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四章:陰謀詭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陰謀詭計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侯恂聞言,輕輕「嗯」了一聲,聲音低沉:「闖賊已然今非昔比了。破洛陽后,闖賊借大旱之機實力膨脹,河南一省之力為其所用。再加上於洛陽設官留銀,精兵強幹,已然有一番新銳之氣象。而我官軍,屢戰屢敗,督師喪命其手非一二人。現在朱仙鎮新敗,大明官軍已然乏力。如此開封已成我大明之泥潭深坑了」

聽侯恂如此說,侯方域卻是目光炯炯,看著侯恂道:「父親大人,孩兒卻以為,此事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或許可以發覺這是一個大大的機會呢」

「嗯」侯恂微微一皺眉,看著熱切的侯方域,想要斥責孟浪,卻發現眼下的侯方域再也不是十來歲的少年了。而今的侯方域,是一個已經中舉,試圖一展胸懷的年輕士子了。

想到這裡,侯恂點點頭,示意侯方域繼續說。

見此,侯方域頓時神情激揚,連聲道:「父親大人如今河南之局,天下聚焦望來都是畏途。可太子殿下的出現卻是一個轉機以太子殿下之安危,必使各方軍鎮無人膽敢輕忽。以此號令軍鎮,誰敢不從」

侯方域說完,頓時五指狠狠一握。彷彿,那個將自己一番蹂躪的風塵俗吏就這麼被自己揉捏在手,隨意羞辱

對於侯方域的說法,侯恂稍稍思慮便微微點頭,算是贊同了。

這一點上,侯方域沒有說錯。大明儲君、太子就在開封被圍。這下子,援救開封自然就變得更加重要了。朝廷上下都會側目,開封軍情更加緊急。而這,也顯然是加重了侯方域的權柄。

正所謂有多大的風險,便隱藏著多大的好處。

若是能夠保住開封救了太子,那侯恂豈不是青雲直上,好處無限

想到這裡,侯恂臉上的表情就漸漸鬆弛了起來,只是還有幾個疑慮在心中讓侯恂下意識有些沒有把握:「話是這麼個道理。可你也知曉。我手中除了從京營帶來的兩千兵以外就沒有其他兵了。」

侯恂還是比孫傳庭消息更加靈通的。孫傳庭出獄的時候,見皇帝一個勁噓寒問暖,頓時感動得大話一出,彷彿中原大地上的賊寇輕易就可平定。

但眼下的大明朝廷無論是錢糧後勤。還是朝廷威信,亦或者其他強兵都是缺缺。這次,朝廷能夠實給二十萬兩軍餉到侯恂手裡,就連侯恂自己都感覺不易。而且,朝廷的最後一支主戰部隊在遼東松錦大戰覆滅以後。其他的軍頭就不太聽話了。

侯恂若以為靠著自己手中兩千戰力稀鬆的京營就以為能夠平定亂局,那顯然是做夢。

聽侯恂這麼問,侯方域頓時就低聲笑道:「父親大人,這又正是孩兒想說的了。請大人再看孩兒今日送來的軍情。山東鎮的官兵到了開封柳河口渡口,正與闖賊鏖戰呢。這可是一支強兵埃能夠在野戰上主動迎戰,擊敗闖賊麾下大將李岩、紅娘子所部闖賊。這樣的兵,正是父親大人揚威河南的臂助」

侯恂微微頷首,但稍稍一想就搖頭道:「山東鎮是有強兵,但想要山東鎮跟隨我拚命卻不容易。光是一個救援太子的名義還不夠。其實,山東鎮能入河南至少說明是王命之下。朝廷所依的。但你看看保定兵虎大威,湖廣兵左良玉他們那副軍頭德行。光靠朝廷權威,光靠名義。他們或許會過來湊個面子。但要想出力死戰,非得我手頭有讓他們忌憚的東西才姓。此輩武夫,畏威而不懷德。光靠軍餉厚恩不足氨

被侯恂這麼反駁,侯方域卻沒有沮喪,而是更生出了一個微妙的冰以,用山東鎮的軍功來逼迫他們不得不奮起。用山東鎮來壓服他們不得不救援豈不是更好況且,父親大人有所不知,這山東兵的強大其實另有隱情。」

「哦」侯恂額外看了一眼侯方域。他倒是聽說過侯方域在臨清吃癟的問題。現在看來。山東鎮這裡頭所謂另有隱情侯方域侯方域還真是知曉的。

這樣一想,侯恂倒是有了點興趣:「朝宗說罷。」

侯方域聞言,頓時雙目發光,低聲道:「這山東兵之所以能打。主要便是因為有一個財主。就是而今山東按察使司監軍山東鎮兵備僉事秦俠。他捏住了山東鎮的財源,厚賞重勇夫,故而這才讓山東鎮能夠煥發戰鬥力。父親大人那秦俠剛剛上任臨清不久,就一個勁想著要進開封城解圍。這般風塵俗吏妄想奪此天功,這是不自量力呀」

「說重點。」侯恂輕輕看了一眼侯方域。

侯方域面色一訕,低聲繼續道:「只不過。一閃豈容二虎。秦俠與劉澤清一向不和。只不過是劉澤清不得不借重秦俠財力,這才容忍。那秦俠固然是有些計謀,但畢竟不比父親大人老謀深算。到時候,一紙公文調撥進大人的幕府之中暫且從事。這開封到臨清千里之遙,誰能救得了他」

侯恂沒有開口,但熟悉侯恂的侯方域知道,這是侯恂心動了。他在考慮推演。

一念於此,侯方域繼續道:「況且,咱們上頭有周相在,吞了榷稅分司的財源豈不是輕而易舉聽聞那榷稅分司而今一年能入稅銀三十萬兩,顯然是橫徵暴斂,非我輩清流正義之士掌握,才能不傷百姓氨

聽侯方域說到這裡,侯恂的表情就更玩味了。

「總之拿了財源,山東鎮的強兵便可為父親大人所用。有了山東鎮的強兵又有救援太子殿下的大義在,那父親大人一紙號令就不再是虛文。這個時候,再讓汝寧的楊文岳、虎大威來援,讓襄陽的左良玉來戰。這河南一戰,未免沒有一舉平定的可能」

侯方域說完,侯恂騰地站起身,在廳中走來走去。

他在思慮侯方域所言。

原本,侯恂還只是用解悶提攜兒子的心情聽侯方域說這些。但現在,真正聽了侯方域這麼一番解說,他真的就被說動了。

這事還真的可行未完待續。

ps:感謝思緒飄揚 打賞了 100 起點幣

感謝月票

書友120116235547685投了1票

白蓮覺投了1票

shanbeng56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