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三章:新任督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新任督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離開了山東一地的支援,秦俠想要得到補給那就艱難了。就愛上網 。。這方面來說,黨守素將軍一戰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一次於我們而言損傷不大的戰鬥卻可以讓秦俠清空了積蓄,軍需補入更加艱難。要知道,火石鉛子之物是一向昂貴難得的。」

「再者……秦俠一到開封,就急著進兵救開封,卻忘了……這山東一地光是督師就有兩個呢。到現在,山東一地的督師怕是有第三個了。秦俠區區一個山東鎮監軍,根底薄弱,卻如此出風頭。這在官抄…從來不是好事。更不會讓現在的河南官軍統帥樂意1

「莫忘了,朱仙鎮一敗,正是因為官軍將帥不和,諸部用心不一。而秦俠想要敗我大軍,六千強兵再強也無用,必須盼著其他官軍一體用命。比如左良玉,比如虎大威,比如城內陳永福。想要他們用命,又不得不依賴於侯恂的力量。」

「但……能嗎?若是真的能,丁啟睿也不會敗在朱仙鎮了1

李岩說到這裡,眾將紛紛重新恢復士氣。一時間,雪恥之聲不絕於耳。

「幸甚,李岩入我麾下。」李自成心中喃喃,強行按住這句話,並沒有說出。

封丘縣。

侯恂近日很煩悶,如果要趕時髦來一句的話,那就是:本官人心裡苦埃

是的,侯恂的心是苦澀的。

尤其是得知朱仙鎮潰敗之後。更是如同吃了成斤的黃連一樣。

左良玉率先潰退,十八萬大軍煙消雲散。河南此刻的戰局也就成了一個爛攤子。而這個爛攤子,顯然就是要侯恂去接盤。

侯恂很不想去,所以他已經寫了一封奏章,奏請皇帝陛下權且放棄河南。只要讓闖賊暫不擴散,咱大明就還有希望……

只不過,侯恂的這封奏章還未發出去。他就見到了四名渡過黃河,送來緊急求救信函對此河南省司的信使。

接到河南求援的書信侯恂並不意外。事實上。在得到朱仙鎮戰敗后,河南就陸陸續續發了許多求援侯恂的公文。

但這一次,一連看到四名傳信信使,侯恂感覺不同尋常。

當最後一名渾身汗濕的信使被親隨攙扶進來的時候,侯恂問道:「開封城裡出來了多少名報信信使?眼下開封城被闖賊重重包圍,就算夜色突圍求援,恐怕一路上也要橫遭攔截吧。而且,這河面上亦是有闖賊駕船攔截,你們突圍恐怕不易。」

那騎士將求救公文交上去。這才喘著粗氣,道:「還請侯大人知曉。城中一共派了十八人突圍出去遞信,小人是最後一個出腮幸小人一路拼殺,僥倖黃河上又沒了闖賊的船。聽聞是有了其他官軍,所以渡河向北還算出順暢。不知……大人可見到了小人其他兄弟?」

「加上你,應該一共有四人。至於其他……」侯恂說完,輕嘆一聲,收了公文,道:「來人,好些安頓這些勇士。」

派出了十八人。卻只有四人成功突圍到來。

且不說城內守軍一連放出十八名死士傳信這手筆,就是十八人只出來了四人,亦是可以看出而今開封被圍之酷烈。

「這河南情勢,委實危急萬分了……」侯恂心中想著,拆開了書信。只是一看到上面的字句,侯恂頓時失聲道:「怎麼可能?」

就當侯恂驚呼出聲的時候,門外,一人腳步聲匆匆,急忙趕了過來。

侯恂久久凝眉,卻沒有反應到門外響起了腳步聲。直到來人接連喚了三聲,侯恂這才抬起頭看向來人:「原來是我兒朝宗。你怎麼來了,急匆匆的,也不先說一聲?」

侯恂一邊說著,一邊收起書信。隨後,看著侯方域,侯恂的聲調有些有氣無力。

侯方域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一茬,而是帶著一些鄭重道:「父親大人。這是京師周相的密信,孩兒剛剛收到,見傳信之人道是情況緊急,孩兒便匆匆送過來了道喜了,京中已經確定,總督湖廣、四川、河南軍政督師由父親大人確認。還有……黃河南岸傳來軍情,事情頗為緊急,孩兒這就急忙趕了過來。」

「督師三省算得上什麼喜事?丁啟睿留下來的就是一個遍地糜爛的深坑罷了。」

「到底什麼事情竟然算得上情況緊急?又哪裡來的這麼多緊急之事?」侯恂不耐煩地抱怨了句,看起來心緒很是不佳。

侯方域聽此,頓時低著頭,恭敬地將周延儒的密信高高舉起,遞到了侯恂身前。

見此,侯恂擰著眉頭,也知道是自己心神不寧亂髮脾氣。定了定神,侯恂伸手過去,接住了侯方域手中的書信,隨迅速拆開,一目十行閱讀了起來。

只是侯恂這一看,侯方域頓時叫苦起來。

侯方域將書信遞交上去以後,便保持著遞信的姿勢低著頭沒有言語。侯家家教頗為嚴格,侯方域在侯恂面前自然是格外恭敬。此刻,見侯恂沒有說話,侯方域也是低著頭,不敢動。

就這麼忍了三十息,侯方域卻依舊沒有等到侯恂的聲音。

良久,侯方域終於大著膽子去看,頓時發現那封書信已經悄然飄落在地。上面……

「太子在開封,內閣無不震動。陛下急切,欽封太子為為五省兵馬大元帥以全太子。現皇命既下,內閣無敢忤逆,又以賢弟為總督河南、湖廣、四川諸軍,代丁啟睿總剿賊事……此戰開封不得放棄……須速救……」

短短几行字入目,侯方域頓時感覺一陣震驚。萬萬沒想到,周延儒緊急傳來的密信竟然是太子早就不在宮中,而是跑到了開封來。頓時,京中傳言太子南下監國的無數流言浮現腦海,侯方域頓時感覺渾身一陣燥熱。彷彿……讓侯方域發現了一個黃金俯首可拾的新大陸。

此刻,再當方域再將目光落到侯恂的身上,看著侯恂皺著眉頭的景象后。侯方域眼珠子一轉,卻是諸多念頭湧上心頭。

「父親大人……可是在擔心而今局勢,無處破解?」侯方域低聲道。未完待續。。

ps:感謝打賞~

悲憤的元首?打賞了?1888?起點幣

袁yh1234567?打賞了?100?起點幣

感謝月票~因為起點數據沒有保留更多,所以只能找到最近五條的,當然微言記得大家的投票,拜謝~

我把死丟了?投了?1?票

永遠的輝夜姬?投了?1?票

圍棋愛好者?投了?1?票

54大小姐?投了?1?票

悲憤的元首?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