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章:開封攻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開封攻守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城外。

山東鎮沒來之前,圍困著開封城的闖軍並沒有浪費時間。決定長久的圍困后,他們就將開封城護城河給掘了,護城河頓時底干。至此,闖軍的人馬直接便可以一波衝到城牆根里。

此刻,開封城外千步的距離外,闖軍的大軍開始緩緩蠕動向前。

在東南西北各個方向,賊軍開始徐徐圍城而去,數十萬人,開始緩緩拉開攻城的序幕。

城內,人聲鼎沸。

被吵醒了不得不早起的一干官人們看著城外遮天蔽日,彷彿將整個視界遮蓋的人影,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冷兵器時代的戰爭代表著另外一種維度的恐懼。

在沒有熱武器的年代,想要殺死任何敵人最主要的是依靠冷兵器直面搏殺。氖目,就成了一個格外重要的概念。

人馬上萬,無邊無岸英雄無敵。

站在三丈高的城牆上,足可以看見方圓數千步的距離。

但當這方圓數千步的距離里都布滿人影,而且都是懷著要殺死自己,洗劫自己的敵人時,那種恐懼,難以言喻。

四面圍城,絕路之中。

如此境地,那種徹骨的冰冷,言語不能盡表。

闖軍軍陣。

「裹挾民夫,輪番上常民夫與戰兵輪流上,每一次攻城,手上沒有城磚的不準退,最後一隊拿回城磚的罰。拿不夠城磚的不準下場各部建立軍法隊。敢後退者,斬」

李自成一聲令下,無數人如同螞蟻一樣。在各自將官的號令之下開始攻城。

從城頭上望過去,密密麻麻的進攻就彷彿是螞蟻一樣,傾斜而出,要將開封這一座堅城吞噬。

城頭上,忽然有一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慫包」馮潭潭狠狠踹了一腳:「你不想死,就殺死他們」

「賊軍放箭了。」鐵毅忽然出聲道:「謹守好咱們這一段注意躲避箭指支準備防箭樓」

鐵毅說完,就見馮潭潭帶著一隊人。急忙將城頭上的一個碩大彷彿小樓一樣的東西扛了上來。

這是用大柏木板三排製作的防箭樓。上面像扎木筏一樣縱橫放上十幾根橫木,其寬度可以跨越三到五個城垛。而用法也很簡單,就是把這麼一個東西探出城頭四尺,抵擋箭雨。

果然,當鐵毅一聲令下。就見城外百步的距離里,一個個長隊擺開,無數人從箭袋之中掏出箭支,彎弓滿月,隨後各自軍將的號令之下齊齊射擊。

頓時,在地上,一波如同黑雲一樣的東西騰空而起,彷彿密集的蜂群一樣高高拋起砸在城樓之上。

曹門段城牆上,馮潭潭大口喘著氣。迅速將頭埋在城牆之上。

咚咚咚

無數箭支砸在防箭樓上嗡嗡作響。

讓馮潭潭放鬆的是,防箭樓很堅固。以闖賊的軍工水平遠不能將門板厚的防箭樓擊破。

「啊我不想死」

忽然,看著外間的箭雨襲來。一人恐懼地大叫,站起身,就要朝著下城樓的地方跑去。

「不準動外面有拋射的箭支」馮潭潭憤怒地大叫。

恰此時,果然有一波箭雨重新升騰起來。

這一隊弓箭手顯然要靠得更近,他們拋射而來,漫無目的。卻讓人無所遁去。

無數箭雨落下,將城頭砸出一個個清脆的響聲。

這是箭頭砸在城磚上的聲音。

「不想死。就給我趴下」忽然,鐵毅怒吼一聲,拆開身上的門板,猛地一把壓住這名社兵。

此刻,咚咚咚的長箭落下,砸在門板上。

那個恐懼的社兵被鐵毅壓住,沉重的門板帶著披了全身鐵甲的鐵毅將他壓得絲毫不得動彈,只餘下不斷喘著的粗氣:「我不想死我還沒有娶親,娘親還患病爹爹爹爹保佑我我不想死」

「叮」

「總社惡魔指輪」馮潭潭驚叫一聲,忽然發現一枚長箭直指朝著鐵毅的頭上射去。

此刻,鐵毅也已經頂著門板,拖著死豬一般,卻好歹不在驚叫的社兵到了城頭邊上。

「沒事」鐵毅晃晃頭,一根長箭落下:「就是一根鐵箭,打不破我這找柳鐵匠打得鐵盔。」

馮潭潭看過去,也是鬆了口氣。

此刻,箭雨漸漸稀疏,鐵毅沒有放鬆,爬上城頭,看著黑壓壓湧來的人群,深呼吸一口氣道:「各部檢查防箭樓,修補城防,準備近戰」

「是」馮潭潭大吼。

「是」忽然,馮潭潭的身邊,一人爆發出如雷的吼聲。

鐵毅望過去,赫然發現是剛剛被自己救下的社兵,他的手臂上,一根箭支穿透,卻恰好只是劃破了衣服,並未貫穿手臂。

很快,官軍的城頭上,更多的防箭樓被矗立了起來。

官軍與社兵們人躲在防箭樓里,各個沉默以待。有的拿著石頭,有的拿著火罐。

還有人少的地方,一桶桶熱氣騰騰的金汁讓人不敢靠近。

城門樓上,周王無視一個個慌亂的官員,端坐在了城頭之上。

「亂什麼」周王掃視一眼開封百官。巡按蘇京、左布政梁炳,守道蘇壯,監軍道郭載駷,知府吳士講各個心神不寧,見此,周王怒喝一聲道:「太子殿下就在城中天下軍民同心同力,各省將士紛紛前來相助,不畏生死。爾等家小,妻兒,就在城中,就在你們身後。此時此刻,難道還要自己先亂了陣腳嗎」

高名衡此刻也是鼓舞著道:「本官已經飛鴿傳書,黃河北的侯恂督師已經重新著急了汝寧的保定兵,襄陽的湖廣兵。這一次,侯恂督師有山東鎮強兵為依仗。闖賊想要破我開封,是絕無可能的」

周王與高名衡這兩個開封地位最高之人都開口了,眾人好歹鼓舞起了一些心緒。

就當其他人想要說點什麼應和的時候,忽然

「轟」

城牆上微微一陣搖晃。

年紀最大,身體最弱的梁炳一陣搖晃,栽倒在地。

不多時,就見陳永福走進來,笑容勉強道:「各位大人無須擔心。這是沖近的闖賊運了火藥在城腳,被城中官軍提前引爆了。」

「那誰能曉得,牆頭下,還有多少闖軍火藥」掙紮起身的梁炳澀聲道。

眾人一陣沉默。未完待續

ps:感謝打賞~飄渺仙翁打賞了10起點幣

袁yh1234567打賞了100起點幣

感謝月票~

思緒飄揚投了1票

秦風漢魂投了2票

小米020903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