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二章:不一樣的出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不一樣的出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侯恂要帶著人進城,當然不能只帶自己一個光桿司令。侯恂預料到過,接下來與闖賊的大戰,首要就是攻城守城之戰。

這樣的情況下,騎兵雖然犀利,卻不是必須的。劉澤清將步兵營與炮兵戰車營帶走,那等於是將山東鎮的精華都帶了出來,還是侯恂最為需要的部分。這如何不讓侯恂驚喜

此刻,就見侯恂大笑道:「劉軍門不愧是朝廷忠臣勇士。此戰,頭陣就交給劉軍門了怎麼樣,秦大人以為如何氨

朱慈烺嘴角一抽,你督師大人都發話確定了,我能怎麼樣

「督師英明。」朱慈烺幽幽地回答,眼角里,卻是寒光鋒銳。

此刻,位於柳園口軍寨南邊五裡外,一處軍寨紮起。

寨門口,矗立遠眺的哨兵忽然高聲道:「是軍中快騎,打了赤旗,這是第一等要緊的軍令,快開寨門」

果不其然,就見一人騎著一頭格外神駿的快馬疾馳入內,身後一桿赤紅色的旗幟迎風飄揚,霎時醒目。

當這快馬奔入了黨守素的帥帳后,頓時就見十數人紛紛出了營帳,隨後縱馬疾馳,到了軍寨的各處。

闖軍駐紮在這裡的兵馬十分眾多,其中流民壯勇還有上萬,黨守素一人的戰兵就高達七千,更有騎兵精銳一千餘。再加上紅娘子所部的兵馬,經過訓練的戰兵就已然過萬。而這。顯然還沒算袁時中劉托天所部的兵馬。

這麼多的兵馬,紮下營寨,頓時就可以用營寨過里來形容。

很快。各路主將進了黨守素的營寨。

而黨守素、李岩以及紅娘子都沒有廢話。

「迎戰官軍」黨守素一眼掃視全場眾將,目光森然而冰冷。

這一次,他要雪恥

一旁,對於黨守素的神情,李岩給與了一個十分理解的表情。

而此刻,黨守素以及一干闖軍將領看向李岩的神情就已經是分外佩服,不敢輕忽了。

人家李岩說官軍會出戰。官軍果然就放棄了難打的烏龜殼出戰了,這如何不讓一干闖軍將領對李岩佩服

「出寨。進兵」黨守素高聲大喝。

只餘下角落裡,許久沒有開口的紅娘子神情有些恍惚。

紅娘子的恍惚並沒有干擾到闖軍大軍的進攻。將近三萬人的隊伍很快就在各級闖軍將官的號令之下,出了軍寨。

隨後,闖軍大隊緩緩向北。走了不過兩里路就看到了同樣戒備森嚴,朝著南邊進兵的官軍隊伍。

這一部官軍看起來已經比起之前的更加厲害了。軍陣整肅,比以往更勝。

尤其是最外頭的車營,已經得到侯恂所部官軍增援的山東鎮戰車炮兵營此刻又多了二十門弗朗機,一下子增加了二十具帶著火炮的戰車。而且,此次官軍出動可謂是將整個封丘一地的騾馬徵集一空軍家。隨後,官軍又接連打造了數百具大車。這些大車並不配備火炮,卻一個個放著數量眾多的軍需物資。

顯然,侯恂也是知曉開封城恐怕有缺糧的隱患。故而一次性為整個大軍準備了兩個月的軍需。

如此眾多的大車,頓時就讓整個官軍的外圍一下子有了數量眾多的大車環繞護衛。

見此,黨守素頓時大笑:「還以為官軍會如何厲害。原來派上來的又是一群烏龜殼子官軍真以為,本將就拿這烏龜殼子沒辦法嗎」

李岩見此,目光微微露出一點猶疑。

解自己的永遠都是他的敵人,李岩顯然就是那個最為了解朱慈烺的人。以他對朱慈烺的了解,這麼笨拙的戰陣雖然有些靈活性,但實在不像是朱慈烺的風格埃

但很快。李岩就恢復了正常。

官軍中軍里,侯恂掀開馬車車廂里的帳子。鼓起笑容對帳外騎在馬上的劉澤清道:「此戰,就拜託劉軍門了。」

劉澤清板著臉,一臉肅穆。聽侯恂如此,擠出了一絲有些勉強的笑容,隨後又響起什麼,正氣盎然地道:「請督師放心,末將這就領兵出戰」

很快,劉澤清就縱深出列,帶著兩個營頭三千兵馬開始列陣。

侯恂的馬車外,侯方域緊緊皺眉,看著侯恂道:「父親大人,孩兒以為這山東鎮有些古怪」

「古怪」侯恂疑惑道:「山東鎮不是你說的天下有數的強兵嗎這有什麼古怪的」

侯方域在馬車外,騎在馬上。他的身邊,則環繞著督標營的親兵。其餘三千督標營的戰兵,則要麼是列陣補充車陣的缺口,要麼就是在車陣外準備出戰。

而此刻,恰好是劉澤清帶著三千山東鎮的戰兵出戰。

在侯方域的視線里,右手邊是侯恂的督標營。左手邊就是劉澤清的山東鎮戰兵。

就這麼明顯地一對比,卻讓侯方域感覺出了強烈的違和感。

「有些不對」侯方域喃喃著,強烈的預感讓侯方域感覺自己彷彿深陷危險。

此刻,劉澤清帶著山東鎮的官兵出了車營,開始在車陣外列陣。

而車陣內,看著三十門弗朗機的柳泉格外開心。

一旁,李桓跑過來道:「千戶大人。賊軍已經進入一千步的距離了」

柳泉點點頭:「命令各部準備實心彈,待賊兵進入五百步的距離開火射擊待到這兵進入三百步后,第一百戶停止開火,換裝霰彈,待到賊兵進入兩百步距離后,第二百戶準備停止開火,換裝霰彈。待到這兵進入八十步后,第三百戶停止開火,換裝霰彈」

「是」李桓肅然領命。

頓時,整個車營最前方,三十門火炮聚集的地方,戰車炮兵營迅速動了起來。

侯方域卻感覺便秘痊癒一樣,一下子豁然開朗,道:「父親大人這些山東鎮的兵不一樣」

「到底什麼不一樣,鬼鬼祟祟地,快說」侯恂不耐煩地道。他實在是覺得兒子開始主持軍務以後就變得神神叨叨了。尤其是進入柳園口軍寨以後,很是有些受了刺激的模樣。

「是劉澤清帶出去的三千戰兵與戰車炮兵營的兵不一樣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