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六章:紅臉白臉誰挖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紅臉白臉誰挖坑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旁的王謙之頓時一臉誠懇,緩聲溫言道:「朝宗,不得無禮秦大人劉軍門為國激戰此處,都是忠臣勇將。此戰,連侯督師都寄予厚望,你為晚輩應當學習這樣的忠臣勇將才是。」

常志朗頓時勉強一笑道:「此人臣本分罷了……」

「是……學生受教了。」侯方域稍稍收斂。

見此,王謙之這才道:「此次,王某帶了侯督師一言,還請常先生帶路,讓我面見山東鎮文武。」

被侯方域這麼一攪和,常志朗原本準備好的話頓時說不出來,擠出一點笑容,帶著幾人進了山東鎮軍營。

進了軍營后,常志朗腳步刻意放緩,七拐八拐,繞路頗多這才到了白虎節堂。

就當王謙之與侯方域進白虎節堂的時候,朱慈烺已經坐在裡面,位在上首,而且正在與屋內一名軍將說話。一旁,劉澤清的位置空空如也,顯然劉澤清還未到來。

見常志朗帶著兩個陌生人進來,朱慈烺微微有些驚訝。

不過當朱慈烺看到是侯方域的時候,卻一下子明白過味來。

見此,朱慈烺笑著請兩人落座,笑道:「剛巧,本官正打算召開山東鎮軍議。既然兩位貴客來了,那就一旁旁聽好了。怠慢之處,還請見諒。」

「恭敬不如從命。」王謙之笑呵呵地坐下。侯方域則是玩味地看著劉澤清的空處,也端坐起來。

又過了一會兒,劉澤清這才趕了過來。侯恂與王謙之細細看過去,果然見到劉澤清深深看了一眼朱慈烺在主位上,神情冷漠,昂首挺胸,一派山東鎮主將的威風。

當劉澤清走進白虎節堂后,朱慈烺點點頭,宣布了軍議的召開。

「此戰奪得渡口,各部勇武。本官欣慰。近日戰事,以守為主。不日,山東鎮軍需補給就會到達。到時候,各部迅速補充火藥鉛子。這段時間火銃兵的訓練消耗要注意一下。接下來,就是各部嘉獎,功賞過罰,這是我山東鎮的規矩。」朱慈烺說完,又看了下劉澤清道:「軍門大人以為呢?」

劉澤清歪著頭。笑了聲道:「秦俠大人這番後勤軍政的本事,本將是佩服的。還能說啥?莫短少了我山東鎮有功將士的賞錢就是。」

其他軍將見了劉澤清,紛紛對視一眼,紛紛默然。劉澤清的突然出現肯定是有蹊蹺的,還沒明白緣由之前,自然沒人說話。

但劉澤清這樣一番沒好氣的話說出來,眾將是這樣一個反應,卻讓侯方域一王謙之齊齊一振作。

「不出所料……」

常志朗此刻開口道:「監軍大人,王大人此來,是奉了侯督師的命令。此次說來。恐怕是有軍令。」

朱慈烺「哦?」一聲,笑道:「那真是怠慢王參政了。不知上官此來,是奉了侯督師什麼軍令?」

「軍令談不上。」王參政沒有在乎朱慈烺並不恭敬的禮節,一副溫厚長者的模樣道:「是侯督師關於平賊戰略的軍議不日就要召開。督師親重山東鎮兩次大勝,故而特地命我來請會。此外,出席的人還有在汝寧革職待罪立功的保定總督楊總督在襄陽的平賊將軍左良玉……」

朱慈烺眉頭一挑。

卻不料王參政繼續笑呵呵地道:「的使者。」

聽完,山東鎮上下紛紛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朱慈烺心裡卻是一動。

朱慈烺可不覺得剛剛大敗的楊文岳與左良玉會親自前去,能夠排出使者實際上已經滿夠意思的了。

心念於此,朱慈烺微微挪動著手中的茶杯。一旁的劉澤清目光一跳,隨後收起神情。

頓時。只見常志朗沉著臉,搖頭道:「大人。山東鎮上下事務繁多,這陣子要預備全體上岸。畢竟,開封久圍。再多耽擱不好。」

侯方域嬉皮笑臉道:「呵呵,這就是不敢去了?東明柳園口兩戰斬獲無數,都沒有奏章呈文上報有司。我父乃是河南戰場正印統帥,我看,某人這是……」

一旁,王謙之急忙扯了一把侯方域。隨後。格外不好意思地看著臉色難堪的常志朗道:「常先生先別急著拒絕嘛。諸軍聯動,眾將匯聚,大兵雲集一戰勝之,如此才是堂堂之戰的正道。況且,如此軍中要務,想必劉軍門也肯定有話要說的。」

果然,就見劉澤清一拍板,道:「本將看來,這平賊的兵還是多多益善。秦大人,侯恂督師可是總督三省軍政,負責河南一戰的統帥,還是起隨我一起北上要好。」

頓時,場上一陣氣悶。

所有人默然不語,只餘下侯方域冷著臉,王謙之則是一副溫厚長者的模樣,不住寬慰道:「秦俠大人東明柳園口兩戰皆勝,如此青年俊傑,侯恂大人一向是深為厚愛。朝宗不得放肆區區一點私情,難道要干犯公務嗎?」

忽然,眾人紛紛望過去,果然見到侯方域一個勁地拉著王謙之的衣袖。而王謙之似乎也是忍不住了,一番怒斥。

被王謙之撕破了臉,侯方域頓時再也不看王謙之。

至此,王謙之這才嘆氣道:「讓各位見笑了。督師本以為帶出來見見世面可以有所裨益,卻不料……唉,秦俠大人……」

「督師如此器重……」朱慈烺接過話,擰著眉毛,良久這才舒展開,笑著道:「那下官,就恭敬不如從命。好了,散會吧。」

朱慈烺一語說出,會場的氣氛頓時輕快了起來。

甚至,不等朱慈烺再說話,就見王謙之頓時起身,湊到了朱慈烺身前:「秦大人,同殿為臣,還請讓愚兄請教幾個軍務之上的問題。」

此時,劉澤清的身邊,侯方域與劉澤清一臉親熱:「劉伯父許久不見,風采依舊埃上次臨清一過匆忙北上,未曾見禮,還望海涵。其實,小侄此次前來是奉了家父之命……」

朱慈烺還未來得及多聽幾句,就聽王謙之連珠炮一樣放出了諸多問題:「這糧餉調撥之事,不知河運損耗如何……民夫要徵調多少?」

王謙之一邊說著,一邊賣力拉著看起來無力抵禦的朱慈烺扯離了會常未完待續。

ps: ps:閑話一下侯方域,其實這人也算不上酸儒,小時候就寫什麼策論,後來還幫清人水淹榆林賊淹死了幾萬的樣子……其實挺狠的,用來做反派,還是夠格的啦

感謝思緒飄揚?打賞了?588?起點幣

袁yh1234567?打賞了?100?起點幣

感謝月票飄渺仙翁 投了 1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