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二章:新的希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章:新的希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眾人散去后,一旁的侯方域走了出來,有些茫然地道:「父親大人,要不要強令留下秦俠?一紙調令,然後……」

「留?留得住嗎?這秦俠如此張揚,金聲桓楊德昌以及虎子臣誰會記不得。」侯恂沒好氣道:「再說,這秦俠一副七巧玲瓏心的模樣難不成,你還真以為你那一點小計策人家看不出?想要用強怕是不行了定然已經有了準備,他才會提前離開。這個時候,不要輕舉妄動惹得其他軍將生疑,到時候徒然添亂」

侯方域頓時聞言一陣抑鬱。

對比私怨,對付一個朱慈烺當然是小事。畢竟,在侯家父子看來,劉澤清既然已經投靠,可以為其所用,那暫且不對朱慈烺窮追猛打也算不上什麼事情。

於是侯方域眼珠一轉,又道:「無論如何,劉澤清總歸是心向我們的。這山東鎮的強兵,還是能為父親大人所用。」

侯恂微微點頭,道:「還算你小子有點聰明勁兒。為今之計,就是先得入開封救太子之頭功了時不待我。這秦俠小二泄漏了天機,各地鎮兵都將大為振作。這固然有利於我等號令左右,但誰又曉得……最後佔住營救太子大功的,是不是我們呢?」

……

柳園口渡口。

黃昏日落,人群歸營。

辛苦了一整天的戰俘們也終於得以開始自己每天最高興的一天。

那就是……晚餐

整個柳園口被官軍佔據后便開始迅速修築起營寨。一開始,官軍只有千把輔兵,修築得頗為緩慢,朱慈烺有段時間都要在船上辦公。

但隨著東明濮陽兩地的民夫進駐,東明柳園口兩戰的戰俘開始在戰俘營的監管下加入,整個營寨的修築事宜頓時就迅速了許多。

大敵當前,官軍對營寨的修築要求格外高,工程量自然格外巨大。但罕見的,無論是民夫還是戰俘,都沒什麼反彈。

民夫自然是照料周到。但以戰俘營用力之狠,依舊沒有什麼反彈,這就讓朱慈烺頗為注意了。

為此,知道前因後果后。朱慈烺還特地讓主持戰俘營的輔兵營百戶徐鴻總結經驗,編練成《戰俘使用手冊》……

嗯,沒錯。朱慈烺的軍中特地開了印刷廠,全額經費撥付,為的就是支持朱慈烺隔三差五提出來的各種冊子的編撰工作。

知曉可以留名書冊后。徐鴻格外精神,逢人就說起自己的得意之處:「這戰俘管理礙…首要就是讓這群牲口知道厲害,懂得規矩。但戰俘就是戰俘,就得使勁了用,讓他們幹活,不能白養著。最後啊,得吃飽,有油水,有鹽,還得礙…有希望……」

戰俘營。

「開飯了。開飯了」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大步走來,在一個空曠的空地里大吼一聲。

頓時,原本回營累得如死狗一樣的一干戰俘重新煥發生機。

「別搶,他娘的,在老子手裡待了十天了還敢搶,來人,扒了衣服,打一頓丟禁閉。跟著他的一隊人,全他娘的今天最後一個進場吃」

「不敢了,管教饒了我吧……礙…」

砰……

「唉別看了別看了。吃飯了。還排不排隊了?」

……

人群之中,五大三粗,穿著一件赤膊短衣的方三虎扯了一把:「看啥呢,再晚沒菜了」

被方三虎扯住的是一個身材稍稍有些瘦弱的男子。正是闖軍壯勇的那個流民鄭兒。

今日,這兩個曾經的闖軍反賊顯然都是做了官軍的俘虜。只不過,看著面色比往日更加紅潤的兩人可以猜到他們這段時間過得不錯。

聽方三虎一說,鄭兒啊了一聲,頓時就急忙跟著方三虎湊到了前頭去。

戰俘營的食堂是一大片空地,最緊要的地方則是一排拉開的五十個窗口。

此刻。每個人手頭拿著一個腦袋大的陶碗,挨個排隊,在窗口面前排隊。

「謝方爺了……」鄭兒看了一眼身後上百號人群,輕輕鬆了口氣,要是因為看熱鬧耽誤了排隊,那一會兒的功夫就得落下十幾號人了。

「就你廢話多,趕緊排隊勺食」方三虎一臉沒好氣色。

被訓了一頓,鄭兒沒有多說,嘿笑了一聲,跟了上去。

又是過了小一刻鐘,方三虎也終於排到了前頭。

看著來人,掌勺的火頭兵歇了口氣,嘿了一聲:「喲,這不是方三虎嘛,來來來,今個兒給你根豬腳。趕明兒啊,給我揍死乙隊的那群孫子」

方三虎也不敢板著臉了,捧著陶碗道:「可不敢揍人,管教肯給小人們一點歇息,那是馬爺你開口了,下回蹴鞠,肯定得多進一個球」

火頭兵聞言,頓時又緊趕著丟進了兩塊大肥肉:「好,接著這肉,趕緊走吧

打了飯,方三虎與鄭兒找了個人少的地方,蹲在地上就開始猛吃。

米飯都是陳米,攙著雜糧,菜也都是撿了最便宜的東西。鄭兒顯然沒方三虎那般有知名度。是戰俘營蹴鞠隊的對正,連火頭兵都認得,於是只有幾根清水一般的青菜,以及一勺比清水強一點的肉湯。

就這兒,卻讓鄭兒心滿意足,格外感覺安心。他在闖軍裡頭雖然帶著一個千人隊,但那玩意是臨時組織的。作為帶著一波老弱婦孺的流民頭子,鄭兒只能說有吃的時候能分一口,卻實際上沒這麼吃飽過。

啪嗒……

就當鄭兒吃得真香的時候,忽然看見一個紅油油的大肥肉丟進了碗里。

見此,鄭兒扭過頭,看著默然不語已經吃得乾乾淨淨,連骨頭夠啃禿了的方三虎道:「方爺……」

「趕緊吃」

「唉唉……」

兩人吃完了,將陶碗收了起來,在棚子席上坐了下來,忽然紛紛沉默。

「兒,你說咱們最後會被怎麼安排?你讀書得多,明理。至少這樣的官軍我姓方的沒見過,猜不懂是個什麼路數。」方三虎聲音有些嘶啞。

這是戰俘營里最難得的時候,晚餐后就是宵禁,但距離把人關進去卻還有一段時間。

於是,也就成了戰俘們最放鬆的一刻。未完待續。

ps: 感謝月票~

藍色鬱金香?投了?2?票

核動力兔子?投了?1?票

北冥問天?投了?1?票

書友120116235547685?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