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七章:敵我虛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敵我虛實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六千兵,的確也是如老十七所言,是朱慈烺部署有方,訓練得力來的。

朱慈烺一開始的骨幹兵力其實只有老十七的身邊的一百親衛,以及五百從京師裡帶出來的兵。

經過朱慈烺在臨清整頓,又在東明一場大戰後。這五百曾經的新兵已經迅速成熟成了老兵,不少都成為合格的初級軍官。而這,就緩解了朱慈烺一直以來擴軍最大的困難:軍官荒。

儘管朱慈烺已經開始不斷加速各類練兵操典書籍的撰寫,隨軍武校也很快就會在親衛隊中開辦。但這樣的長遠之計卻無法解決軍官荒的燃眉之急。

還好,東明一戰勝利后,大量優秀的軍官種子通過實戰得到鍛煉,脫穎而出,得以迅速成長成為勉強可用的基層軍官。

同時,經歷過東明一戰後,臨清營併入山東鎮,兩者都已經徹底落入朱慈烺的手中。再隨著傷兵陸續返回,曾經總兵力達到八千人的山東鎮加臨清營雖然總人數減少到了六千,但餘下的都是經過實戰的老兵,真正戰力上反而大幅度增加。

有了五百骨幹,又有了一支經過東明一戰鍛煉的士兵作為基底。經過朱慈烺一番重組,有六千軍力的嶄新山東鎮就這麼出來了。

最終,在朱慈烺手中已經有親衛兩百餘人,鎮部三百,步卒三千,炮兵一千,騎兵五百,輔兵一千的局面。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讓一支曾經內耗不休,新兵剛出爐的新軍有了幾分強兵的氣象。這其中,如何不是朱慈烺妙招迭出的結果?

穩定發放的糧餉,嶄新漂亮的軍服,豐厚充足的酒肉且不說。哪支官軍會如朱慈烺真正尊重軍人?

而且,這種尊重並非是虛假的。而是用軍功章,用榮譽,用無數錢糧堆上去的。

如隨軍醫院這樣費時費力的東西,哪個將官捨得?

至於榮譽這樣一個概念。老十七幾十年下來,是第一次在朱慈烺這裡聽到。也是第一次,在朱慈烺這裡明白,更切身體會到。

在朱慈烺的手中當兵。那是真正頂天立地的好男兒。

這樣一個信念一旦鑄就下來,這些樸實漢子所爆發的強大力量,完全超出了老十七的想象。

當然,困擾著這支軍隊戰鬥力提升的地方還有很多。比如一直困擾著朱慈烺的軍官荒。不僅是基層軍官,更是高級軍官的短缺格外愁人。再比如文化水平的不足。通過實戰鍛煉起來的軍官們成長潛力短缺不一。以及讓朱慈烺擔心的泥沙俱下的擴軍會存在讓人意料不到的隱患。

但朱慈烺此刻顯然也沒有更多的時間慢慢解決了。

這一仗,朱慈烺沒有親手去參與,而是放手給了劉勝徐彥琦等將官鍛煉經驗。

儘管,在朱慈烺的看來,登陸戰中出現了太多諸如各部協調不一,軍令傳遞混亂等錯誤,搶灘戰中炮火支援效果甚微的漏洞,以及一系列不大不小的錯誤。

但朱慈烺除了在後方彌補以外,卻並沒有干涉。

戰局打到現在,一切依舊在掌控之中。

疏漏太多僅僅只是朱慈烺的要求很高罷了。駐守柳園口渡口的闖軍顯然沒有朱慈烺要求中的敵軍那麼強大。

面對船上炮火,地上槍彈的進攻,數度發起衝鋒試圖奪回渡口的闖軍依舊是成片成片地倒在地上。

而他們的進攻儘管已經到了第三輪,但朱慈烺的千里鏡里,陣列依舊是密集衝鋒。甚至,儘管柳泉的炮船已經開了三輪,但闖軍軍中的炮火卻依舊打不中黃河上的官軍炮船。

「蘇fng兒,駐守柳園口渡口的兵,在闖賊之中能排得上號么?」朱慈烺看向一旁一個穿著素白護士服的女子,笑道將千里鏡給了蘇fng兒。

此人。自然就是投降了官軍的紅娘子所部俘虜了。

要不然,闖軍之中也沒有別家還能有女兵了。

蘇fng兒接過之後,好奇地琢磨了一下,很快。就眯著眼睛觀察了起來:「大人。小女子看了,這兵應該是袁時中麾下劉托天的兵。而且,上去打的都是些流民壯勇,並沒有劉托天身邊披甲的戰兵。這樣的兵,放進闖王麾下怕是連第三等都算不上。」

「哦?」朱慈烺好奇地問起了蘇fng兒闖軍之中的情況。

而蘇fng兒呢,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李自成的軍隊很有特點。他們抓十五歲到四十歲的男子作為預備兵員。通過嚴格的訓練存活下來的人才能夠成為主力步兵,在戰鬥和同樣殘酷的訓練中表現突出的步兵才能最終成為騎兵。

合格的步兵還會根據斬獲勇武的水平得到甲胄,有綿甲,也有鐵甲。精銳的騎兵都有三到四匹戰馬輪番騎乘。甚至有流言說,這些戰馬的餵食也很特別,流寇會剖開人的肚子作為馬槽,把草料放到裡面和著人血喂馬。這樣喂出的戰馬到了戰場上,見到敵人就揚蹄磨牙想去吞噬,其狀態就像虎豹看到綿羊一樣,連看人的眼神都和尋常騾馬不一樣。

對於這樣的傳言,朱慈烺一笑置之,沒有評論。

同時,每名主力騎兵根據騎兵本人的水平,又可以配有一到十個裹挾的百姓作為輔兵,有牽馬扛東西的,有伺候飲食的,各自分工不同。這就是說,他們的主力兵員是賣命的,除了打仗訓練之外不用操心其他的任何事情。同樣是屬於戰鬥兵員。

李自成同時規定,行軍路過城邑時,任何人都不許住在房屋內,必須在布質的帳篷內宿營。紮營后就地考校各部的騎射操練,有時他本人親臨參與。部隊日落後不久就休息,一般不會夜間行軍,每天四鼓時分起床吃飯,然後列隊聽令。臨陣對敵時,前面的人如果回頭看一眼的話,後邊的人就可以把他殺了以肅軍法。此外,他們還把殺的人浸上油立在地上點燃,正所謂「束屍為燎」。通過這樣一系列嚴肅軍法的手段,闖軍的確擁有了遠超尋常官軍的戰力。

同時,朱慈烺還很玩味地了解到。闖軍此刻已經越來越脫離流賊的性質了。未完待續。

ps: 感謝煩惱之物 打賞了 100 起點幣~

感謝兩位讀者的月票~上甲微 投了 2 票 核動力兔子 投了 1 票

每天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有本書最新消息里刷出新消息了,有未曾被遺忘,未曾被放棄的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