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四章:欽封太子為兵馬大元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欽封太子為兵馬大元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連夜七更,上架感言稍後發

周皇后喜歡趙詩瑤品貌兼得。

朱由檢念叨的則是趙彥乃本朝文臣之中一號能打仗能帶兵的傳奇人物。

趙彥是萬曆十一年的進士。官至兵部尚書,加太子太保。多次巡邊出征,戰功顯赫。為人沉敏有智略,臨大事不亂。一生戎馬,多在邊地謀事。曾經巡撫山東,在天啟二年與登萊巡撫袁可立共同剿撫鄒藤一帶的白蓮教叛亂。

同時,趙彥的家族亦是符合朱由檢所說大家族的標準。

在後世,趙家就是陝北延安興盛明清兩代數百年的大家族。趙彥的父親祖父曾祖父俱封蔭尚書。朝廷在延安府城敕建莞樞猷茂坊表彰趙彥的功績,延安府城還為趙彥建有宮保尚書坊。

趙氏家族官宦眾多,而且與曾任兵部尚書的楊兆家,總兵肖如薰家參政馬茂才家等名門望族俱結為姻親。趙章是趙彥的弟弟,曾任光祿署丞,到五十多歲時辭官返鄉,開辦家塾,以積德訓導為事。

趙彥的次子趙大印任甘固總兵都督同知,妻子是翰林學士王大任之孫知縣王邦弼的女兒;三子趙廷廓任漢羌鎮標游擊,妻子是都御史白希侄女,經魁白希彩的女兒;四子趙隆印是河南固始知縣,妻子是舉人王評的孫女;五子趙廷錫,仕天台縣令,妻子是湖廣參政馬茂才的女兒;六子趙廷英,貢監侯銓,第一任妻子是知縣楊汝桂的女兒,第二任妻子是大司馬太保楊兆孫女fng陽道僉事楊正苾女兒;七子趙廷揚,拔貢,妻子是河南按察司經歷薛廷謨女兒;八子趙廷嘉,歷官戶部員外郎,妻子是知縣馬如龍孫女商州學正馬茂花女兒。趙章的二女兒是總兵蕭如蕙的兒媳,三女兒是貴定知縣劉爾怡的妻子。

被朱由檢挑中的趙光印,現在則是擔任兵部員外郎,妻子是陝西參政揚吉的孫女。

這樣一個盤根錯節的大家族在平時或許絕不會是明朝皇室考慮的結親對象。但在此刻,就彌足珍貴,對朱慈烺有極大臂助了。

這也正是朱由檢沒有反對周皇后提及的原因。眼下,朱慈烺的身份還未公開,朱由檢就是再高興也不能在公開的賞賜上面做文章。十五年帝王生涯告訴了朱由檢,官場之中,風頭太盛只會招來眾人的側目與嫉恨。很多所謂驚艷才絕的新秀都是死在了神不知鬼不覺的捧殺之中。

故而,也怪不得朱由檢會別出心裁地打算破例給朱慈烺找一門好親事了。

這也是酬功的一種嘛。

那麼……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朱慈烺會不會接受了。

想到這一環,周皇后與崇禎皇帝都有些沉默。

「以烺哥兒的性子,也只能盼著他老成持重一些,早些回京了。」顯然,周皇后也並沒有把握朱慈烺會回來。

一念及此,周皇后悄悄將目光落在了司恩的身上。

司恩見此,頓時腦袋低低放在地板上,一聲不吭。

一旁,朱由檢卻是深思了起來。他也是知道朱由檢的性子九頭牛都拉不回,想要讓朱慈烺乖乖回來,以朱由檢的身份都難以辦到。

想到這裡,朱由檢微微有些不舒服,但一想到朱慈烺是為自己衝鋒陷敵,朱由檢又不由地心疼了起來。

「等等……」朱由檢猛地想到什麼,凝神盯著司恩,沉聲道:「司恩,還不快說烺哥兒現在在哪裡?」

噗通……

咚咚咚……

「陛下恕罪……陛下恕罪礙…」司恩頓時在地上不住地磕頭起來,連聲道:「不是老奴不願說,委實是太子爺再三說了,絕對不能讓陛下知曉,老奴……老奴……」

說著,司恩頓時繼續磕頭了起來,額頭上不一會兒就破皮有了血印子。

見此,朱由檢頓時焦急了起來,看這架勢,彷彿自己要逼迫司恩就朕的會自殺一樣。

一念及此,朱由檢頓時想到了什麼,驚道:「烺哥兒進開封城了?」

聽朱由檢這麼一說,司恩頓時一愣。

一旁的王承恩幽幽地道:「司恩,太子爺固然一片孝心不欲陛下擔憂。可這樣的事情是瞞得住的么?況且,你我首先可是陛下的奴婢呀……」

聽王承恩這般說著,司恩頓時面色一白,顫聲道::「陛下英明……太子爺……確實……確實是進了開封城。也給了臣一封書信……」

說完,司恩就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高高舉起。

朱由檢見此,一目十行,緩緩看完書信。

「而今國家為難,百萬軍民兵鋒之下苟活,督臣無用,將官逃亡……朱慈烺為大明太子,如此危局,捨我其誰……」

看到最後,朱由檢緩緩呼出一口氣,目光微微濕潤:「烺哥兒……何苦如此,何苦如此礙…我大明江山,竟是至於如此險地以至於要小兒輩如此用命了嗎?」

周皇后聞言,頓時淚雨朦朧::「聖上……聖上……聽聞闖賊百萬,圍攻開封。如此危險,這可如何是好?聖上,可萬萬要救烺哥兒呀。」

見皇后如此擔憂,朱由檢眉頭緊鎖,良久忽然低聲道:「強行要拉烺哥兒回來怕是不成了。事到如今也唯有索性放開,再也不能讓烺哥兒在地方束手束腳了。現在烺哥兒去了開封只是區區一山東鎮監軍,更因為年歲之故讓會讓人頗多輕視,朕得讓烺哥兒能鎮得住場子有權,才足夠安全」

「所以朕要封烺哥兒為總管河南湖廣山東陝西四川兵馬大元帥總管中原一地戰局」

「還有那丁啟睿,如此千古罕見的敗績,留在開封里是要給朕的麒麟兒再添堵嗎?撤了,給朕的烺哥兒讓位」

「還有侯恂不是就在黃河北岸嗎?身上還有朕帶過去的二十萬兩軍餉既然如此,就讓侯恂加兵部尚書銜,總督河南湖廣四川長江兩岸。他侯恂不是與左良玉有恩嗎?讓他速速差遣左良玉將功折罪救援開封,還有楊文岳……虎大威……都要聚攏到開封城去,戴罪立功,統統過去輔佐朕的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