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七章:傷兵歸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傷兵歸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胡波走了,朱慈烺在隨軍醫院晃悠也就更加自如了。

這年頭,戰亂不休各處逃亡,隨軍醫院駐紮的村子在朱慈烺來之前就沒了人煙。故而,隨軍醫院地方留的極大,幾乎圈了半個村子成了隨軍醫院的營地。

此刻的隨軍醫院暫時也沒有什麼細緻的區分。基本上,就是醫治戰時的傷員縫合傷口消毒化膿以及包截肢在內的各類手術。

但朱慈烺知道,在自己的推動之下胡波已經開始細分部門,編撰醫務條例。這一切,都是為了建立起一支超越時代的軍醫院。

朱慈烺其實並不太清楚如何帶兵打仗,沒有幾分將才。但朱慈烺清楚自己的長處,那就是超人一等的穿越者眼光,而這就是帥才必備的素質。

也正是這些一點一滴積累起來超越時代的後勤體系,才能幫助朱慈烺打造出一支超越時代的強軍。

忽而,朱慈烺眼角一撇,看到了常志朗司琦含笑著走了過來。一旁,徐彥琦也是一臉頗為激動的模樣。

一番見禮,沒有客套,朱慈烺看了一眼笑呵呵的徐彥琦打趣道:「徐百戶今日頗為高興吶,看來劉振又張羅著要給你納一房小妾了。」

朱慈烺說完,眾人紛紛笑了起來。

徐彥琦領著兩千新兵拚命救援,讓劉振最終得以成功頂住紅娘子的圍攻。這自然是讓劉振這個頗為講義氣的騎兵百戶格外記掛在心。同樣,也鬧出了一個笑話。說的是劉振自覺無以為報,得知徐彥琦原配亡去再無續弦以後,竟然張羅起了要給徐彥琦找個續弦。徐彥琦用深愛原配的理由堵了回去,劉振又張羅起了要給徐彥琦找個小妾。

聽此,徐彥琦卻是一臉正色:「軍中不近女色,屬下可不敢以身試軍法。」

朱慈烺狠狠點頭笑著道:「對對,算你這次找了個好理由。」

徐彥琦頓時嘿笑了起來。

見此,朱慈烺收了收笑容,背負著雙手走向前面一個頗為開闊的小院。道:「走吧,跟我去歡迎我們的勇士歸隊吧。這次軍中功勛表彰晉陞調動以及善後撫恤的事情營務司都初步擬了條文給我了。其中大半,我都已經確定了批複,開始實施。我這一次來隨軍醫院。除了隨軍醫院的完善,大半就是為了這些軍中事務。」

「因為……有功之臣,大多受傷入院了啊這些人,傷了我們給醫治,殘了我們給榮養。亡了,我們給撫恤善後這是我軍往後千萬要記住的事情」朱慈烺說完,轉過身,看著常志朗道:「錢糧方面的問題,不用擔心。這些開支,萬萬不能短缺」

常志朗面上露出一點難色,不過還是肅然道:「是,大人」

朱慈烺見此,沒有多說,只是輕聲道:「放心。錢糧的事情,本官有的是辦法。」

說完,朱慈烺又看向司琦道:「營務司里,這一批的軍功章榮譽證書準備得如何了?」

司琦正色道:「大人,本次七十九枚丙等軍功章,十三枚乙等軍功章,一枚甲等軍功章都已經製作完畢了。相應榮譽證書,都已經備好。」

朱慈烺點點頭,腳步不自覺已經走到了隨軍醫院側門的庭院上。

當朱慈烺站定的時候,不知何時。一個面容帶著幾分憔悴的醫師走了過來。一邊走,就聽這個醫師叨叨絮絮地說道:「出了院,還不代表傷勢完全復原了。你們雖然傷勢較輕,沒有傷到緊要所在。但一個不小心要是感染了。傷勢擴大那就是回天乏術了。到時候,再重新送到我這兒,那就不是噴噴烈酒,烤烤鐵架的事情。那是要砍手砍腳才能保全性命的事情。」

這醫師身量瘦弱,說話也是嗦嗦沒個好氣。但這樣一個醫師的身後,三十來號精壯漢子卻是一聲不敢反駁。都是腦袋點的雞啄米一樣:「是,俺都記住了。」

「謝醫師放心吧,這陣子俺這傷都多虧了謝醫師了。等俺打完仗,俺給謝醫師帶俺們村裡鼎有名的紅花釀。」

「肯定不再來讓謝醫師辛苦……俺們真心感激謝醫師……」

醫師就姓謝,他們一時間想要道謝都要琢磨一下。被眾人一陣感激,謝醫師也是頗多感觸,擺擺手說了聲沒什麼,又看著那個說要給自己帶酒的軍士道:「錢小六呀,你也別說什麼給我帶酒了。我不差這一口,往後跟著秦大人打仗,能活下來看我就夠了。你們打仗廝殺呀,是真辛苦。咱們東明一地呀,不受兵災能遇到一支好兵也是真不容易。」

朱慈烺打平了東明一地,不管是對闖軍而言還是朝廷而言,短時間這裡就是朱慈烺管轄的地方了。加上朱慈烺的軍紀又是一向最嚴,各個都朝著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的方向要求。自然,也就沒有賊過如梳,兵過如篦的名頭留下來。

要是朱慈烺的兵最後沒被殺敗,東明八成也會成為朱慈烺所部的駐地。自然,東明也就能在亂世裡頭多一份安寧。

「他們要是不懂規矩,不知感恩。那可就是某帶兵不力了。」朱慈烺笑著,走了過來。

謝醫師朱慈烺來,頓時上前行禮:「見過秦大人。」

「免禮免禮。辛苦謝醫師了。」朱慈烺溫言道。

三十來號兵丁見此,更是紛紛神情激動,一個個軍禮敬得格外標準:「秦大人好」

「將士們好。」朱慈烺舉手按胸,回禮完畢:「今天呀是大家出院的日子,我秦俠歡迎你們歸隊。除此外呢,我還要送你們一份回營的禮物。」

說完,朱慈烺看向一旁的司琦與徐彥琦,點點頭。

見朱慈烺沒有趕自己走,不知為何,謝醫師卻對這支軍紀好得出奇的軍隊有了極大的興趣。這支軍隊不僅軍紀好,士兵們也與尋常見到如賊寇一樣的兵丁完全不一樣。大多數固然粗魯,卻一份赤誠之心並無幾分污染。而且,他們都格外擁有一種彷彿道德潔癖的東西。

如果……謝醫師知曉時間有一種叫做軍人榮譽的東西后,才會明白這支軍隊的普通士兵,所執著的地方在哪裡。

而朱慈烺眼下,便是在一步步強化士兵的榮譽精神。未完待續。

ps: 感謝:悲落三車六斗的打賞,感謝:我把死丟了?書友120116235547685?游逸之?思緒飄揚?抖m節操滿滿?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