後要挾朱慈烺十萬兩軍餉的時候,朱由檢終於剋制不住了。

「啪簡直就是亂臣賊子和那左良玉一樣,如何是人臣能為?」朱由檢怒聲道:「王承恩,給朕擬旨,賜秦俠尚方寶劍,臨機處事之權然後,給朕先將劉澤清麾下的劉可成阮應兆窮治其罪速速斬了」

「老奴領旨」司恩連忙應下。

終於將密旨看完了,朱由檢也不由輕嘆了一聲,道:「烺哥兒在河南打仗真是辛苦埃若是丁啟睿未敗,十八萬大軍依舊在,朕還寬心一些讓烺哥兒進開封。可如今中原再無強兵,再讓烺哥兒進去如何使得。朕得想想辦法,讓烺哥兒回京。總歸有一場大勝,也足夠緩緩局面了。」

聽朱由檢說起朱慈烺的安慰,周皇后也不顧什麼後宮不得干政的說法了,當即開口道:「聖上,臣妾到有個主意。不如,就給烺哥兒安排一場親事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要成親,那就得回京。況且,有了妻兒成了家,也總該沉穩持重一些了。」

聽周皇后這麼說,朱由檢輕咳一聲,卻沒有反對。

見朱由檢不反對,周皇后也起了興緻,叨叨絮絮地說起了如何選秀:「既然如此,那就得安排一次選秀女了。到時候,臣妾湛醋邢縛礎R澇勖菬R哥兒的性子,若是容貌功德不是上佳,心性亦非溫婉的,肯定是不屑一顧。只有找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兒,烺哥兒才能真正動了心思。」

聽周皇后這般說著,朱由檢卻是罕見沒有打斷,而是也出起了主意:「選秀暫且還是罷了。我大明曆來選后妃都從小家之中擇碧玉。但眼下非常時,這老祖宗的規矩也該改改了。況且烺哥兒也不能要一堆只能幹吃白飯的皇親國戚。依朕看,這要選大族之中的女兒。」

聽朱由檢如此說,周皇后忽然想起了前陣子頻頻入宮想要見太子的國舅周奎,心下多了幾分赧然。國舅已然封了嘉定伯,卻還不甚滿足,總想著從宮中多些賞賜,更打算入朝廷涉政。自然,也是想著提早在太子爺身上布局。

這樣的想法,看似不錯,卻一個個都是忌諱,讓周皇后頗為難堪。也是覺得小家碧玉的姑娘固然好,卻沒什麼眼力勁,反而會給朱慈烺拖後腿。

想到這裡,周皇后也沒有出聲反對,又是叨叨絮絮地列出了現如今京師的大家豪族之女。

就這樣,乾清宮裡的氣氛頗為古怪。剛剛還談著國家大事,現在又提及了兒女私情。當然,天家無私事,兩個太監也是習慣了,只是靜靜聽著周皇后與崇禎皇帝將點評著朝中各家適齡女子。

周皇后時常會見到各家官宦的誥命夫人,能夠真正見到人家閨女。朱由檢若是開口,都是提及人家長輩背景,人品學識家世。

這樣子,最終範圍越來越小,只局限在了首輔周延儒的孫女與兵部員外郎趙廣印之女的身上。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攪酥杉斕納砩希等著朱由檢做決斷。

朱由檢呢,自然是久久思量,微微有些頭痛。

要挑親家,朱由檢竟是第一時間想到了周延儒。作為當朝首輔,狀元之才,又是一副風流倜儻的模樣。這樣的家世與品貌,自然是讓朱由檢頗為屬意。但只是稍稍一想首輔變國戚會有多複雜,朱慈烺就有些怯常

更加重要的是……朱由檢的腦海之中不斷回想起了劉澤清三個字。隨機……崇禎皇帝有了選擇。

「既然皇后也說了趙家女姿容上佳,那就選趙彥之孫女,趙廣印之女了」朱由檢沉吟良久,做出了決斷。

聽朱由檢下了決定,周皇後腦海之中亦是浮現起了趙廣印趙楊氏誥命夫人帶著女兒趙詩瑤進宮時的景象。

周皇后是個觀察細緻的人,朱慈烺在的時候就發現朱慈烺最愛身段豐饒的宮女盯著看。自然,當趙詩瑤入宮的時候,很快就記住了這個容貌童真,一副前凸后翹身量的少女。

容貌身量上佳,那餘下需要考量的就只剩下聰慧品德了。想到這裡,周皇后頓時就想起了當時的景象。

趙楊氏等誥命夫人進宮的時候,正好懿安張皇后也在。張皇后是天啟帝遺孀,平日寡居氣悶,見來了誥命夫人帶著少女入宮便打趣道:「今日坤寧宮這般熱熱鬧鬧,來往問安,倒是羨煞哀家了。」

周皇后並非是機敏的性子,聽了這話,儘管不帶惡意卻還是不好回答。

當時,趙詩瑤便笑著接了話:「聽懿安皇後娘娘這般說,我這兒來的卻是不巧了。」

「怎麼這般說?」周皇后好奇道。

趙詩瑤聽此,淺淺抿著唇,笑道:「我和娘親入宮給皇後娘娘謝恩,都是要來一起都來,要不就無謝恩的時機一個都不來。若是今日其他姐姐夫人先來,明兒我與娘親再來。豈不是天天都有人來,這坤寧宮就總不至於太冷清,又總不至於太熱鬧。」

說完,趙詩瑤也見有些喧賓奪主,就輕輕福了一禮:「詩瑤無禮,還望娘娘恕罪。」

「這麼一個寶貝人兒。」懿安皇后笑道:「誰能忍心去怪罪?」

頓時,周皇后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