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二章:人心動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人心動亂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最明顯的就是……糧食的危急開始浮現了。

李闖羅汝才袁時中等反賊再度圍困開封的時候,並沒有立刻開打。獲知這一消息,高名衡先是鬆了一口氣,但很快又是一口氣吊了起來。

事出反常必有詐。

高名衡糟糕的預感很靈驗。果然,沒不久,闖軍就開始收割開封城外的麥子。得到消息后,城內人心紛擾。而剛才,便是開封府推官黃澍帶著從五總社中徵集到的民勇開始出城搶糧。

所有人開始想起了一個格外嚴峻的危急缺糧。

開封是河南首府之地,雖然富庶,但畢竟是一座消費型城市,糧食全靠城外補給,一旦供給被掐斷,開封城將面臨怎樣的危機,所有人都能從史書中找到一個個可怖的詞句。

易子而食……觀音土……

黃澍能夠找到人出城搶糧,更能豁出去帶兵出征,高名衡唯有佩服。

但接下來,也意味著這個問題開始擺到檯面上,到了不得不解決的地步。

心念於此,高名衡望著案台上巡撫的大印,苦笑道:「和買糧米……在所難免了。來人,召魏先生來,本官……要和買城內糧米。這軍糧,絕不能動亂……要不然,河南本地的官軍都要軍心動搖了……」

漕門區里,總社鐵毅眉頭鄒成了一個川字:「這麼說,高大人下令,要強買了?」

鐵毅身前是個眉清目秀,有些俊俏的十六少年,正是鐵毅的表弟,馮潭潭。

馮潭潭回道:「巡撫大人的命令倒不是這麼說的。只是那些差役得知咱家還有幾百石米,就放下了二十兩銀子,說是買五石麥子的錢。」

聽馮潭潭說完,鐵毅揉起了腦袋:「所謂詩書傳家,也就攢了這麼點底子了,還被人這麼快摸清楚了。不過……這也虧得我還是漕區總社,手底下有千把來人。若不然。這差役就得剋扣這二十兩了。罷了,潭哥兒,你就找人拿五石頭麥子過去。這事,不用再管了。還有……咱們漕區也得買糧食。保障軍糧供應。若不然……過不了多久,有銀子也沒用了」

「那……咱們也按官價?」馮潭潭疑惑道。

鐵毅見此,微微搖頭:「雖說圍城之前,咱們的銀子買進來一石麥不過二兩六錢,但現在……城裡的市價恐怕都突破五兩了。俺們按照市價買。五兩一石。而且也別說什麼讓人送來,我調撥兩百人過去。這事兒,讓勇哥兒管好錢,上門去買,上門去拿」

鐵毅說完,忽然就見外面一聲怒斥傳來。

「沒丈眼睛的東西,巡撫大人的命令下來,誰敢不奉?這時節,再鬧,宰了你都沒二話俺們奉了巡撫大人的令。買你錢糧,三兩銀子已經夠給你臉了。要是再敢頑抗,房子給你拆了」鐵毅推門出去,頓時看到一個開封府差役班頭領著幾個壯班捕手衝進了一戶人家裡頭。

不多時,就見這些差役捕手眉開眼笑,各自拖著一個個大包小包走了出來。

門前,一個面容慘白,帶了幾分風韻的女子抱著一名差役的大腿慘叫著:「官爺……可憐可憐奴奴吧……奴平生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三十石米就是奴家母女救命的糧礙…」

「晦氣……晦氣……」這名差役使勁用腿甩開,用力蹬著這女子。卻怎麼都甩不開:「你這寡婦,莫要纏著我了再纏著,這買糧的錢都被想要了。」

說完,那差役就丟出一包銀子。又是狠狠一蹬,甩開寡婦,一邊拍著褲腿,一邊喊著道:「真是晦氣……不過這徐寡婦……還真有錢,嘖嘖……」

「欺人太甚……」馮潭潭怒火勃發,臉上滿滿都是義憤:「這不是搶嗎?」

見此。鐵毅卻只是輕嘆一聲道:「看出咱們開封沒了糧食的人……可比你我想象的要多。你真以為徐寡婦鬧是為了攔住他們嗎?只是……不想再讓買麥的銀錢都沒了……」

「可是……可是巡撫大人明明下的命令是四兩銀子一石麥子氨馮潭潭義憤不見。

「總好米沒了……賣米的錢都沒了」鐵毅卻只是一臉木然:「你若真可憐她,便給她找一個能拿動怠U饈賴饋…越來越亂了……」

忽然……

就當鐵毅剛剛說完,卻見城門方向,漕區一個社兵慌慌張張跑了過來,哭喪著臉道:「總社……總社……那伙殺千刀的賊兵……他們……他們……」

「他們把城外的麥田全都一把火燒了,全燒了……黃澍大人回了城,今天就搶回了十七石麥子……」

聞言,鐵毅與馮潭潭相視一眼,都是心下猛沉。

與此同時……

街頭巷尾之中,慘叫怒吼之聲似乎更加頻繁了。

周王府里。

朱恭枵久久盯著手頭的聖旨看來看去,又看了一封蓋著一個清清楚楚,毫無虛假太子大印的書信,煩悶地將這兩樣丟在了桌案上。

「這都是什麼事氨朱恭枵抱怨完了,輕嘆一聲,還是拿回來,將聖旨仔仔細細看了一遍,這才又仔仔細細收好。

聖旨么,大明本就有規章,不得污損。而另外一封書信,更是朱恭枵煩悶的源頭。只不過,此刻的朱恭枵卻是完全沒心思看,只是看到了上頭的大印就感覺分外無力。

「荒唐,荒唐……荒唐堂堂太子,要到開封來?要到百萬賊兵圍攻的開封來?還嫌這開封不夠亂嗎?」朱恭枵咬著牙,又拿起桌案上的一封邸報,冷笑一聲,重重丟掉。

上面,山東鎮在東明縣大勝李自成麾下李岩紅娘子所部兵馬數萬的文字赫然入目。

但這些東西,朱恭枵壓根不信。

現在的軍報,除了上面的人名一般不錯,其他的內容十有**都是虛的。至於什麼大勝,朱恭枵完全不抱希望。在他想來,最多不過是山東鎮的兵因為要護著太子的原因,這才拚命死戰擊退了闖賊。

頂多一個擊退不敗,怎麼可能有這種擊潰戰的大勝。未完待續。

ps: 感謝借問承恩者,雙眉幾許長的打賞~感謝思緒飄揚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