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八章:保定兵參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保定兵參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只聽劉澤清抑揚頓挫地道:「我軍首戰東明對陣李岩紅娘子所部賊軍萬人。其中,具為戰兵。此戰,我軍盡破賊軍,生擒賊兵三千六百九十人,斬賊兵一千六白三十三人,李岩紅娘子敗走殘部。不日前,我軍又戰賊軍劉托天黨守素所部賊軍兩萬餘人。此戰,我軍順利奪得渡口,破賊軍八千兵,其中生擒四千三百九十一人,斬賊兵兩千一百六十九人,擊潰無數。」

劉澤清一連串好些數字說出來,軍議一下子有些不可抑止地響起了無數議論之聲。

這可和尋常軍報很不一樣埃尋常的軍報,斬獲上百都算得上大勝了。更何況還是這樣斬獲上千的?

當然,也會有人吐槽劉澤清有水分,別的不說,八千壯勇就是些民兵的水平,怎麼能算數?

可再如何吐槽,看著劉澤清這麼詳實地念著數字,每個人都相信了一分。畢竟,都是當將官的,誰不知道給朝廷報功的時候灌水起來都是往幾千幾千,數千千餘萬餘這樣含糊不清的數字里套。

而今,劉澤清這麼將數字詳實地念了出來,就等於是將話說死了,到時候一查,有沒有門清。

劉澤清顯然不是傻子,這次也沒打算報虛功。

那麼接下來問題就很清楚了。

這兩次大戰是真的。

再匯總一下其他渠道的消息,虎子臣楊德昌以及金聲桓都悄然將心中準備好的話變了變。

「好」王謙之游華文都是紛紛叫好起來:「屬下為督師賀,有此大軍,平賊河南,有何之難?」

這次,虎子臣楊德昌以及金聲桓不再沉默,紛紛道賀起來。

楊德昌率先道:「一場大勝,足壯朝堂聲勢埃」

虎子臣跟著一嘆:「劉軍門,打得好,末將慚愧埃」

金聲桓笑容不咸不淡:「恭喜劉軍門了,末將代我家將主恭賀。」

「哪裡哪裡。愧領了。愧領了。」劉澤清嘿笑著,又道:「那麼接下來,咱們就談談這開封解圍的策略吧。以本將來看啊,要平賊。這首要之處,便是破圍」

「哦?」虎子臣楊德昌以及金聲桓紛紛一陣好奇。

自然,心中也是跟著吐槽了起來。你劉澤清一個莽夫土包子,哪裡懂得什麼軍略,上陣廝殺或許有些勇武。但這些所謂平賊方略,怕都是侯恂授意吧。

他們三人顯然不會知道,他們只是猜對了一部分。侯恂當然是授意要劉澤清一個勁鼓動兩鎮過來,

但接下來劉澤清要講的這個破圍,卻不是侯恂能提出來的。當然,他們也沒說錯。這番軍略,也不是劉澤清自己有這個水平能提出來的。

只見劉澤清輕咳一聲,隨後道:「這破圍,其實就是針對賊軍的軍略所制定的。因為,賊軍想要強攻。折損定然慘重。故而,在先前兩戰的教訓下,他們的打算就是要困死開封上下百萬軍民。而我軍的宗旨嘛,自然是不能讓其得逞,要的就是破圍」

「破其圍攻之策首要便是打通與開封臣民的訊息通道。此舉,我軍首戰勝黨守素劉托天所部后便已經將兩戰大勝,官軍已佔柳園口的消息傳出去了。然後,就是立足柳園口,賊攻城我擾賊,賊攻我。我築城謹守,不得讓賊有餘力攻城。則,開封之圍,由此大半能解。」

「這麼說。那末將就只等著到時候恭賀將軍大勝了。」虎子臣頗為有些吃味。要是功勞都讓劉澤清拿了,虎大威怎麼戴罪立功?

說起來,虎大威也是挺慘的。一個陝西將領,帶著一群秦地子弟離家萬里,從陝西打到山西,又打到保定。最後跑到河南。其中轉戰何止千里。將士們思鄉之情,久戰睏乏之心不說。就是連番戰鬥,折損無數,軍餉軍需之匱乏,旁人難以想象。要不然,虎大威也不會對這次軍議有興趣。為的,就是要迅速補足軍需,然後便是立功折罪,恢復軍力啊

聽劉澤清長篇大論這麼一出,就是侯恂也有些側目相待。這劉澤清還是挺有料的埃

現在,又聽虎子臣這麼說,侯恂先是一急,緊接著又高興了起來。

虎子臣吃味,這不說明自己的計策成功了么

說明侯恂地打出山東鎮這一張牌,讓虎大威所部率先著急了。

想到這裡,侯恂一臉溫和笑容道:「虎將軍莫急。要說嘛,這開封一戰干係甚大。敵軍人馬百萬,這番重壓,豈會讓劉軍門一人承受。此戰,自然還需虎軍門出力嘛。」

侯恂說完,又是擺出一副在朱慈烺看來賤兮兮的笑容,對著楊德昌道:「想必,平亂賊軍,楊總督也肯定是極為用心的。」

楊德昌愣了下,輕咳一聲,目光落在虎子臣身上。

現在,他是要等虎子臣表態了。

虎子臣沉默良久,思慮良多。

河南一戰難打,豬隊友多,敵人強悍。諸多因素讓人束手。

但一想虎大威軍中所部窮得快和叫花子一樣了,虎子臣忽然心一狠,伸頭是一刀,縮頭是一刀,索性拼了

於是,虎子臣深呼吸一口氣,壯著膽子道:「既然要出戰,這軍需糧草補入,又從何做起?又不知督師要如何安排我部?」

虎子臣說話很是不客氣,又急又沖,但侯恂卻罕見脾氣很好。

他並不怕虎子臣的脾氣不好,怕的就是脾氣很好但口風堅話沖,說話直。這不是說明人家已經心動了嗎?

唯一還擔憂的,就是這說出來的幾個問題了,但也可以說明,這就是汝寧諸軍的虛實了。

一念及此,侯恂笑著道:「軍餉,可以暫且撥付五萬兩過去。待朝廷山東有司的軍需進來,再就近補足其他。這安排嘛,其實也就是方才說了,待我軍進了開封城,諸軍匯合開封。到時候,我軍有黃河水道補給,又有城中強兵,賊軍遲早力竭,到時候反敗為勝,就是諸位封侯拜將之時了」

侯恂一番侃侃而談,說得虎子臣一愣一愣的。

五萬兩雖少,卻好歹能解燃眉之急了。而且,看起來侯恂也的確比丁啟睿更大方一點。到時候真的帶兵過去,好歹能恢復一下不少軍力。

這樣想著,虎子臣深呼吸一口氣,道:「末將,聽命」未完待續。

ps: 感謝萍水臨風florenzi投了 1 月票~最近推薦票好生稀少,略微傷感呀~另外,微言的讀者群:15146926 歡迎大家來加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