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一章:開封危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開封危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既然答應了現結,又能包攬關稅官面與安全上的問題。自然,這些商人經商的成本比起別家就要減去一大截,依舊用市價賣給朱慈烺都是暴利。

當司琦接替朱慈烺將餘下訂單現場搞了一個招標會後,這些臨清來的商團頓時彼此爭搶得頭破血流了起來。

甚至,還出現了為了爭奪一個軍糧訂單而爭先恐後要捐贈大軍的事情。

看了這麼一番熱鬧的景象,朱慈烺只是停留了稍許就離開了。唯有一旁的常志朗擔憂地道:「大人……咱們訂貨的東西足足有將近五十七萬兩了。吃進這麼多,固然有一部分是軍需定然要用的。可其他的……」

「其他的……就是咱們發家致富的本錢呀」朱慈烺笑著拍了拍常志朗得的肩膀,道:「咱們山東鎮,往後就要成為天下最闊綽的軍鎮了。」

常志朗一臉猶疑,不過還是選擇了相信自信滿滿的朱慈烺。

與此同時,沒了朱仙鎮外的十八萬官軍,開封再度陷入了重圍之中,變得越發惶惶不可終日。

開封城。

城頭上,曾經浩浩蕩蕩,簇擁萬千的河南高官們再也不在城頭上遙望了。因為,他們寄予厚望的官軍就在三個月未戰先潰,被自己的友軍左良玉給搶掠了一把。隨後……諸軍潰退,一場大戰還未開啟就已經落幕。

如此堪稱荒唐的所謂大戰就發生在開封城上下軍民的眼皮子前。

消息傳來,如同臘月寒冬提前降臨讓整個開封城內都感覺到一片冰冷在心中縈繞。

至此……每天都要登上城頭鼓舞士氣的一干高官們回去了自家大宅之中,僅餘下開封城推官黃澍依舊在城頭觀望敵情,聽從哨騎傳回的軍情。

哨騎傳回的軍情很簡單。甚至城頭上的黃澍與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搶收麥子」

聽著哨騎軍情說完后,黃澍聲總社李光壂不住激潰骸霸來,這些闖賊一早就吃定了咱們開封城缺糧先前,闖賊撤兵,落下了兩萬石的麥子,數千頭牲畜,不計其數的軍需。咱們開封城的兵為了補足軍需。前前後後都在收這些,以至於放棄了應和朱仙鎮官軍的行動。早知如此,咱們就該裡外策應朱仙鎮的官軍,前後夾擊闖賊」

說到這裡。李光壂狠狠一握拳,隨後,又輕喃喃著道:若是如此……恐怕左良玉應該有一份打算,不會就這麼跑掉吧……」

李自成聚兵圍攻朱仙鎮諸軍的時候,就將無數在河南各地擄掠而來的軍需丟在開封城外的營地之中。

為此。城中官軍歡天喜地,朱仙鎮開戰之時就忙著搬運這些飛來的財貨。

「別忘了左良玉遣人射進的書信。既然左良玉一開始說什麼賊軍要趁機偷襲,讓我軍勿動,不就是為了方便自己逃跑嗎?」一旁的黃澍冷哼一聲道:「此等所謂朝廷將官,所圖只為私利,寄希望於此人身上,全然不可」

李光壂聞言,不由苦笑。

開戰之際,曾有十數精幹官軍飛騎突圍到開封城牆外,箭書入內。裡面。便是以左良玉的名義讓城內官軍小心闖賊埋伏,不要輕易出城浪戰。

儘管結合後來的軍情看,左良玉並沒有這個動機。其後丁啟睿的殘部回城,也表示沒有聽到這個消息。這個所謂箭書入內讓官軍不要浪戰的舉措大抵是闖賊的詭計。

可左良玉拋棄開封上下,誰還會費力氣給左良玉解釋,只恨不得不能生吞活食了左良玉。

想到這裡,黃光壂道:「確實如此。再來一次那般情況,我們也是只能先顧著城內窘迫,全力拖回一些軍糧軍需回來……」

「現在闖賊搶收麥子,顯然就是要斷我軍需。朝廷恐怕無力再來一次朱仙鎮合兵了……」黃澍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一幕。憂慮之色頓時浮現:「城中糧米,要不了多久就要盡了。」

李光壂聞言,焦慮道:「推官大人,必須出兵搶麥子」

「此事。我又如何不知道……」黃澍輕嘆一聲道:「若是出城去搶,又能讓誰出城呢?左所,南所,還是北所?亦或者,讓我去找楊維城?」

東南西北中五所總社都是本地民兵組織,這些人保開封的士氣與本事是有的。但讓他們出城搶糧米卻是沒這個戰鬥力,更沒這個覺悟。

楊維城則是丁啟睿標兵營的副將,也是城中不多的幾支正規軍。然而……丁啟睿潰師朱仙鎮,不說兵馬留存了幾分,至少標兵營上下是絕對沒有出城作戰的勇氣了。

其餘陳永福麾下的河南兵一來是不缺糧,二來一旦出城恐怕又為闖賊全力來攻,不能輕易動彈。

聽黃澍如此說,李光壂咬了咬牙,卻道:「總不能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將麥子都搶收了」

「對。」黃澍點了點頭,轉身看著李光壂,道:「所以本官會親自徵集城中壯勇隨本官出城搶收麥子。有本官帶頭,好歹能有幾分士氣罷。」

「大人,這太危險了……還是讓我去吧」李光壂聞言,頓時急切道。

黃澍搖搖頭,輕輕將手按在李光壂的肩膀上,輕聲道:「守好開封,若我有事,照顧好我的妻兒……」

說完,黃澍便站在城樓之上,回望一眼霧氣遮掩下,無數屋舍亭台樓閣的開封,最後大步下了城頭。

開封城,河南巡撫府。

高名衡擺擺手,將前來通傳消息的親隨揮退了出去。

在前兩次開封保衛戰中都成功保全開封的高名衡此刻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倦。

經過他與周王千辛萬苦的再三懇求之後,丁啟睿終於出戰了。卻不料,丁啟睿一番主戰,卻讓左良玉跑了。

不管左良玉的撤軍是否是侯恂的緣故,也無論左良玉自己如何狼狽不堪。

總之,一場堪稱青史留惡名的大戰就這麼稀里糊塗地敗了。敗得毫無理由,讓人毫無一點更多的希翼。

至此,開封解圍的希望就此落空。

城內除了多了幾千口吃白飯還要作惡的官軍以外,什麼進展都沒有。更加恐怖的是……

城內的人心,開始漸漸動蕩了。未完待續。

ps: 感謝 三車六鬥打賞,感謝看書者001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