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五章:無禮失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無禮失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其實,侯方域不知道的是。就是沒有全新朱慈烺的時空,在崇禎十六年的時候,劉澤清也是率領山東鎮六千兵聽從侯恂命令救援開封的。那時的劉澤清進了南渡黃河后首先也是攻佔渡口,激戰兩日,順利奪取黃河渡口。

如果不是山東鎮突然間發生了營嘯讓山東鎮連夜退兵,恐怕開封也不會真的變作一處死城。

而今,比起歷史上的開封之戰顯然有多了更多的意外。

山東鎮顯然是比歷史上的山東鎮更加強大了,而且也提前來了大半年,戰機上大大領先。

從這方面來說,如果侯恂能夠抓住山東鎮,一改往日的消極被動,還真的能夠和李自成打一打,說不定真的就摘下了這驚天之功。

這樣想著,侯恂終於心下怦然大動,開始仔細推演了起來。

朝廷的法度在文官之中的體現自然就是官大壓一級。秦俠只是一個五品監軍,要抗四省總督的命令還真是很難辦。更加讓侯恂有心裡優勢的還有秦俠並非科舉出身,不是朝廷正途。

要知道,以陳新甲舉子的身份擔任兵部尚書就已經惹得不少人非議。秦俠一個頂多監生雜途的身份,實在是讓大多數進士出身的文官視之為異類。

自然,朝廷法度上拿捏一個秦俠,還真沒什麼難度。換做侯恂自己易地而處都百思不得化解之法。

至於其二,侯恂也不用擔心。

在侯恂想來,文官對武將之所以能夠佔據強大的優勢,一來是傳統的重文抑武的思想,二來就是朝廷權威的側重。前者不提,後者嘛,無非是朝廷法度與軍需後勤。

這一點上,山東鎮就顯得與虎大威、左良玉不同。山東鎮畢竟靠近京畿,朝廷掌控能力強。山東省司也比河南、湖廣更加強力。尋常朝廷重文抑武的法子用在山東鎮身上還是有作用的。

至於後勤糧餉,侯恂手中有二十萬軍費。待到軟禁了秦俠,再派人收了榷稅分司。到時候,有榷稅分司一些錢糧,再奏請朝廷再撥付錢糧。再加上周王這麼一個錢袋子。侯恂也不用擔心軍需匱乏。

有了這麼多軍費,砸出去,到有不少把握可以讓山東鎮上下用命。畢竟,劉澤清是周延儒提拔起來的,兩人之間還有些香火情。

想到這裡。侯恂竟是發現,侯方域這法子還真可以用

一念及此,侯恂暢然大笑:「好,好,好我兒聰慧,為父豁然開朗。就這麼辦

見此,侯方域也是跟著嘿笑了起來。

沒過多久,柳園口碼頭上,一艘快船疾馳而來,一人匆匆下船。便有人迅速牽馬。不多時,下馬之人騎著快馬,掛著軍中通行旗號,沖入柳園口軍營之中。

山東鎮軍營。

剛好出去傳令的司琦看了一眼急匆匆走過來面無表情的張鎮,眼中劃過一絲忌憚。對於這個軍中相傳的神秘人物,他決定保持敬而蘊,低頭讓開,既沒有打招呼,也沒有顯露倨傲。

張鎮更是彷彿沒有看見一樣,徑直走進了船艙。

「大人。河北封丘有報。」張鎮話語乾脆。

朱慈烺點點頭,吩咐老十七清常隨後張鎮開始迅速說了起來。

聽完,朱慈烺微微眯起了眼睛,朗聲道:「老十七。擂鼓聚將,讓各部將官準備軍議。」

「張鎮,你去招呼好劉澤清一會兒隨我去白虎節堂。」

所謂白虎節堂,其實就是朱慈烺軍中專門商議軍情的場所,也是召集眾將,發號施令的地方。當然。這是之前山東鎮的做派。朱慈烺拿住了山東鎮以後,對這種小事也沒變動。

兩個時辰后,又是一艘快船上了黃河南岸。

一副翩翩公子模樣的侯方域似乎風度不減,招呼著另外一個身著從四品官服的文官上了碼頭,隨後兩人便左右相顧,仔細打量起了這柳園口。

一等到那個從四品品文官上了岸,侯恂回望過去,看著左右數百艘船依次在柳園口接駁,不由嘖嘖稱奇了一聲:「王大人,這山東鎮好大的威風嘛。」

被稱作王大人的是河南承宣布政使司督糧道參政,王謙之。

王謙之聞言,卻是向南岸,忽然驚嘆出聲道:「山東鎮在東明、柳園口兩戰看來不是虛報了。能一戰奪得渡口,還能這般悠然打掃戰場,山東鎮果然強兵埃」

侯方域聞言,頓時也跟過去看。果然發現,此刻的柳園口渡口上依舊還有人打掃戰常

戰場上大部分的傷員都已經被清理走了,實在沒得救的重傷員也被區分情況帶走。敵軍的,一般是補刀送西天,官軍的則大多都收治了,也有少部分繼續醫治也是痛苦的,也會由幫忙送一程。

而今,依舊還在打掃戰場的則是最為痛苦,卻又頗為歡喜的一幕。

因為,官軍在搜檢屍海所謂搜檢,一部分當然就是收屍焚燒,解決後事。而今天氣酷熱,不處理是要出瘟疫的。

至於另一部分呢,自然就是收拾斬獲了。朱慈烺對於戰利品的要求是不私藏,都充公。但是,朱慈烺卻也規定了戰利品會有三成用在軍需上。現在搜檢戰利品,自然很快就能被犒賞一頓,大魚大肉是肯定有的,酒就要看情況了。

侯方域望過去,看著官軍打掃出的金銀玉器各色戰利品,自然是目光複雜,沉吟一聲道:「王大人,這山東鎮,真乃強兵埃」

王謙之擔任河南參政,其實是朝廷恩准,讓侯恂從夾帶裡帶進河南的助手,並不是之前就任河南的官員,可謂侯恂是心腹。

聽話聽音,王謙之深深看了一眼侯方域,緩緩點頭。

此時,碼頭上走來一位文士,氣度不凡,碼頭上的將官還頗為尊敬地打著招呼。

此人,便是朱慈烺麾下幕僚常志朗了。

常志朗笑著朝著兩人行禮道:「王大人,侯公子。山東鎮上下忙于軍務,未曾遠迎,失禮失禮。」

「這倒也沒有什麼失禮不失禮的。若是連南面一處立錐之地都沒有,那到時候不僅連禮儀沒得擺,就連命也沒出處放了。」侯方域陰陽怪氣,說完了,還朝著常志朗齜牙笑著。

常志朗笑容一僵。未完待續。

ps:感謝袁yh1234567打賞了100起點幣

10年磨一劍打賞了1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