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七章:三鎮匯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三鎮匯聚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三日後。

封丘縣的軍議如期召開。

參會的人挺多,河南文武,侯恂幕府以及京營將官都在列。但要說真正有分量的,除了山東鎮的朱慈烺劉澤清,就只有保定兵虎大威的侄子虎子臣和以及湖廣兵左良玉麾下的金聲桓。

見到這幾人,朱慈烺頓時悄悄打量了起來。

得知朱慈烺在柳園口東明的勝利后,保定總督楊文岳與虎大威都是頗為積極的。

汝寧里的保定兵一次來了兩個使者,分別代表了保定總督楊文岳與總兵官虎大威。

前者是楊文岳麾下副將,楊德昌。但楊文岳敗仗過後,無論是聲望還是影響力都已經大不如前。分量還是稍輕。

讓朱慈烺頗為玩味的是,楊德昌對朱慈烺態度倒是不錯。想來是因為楊文岳與朱慈烺畢竟都是文臣系統的人。

倒是左良玉,其部監軍本就沒什麼本事節制湖廣兵馬,死在了朱仙鎮之敗后更就毫無存在感了。於是,左良玉麾下都沒有文臣代表派過來。

楊文岳派出的楊德昌是自己的督標營副將,是十足的親信。虎大威派出的也是中軍副將,虎子臣。而且,虎子臣還是虎大威的侄子。這在虎大威親子死在張獻忠手中后,虎子臣的地位就更重要了。

倒是左良玉相比之下給的面子就普通了。

金聲桓雖然是左良玉麾下大將。字虎臣彷彿還和虎大威有些淵源。但這僅僅是一個沒有趣味的巧合。同等而論,左良玉把左夢庚派過來才對得住侯恂與左良玉的關係。

要知道,朝堂上下可是一直都對侯恂寄予厚望。希望侯恂能說動左良玉賣命死戰呢。誰知道,左良玉只派來了一個金聲桓。

事實上,嚴格說起來,其實沒有任何一個人給了面子。侯恂作為督師三省的總督,按照官場規矩,楊文岳虎大威左良玉得親自過去這才算夠格。

而今,來的都只是使者已然是另類了。

就是這般。朱慈烺也能發現這幾人姿態自如,顯然是沒有將這次軍議怎麼看重。

朱慈烺打量著在場眾人的時候。在場的眾人自然也是互相打量著。倒是有幾雙目光很是偷偷看來朱慈烺這邊。只不過,更多的目光是在追尋朱慈烺身邊的空位。

那是劉澤清的位置。

劉澤清現在還沒來,但眾人很快就知道了劉澤清的位置。

只聽劉澤清的大嗓門在屏風后的響起,眾人甚至還能清晰地聽到劉澤清拍著胸脯的鼓鼓之聲:「末將豈會欺瞞督師?東明一戰殺敗李岩紅娘子。柳園口一戰。又敗黨守素。這兩戰,拿一兩千首級不成問題」

劉澤清此言一出,朱慈烺果然就看到原本不甚在意的金聲桓面色一動。

「發揮不錯……」朱慈烺感嘆著。

感嘆完了,眾人就見劉澤清與侯恂有說有笑地走了進來。

朱慈烺與劉澤清北上渡過黃河進了封丘后就分別了。沒想到,劉澤清倒是得到了侯恂的親自厚待。這事兒,若是沒有全新朱慈烺在的時候,是格外合情合理的。

故而,楊德昌虎子臣以及金聲桓都是頗為理解,紛紛表情鄭重了許多。他們也知道。侯恂是東林黨人。而周延儒,便是東林黨人里在朝堂之中的代表。而劉澤清能夠起複,就是因為周延儒的作用。

說起來。今日軍議可謂是大開大明的先例了。

整個軍議之中雖然也有河南督糧道參政王謙之以及封丘知縣等文官的參與。但實際上,處於核心地位的卻都是武將。至於朱慈烺……大家自然以為山東鎮今日是劉澤清在說話。

侯恂帶著劉澤清進了會場,隨後掃視一眼全場,點了點頭,人也到齊了。

有了方才劉澤清的一番鋪墊,眾人對於侯恂此次軍議也重視了許多。伴隨著侯恂一聲輕咳。眾人紛紛端坐望過去,氣氛總算嚴肅了起來。

見此。侯恂頗為滿意,環視一圈,沉聲道:「聖命下達想必諸位已經知道了。陛下命我總督河南四川湖廣以及長江南北等處軍務,所為,便是李自成羅汝才以及袁時中圍開封之事。召集諸位將官前來,便是商議如何平賊。其餘不論,今日本官在此誓言,不平河南賊寇,誓不收兵」

侯恂一語而出,鏗鏘有力。

若是在後世,此刻就該是掌聲雷動,經久不息了。

但現在,卻只有河南參政督糧道王謙之與封丘知縣游華文鼓勁。

「請督師放心,大戰糧餉,下官定籌措妥當。」

「請督師放心,河南上下軍民,定竭力營運軍需。」

「此戰必勝」

隨後便是一陣寂靜,朱慈烺當然沒有開口。一旁的楊德昌虎子臣以及金聲桓都是默然。

此刻,當朱慈烺轉著手中溫熱的茶杯時,劉澤清開口了。

只聽劉澤清道:「督師也只管放心,我山東鎮先在東明平李岩紅娘子所部,后在柳園口退劉托天黨守素之賊。這河南平賊之事,我山東鎮定不負吾皇聖命」

劉澤清一開口,侯恂頓時笑容滿面。心道這幾日伺候大爺總算有了效果。

竭力維持住矜持,侯恂淺笑著道:「劉軍門兩次大戰,本官都已經上奏陛下。劉軍門如此大功不負聖上囑託,本官亦不負忠臣勇將熱血灑疆潮

聽侯恂如此動情又折腰的話,就是朱慈烺都想要叫一聲好了。這侯恂,還真有幾分口才埃

「人臣本分,人臣本分……」劉澤清聞言,果然一臉激動,很是歡欣的模樣。

楊德昌虎子臣以及金聲桓見此,都是木然不動,彷彿石人一樣。敗軍之將,何以言勇。此刻,便是他們內心的真是感到了。

見此,侯恂心中一定,又道:「現在,還請劉軍門講一講兩戰戰果,並且說一說這平賊策略吧。你為首戰功臣,就是本官也得多聽你的意見埃」

朱慈烺又是摸了摸茶杯。

於是劉澤清又輕咳一聲,彷彿在斟酌回憶一樣,良久才朝著眾人齜了齜牙,示意自己要開口了。未完待續

ps:感謝月票~

相憶相忘?投了?2?票

書友120116235547685?投了?1?票

白蓮覺?投了?1?票

g56?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