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三章:平賊的希望是我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平賊的希望是我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若有人細心觀察還會發現。每日戰俘營力的官軍管教還會會帶著幾個頗為斯文,讓管教們格外尊敬的文士書吏,甚至匠人進來。

這些來客們就會在戰俘營里各處逛一圈,挑挑撿撿,讓戰俘營每每都是一次騷動。

隨後,戰俘營里的人就會少一波。

這些人,顯然是離開戰俘營了。至於他們會去哪裡,也就成了戰俘們最為熱衷討論的地方。甚至,連管教們見了都不會反對。

自然,也就決定了這裡有兩刻鐘的時間能夠讓戰俘們在營地里稍稍有一點放風的時候。甚至,每隔幾天還有可能辦上一場蹴鞠賽。而這,也成了戰俘們發泄火力的地方。

方三虎身強體壯,還會些路數,就這麼靠著本事成了甲隊蹴鞠隊的隊正,名氣大得連官軍都有人認得。

但這些顯然就是方三虎從來沒有見識過的東西。

就比方說吧,官軍對待戰俘,從來就沒這麼正經過。要麼丟給地方官,要麼偷偷全宰了。還別覺得什麼殺俘不祥,那是文官大老爺計較的東西。武將可沒幾個這麼有文化。

還別覺得殺俘這事不可思議,急起來,尋常的所謂官軍比賊寇還狠,殺良冒功都快出傳統了。

若是能打到戰俘,少有哪個將主願意貼錢養的,宰了直接就是軍功埃

可要不是打不過賊寇,誰會殺良冒功呢?

所以方三虎沒見過哪個將主會這麼對待戰俘。實在是沒這個機會,更沒這個可能。

更加讓方三虎感覺新鮮的是這蹴鞠隊。

不僅是蹴鞠,這東西,方三虎自己都沒瞧上眼,總覺得是個玩物喪志的東西。但偏偏,領頭的戰俘營百戶徐鴻卻對這個有興趣。

按照方三虎有幸一次親自見到這個和和氣氣卻時不時冒出殺氣的百戶軍官說:「益明大人說了。蹴鞠不僅能發泄你們的體力,還能鍛煉軍中團結協作的本事。一個個連戰友都不認得,沒情誼,怎麼能成為生死相依,後背託付的袍澤?」

聽這麼一說。彷彿官軍裡頭蹴鞠也是個正當的活兒。

後來,蹴鞠有些路數和本事的方三虎就成了甲隊的對正。

這個事情當方三虎知道徐鴻對蹴鞠的重視后,他終於明白了其中的喜悅,高興得跳了起來。

這一次。他又感受到了尋常官軍絕不會有的東西。

「公平,機會。」

不需要送銀子,也不需要溜須拍馬。他就有機會能出人頭地,儘管……眼前看起來唯一好的就是火頭兵認得,能吃好點。

一旁。鄭兒將砸吧砸吧嘴,彷彿在回味紅燒大肥肉的美味。隨後,鄭兒又滿足地打了個嗝,笑著道:「方爺,總歸是不需要擔心的。也不想想,這亂世,人命賤如狗。其實,是連狗都不如。狗啊,養了能吃口肉。咱們這種,養肥了都沒肉吃。能幹活。給口飯吃,這是沒造反前都做夢的事情埃」

「可……營房總有修完的一天。」方三虎喃喃著道。

鄭兒聽完,頓時又愣祝

良久,鄭兒忽然目光閃閃,道:「那……咱們找管教說,投了當官軍吧……」

柳園口。

朱慈烺拍了拍手中的手中的公文,整理了一下,撫平了皺巴巴的紙張,笑著道:「這麼說,侯恂氣得蠻不輕的嘛。」

朱慈烺的身邊。常志朗哈哈大笑:「大人,豈止是不輕啊,簡直是要氣出病來了想拿住山東鎮,卻對著一個毫無作用的劉澤清巴結。想用咱們山東鎮去壓服虎大威左良玉。結果被咱們拿了侯恂的銀子。成全了咱們的戰略。要是侯恂再知道這一茬,怕就是要氣死了」

常志朗這麼一說,在場的司琦劉振徐彥琦柳泉李峻以及劉勝紛紛都是笑了起來。他們知道常志朗對侯恂父子可謂是怨念十足,自然明白常志朗為何如此氣氛。

當然,常志朗本人對此倒是沒什麼掛懷的。他也知道,這是為了配合朱慈烺布局。

這不……

在張鎮的精心陪同之下。劉澤清還在封丘陪著侯恂樂呵著呢。

「侯恂那邊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平賊的事情,不能指望督師,也不能真的指望所謂來援的虎大威所部左良玉所部。倒是楊文岳,本身是有些才幹的。只不過,平賊主要還是靠著我們,這中原,除了我們,沒有任何人能夠全力平定。此戰,戰略的核心始終是我軍。」朱慈烺環視眾人,聲音平和而自然,一點也沒有刻意鼓舞出來的氣勢。

但就是朱慈烺這麼平常自然的話語,眾人聽了,卻感覺一股沛然霸氣的感覺震撼於心。

說起來,這一次朱慈烺北上可是讓大家格外鼓舞的。

在朱慈烺的手腕之下,對山東鎮覬覦的侯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戲耍了一遍,根本沒有觸及到山東鎮的核心權力。

反而,是侯恂出血出力在前頭背鍋,將保定兵湖廣兵重新聚攏了起來,完成了朱慈烺在整個戰略上開始了對闖賊的反擊。

這麼一番大功,讓眾人對朱慈烺的厲害有了全新的認識。

但也未免,讓他們對接下來的隊友寄託了不少的期望。畢竟,比起嶄新的山東鎮而言,無論是楊文岳左良玉虎大威陳永福等等,都太過稚嫩。

朱慈烺固然可以站在歷史的制高點上俯視他們,但身在局中的山東鎮將官卻不得不仰望這些站在大明朝廷頂峰上的文臣武將。

而今,朱慈烺這麼平和的一句話,卻全然打破了眾人的印象。

對於一干山東鎮將官的震驚,朱慈烺沒有過多解釋,只是看著常志朗,笑道:「子浩,京中的同學們,你說動了多少。」

聽朱慈烺說起此事,常志朗頓時肅然了起來。

後世人看朱慈烺的變化,可能覺得堂堂太子眼下才是個五品官,實在沒什麼出息。但真正身臨其境,就能感覺到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裡從一個連官兒都不是的落魄書生,一躍而上成為掌握一地數十萬兩錢財,手底下數千勇士用命的山東鎮監軍,這已然可以成為勵志崇禎年間的代表人物了。

換後世,畢業后一年的時間成為七大軍區政委,恐怕也是常人不敢想象的事情。未完待續。

ps: 感謝~觀微知著?打賞了?10?起點幣

白蓮覺?打賞了?100?起點幣

感謝月票~

鐵木辛哥?投了?2?票

魔雲星神ii?投了?1?票

圍棋愛好者?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