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章:戰時與故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戰時與故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遠處,紅娘子在高處上看著兩方接戰。

左右兩側的火銃兵不斷打出鉛子,將中間最為密集的壯勇一片片打落。而最中間,密集的長槍不斷攢刺接戰的壯勇。

這樣的攢刺,讓握著長槍的紅娘子身子微微顫抖了起來:「這長槍用料,怕是一桿得要五兩銀子至少是夾鋼的槍頭,那槍桿,更絕不是尋常的木。至少一丈長的槍,這要多貴的樹」

一旁,潘勇忽然驚呼道:「第二隊壓近了,距離官軍的火銃兵只有三十步了」

眾人齊齊望過去,果然看見第一隊只是剛剛接陣就已經被打殘。

這對於壯勇身後的黨守素所部而言,卻算得上是個好消息。

因為,第二隊上千壯勇開始吼叫著,加速沖了過去。

「拿回一根火銃,升騎兵斬官軍一人,榮升百人隊長」第二隊的身後,十數騎士縱馬高喊。

他們的身前,上千壯勇果然已經靠近火銃兵。

張永看著手下兩百餘名火銃兵,道:「預備隊,上,開火後退裝彈」

三十步外,五十餘桿火銃被立了起來,一陣開火后。官軍左右兩翼頓時開始後撤。

更加讓紅娘子眉頭猛地擰緊的是

又是三排官軍挺著長槍,在左右兩翼數百火銃兵後撤之後,挺身而上,擋住了闖軍壯勇的追擊。

眼看著又是上百桿鋒銳的牆頭劃破無甲的皮膚。升騰起了一處處血霧。

紅娘子指著軍陣道:「現在,官軍將自己的軍陣擺開成了一個半圓,而他們的身後。則是一波至少三百人從未動搖過的生力軍。」

這意味著,即使闖軍壯勇再付出數倍的兵力與雙亡從兩翼繞開保衛過去,也會發現,他們要依舊無法動搖官軍的軍陣。

而現在,第二波衝上去的闖軍壯勇又一次被殺潰。而眼前的官軍,依舊沒有動搖的跡象

忽然

潘勇微微嘆氣道:「火銃兵裝彈完了。」

「這隻有不到八十息的間隔」紅娘子喃喃著,他看到左右翼槍兵重新朝著身受重壓的中部移動的時候。輕嘆了一聲:「這一波又廢了。」

此刻,莫高冷漠地率領著第五波壯勇朝著戰場進發。

儘管面對至少兩倍於己的壯勇。官軍依舊未見到力竭的趨勢。

看到這裡紅娘子轉身離去。

她絕不會以為這這八千流民壯勇還有機會衝散官軍的軍陣,這是黨守素用來消耗官軍士氣、體力的辦法罷了。

只是眼下的情況來看,但就是這麼一個目標,闖軍恐怕也無法達到

闖軍迎來了一個硬骨頭。朱仙鎮之戰。絕無可能複製。

在沒有任何一方要決戰的情況下,黨守素的此舉不過是徒勞。再沒有任何一方要決戰的情況下,這一戰後很快就會陷入僵持。

「紅娘子」就當紅娘子看著戰局發獃的時候,帶著紅娘子親衛的劉燕兒湊到了紅娘子的身邊,輕聲道:「來了個姐妹,說要見紅娘子。」

紅娘子微微皺眉,有些不解:「是誰」

「蘇鳳兒」

與此同時,當朱慈烺處理完了軍務后,旗艦里。又來了一個舉動精幹的男子。

只見張鎮不疾不徐,神色嚴肅地對朱慈烺道:「大人,屬下已經帶劉澤清試探過了。軍中對劉澤清的出現並無其他反應。家丁營統領劉奎奪馬而走。劉澤清也沒辦法繼續發放餉銀。為此,山東鎮的家丁營實際上也是人心散荊大人打亂了編製后,這些人都不再認劉澤清了。」

朱慈烺點點頭:「知道了,讓他進來吧。」

張鎮聞言,頓時一禮退下,沒多久。一個豹頭環眼的男子腳步緩緩,目光獃滯地走了進來。

朱慈烺靜靜地看著眼前這個人。儘管已經有了一些心理準備,但真正見到了還是不由輕嘆道:「劉軍門變化有些大呀。」

朱慈烺的身前,自然就是山東鎮總兵官劉澤清了。

而此刻的劉澤清,的確是堪稱變化巨大。身形容貌依舊沒有幾分改變,但沒了精緻威武的山文甲,沒了一鎮總兵官大權在握的心氣而今的劉澤清,就是丟盡乞丐堆之中都看不出什麼變化

朱慈烺可以看得出來,今日劉澤清來見朱慈烺,顯然手底下還是有人給劉澤清拾掇了一下的。至少,沒有滿臉絡腮鬍子,也是沒有瘋長散發著奇怪氣味的頭髮。再加上一身乾淨的素淡短袍,好歹沒有直接帶過來一個乞丐模樣的劉澤清過來。

畢竟,現在的劉澤清還是山東鎮總兵官呢。

雖然已經是一個事實上被朱慈烺奪取全部權柄,更惶惶不可終日,隨時可能被以逃兵之罪問斬的階下囚

劉澤清可是知曉,劉可成與阮應兆這兩員劉澤清麾下大將都已經被朱慈烺問斬了的。

一想到鬼頭刀下人頭落,這酷暑天里,劉澤清依舊感覺到徹骨的寒意讓他直接打了一個哆嗦。

雙眼迷茫地看著眼前的朱慈烺,劉澤清眼中藏著恐懼。

劉澤清半生戎馬,真正逼急了未必沒有橫刀一死的決心。但人這種動物,就是一種奇怪的生物。

若是真的知道自己必死,恐怕就會變得格外平靜,無論是慷慨赴死,亦或者屈膝求饒,這決定做下來總歸是乾淨利落,不會讓心中七上八下的。

但劉澤清雖然被朱慈烺拿住了逃兵之罪的罪證,卻一直沒有對劉澤清宣判。這種引而不發,懸而未決的狀態讓劉澤清一顆心七上八下,久久難以平靜。一會兒是想著跟著部將劉可成等人而去,一會兒又是祈求能夠僥倖逃命。

這種折磨,更加讓劉澤清感覺痛苦。

偏偏,被軟禁后的劉澤清只能呆在狹小封閉的房間里,無論如何哀嚎都無人搭理,不管是求饒還是怒吼,他都只能聽到自己的迴音。這個時候,劉澤清算是徹底感受了一番無權男兒階下囚處境。

於是,儘管朱慈烺並未動用刑罰。但此刻的劉澤清卻是神情萎靡,雙目失神,彷彿渾身精氣神都被抽幹了一樣。未完待續

ps:月票感謝,多謝思緒飄揚投了1票

ksuper投了1票

我愛越野車投了1票題外話,今天辛苦改到現在,只想說我昨天都寫了啥繼續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