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八章:勝負將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勝負將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車營外。

馬騰雲焦急地喊著:「怎麼還沒有整隊」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這群官軍好生兇悍。那些沒整隊好的,讓他們扯開,讓開路子。整隊好的兩千兵跟我上」

「快,快下令讓整隊好的人跟我上」

馬騰雲臉上的表情頓時一僵。

車營里,三十門弗朗機齊齊開火。

無數炮彈落在了馬騰雲那些剛剛整隊好的戰陣之中。

頓時,一陣斷肢殘骸飛舞,血霧升騰,慘叫連連。

「救命啊車營里的官軍打來了氨

「馬將軍,俺們撐不住了,快退吧」

「讓開,額不打了,再攔住額,額犀利農家俏娘親」

「山東鎮,結陣」劉澤清高聲大喊,意氣風發。

一旁,齊賢暢然大笑:「山東鎮第二步兵營的兄弟,聽軍門號令,出營列陣,立功之時就在今日」

「殺」

「殺」

「殺」

聲浪傳來,馬騰雲忽然感覺雙腳一軟,抓住了身後戰馬的馬鞍,道:「這仗怎麼打」

一千餘山東鎮殘兵出了車營,緩緩壓了過去。

馬騰雲剛剛整好的軍陣頓時亂了。

望著眼前這一幕,正在與朱慈烺麾下兩大步兵營鏖戰的塔天寶眼前一黑。

「俺不打了」

「逃命氨

「敗了。闖軍敗了」

此刻,馬騰雲手底下的戰兵再也堅持不住了。就連軍官也開始逃亡,更遑論這些本來就支撐不住的戰兵。

塔天寶見此。哪裡還有堅守的信心,當即喊住數十心腹,打馬狂奔,也不朝著黨守素身邊的後方去,而是看準一個沒有官軍的角落,迅速逃去。

至此,塔天寶麾下三千餘人頓時潰退再無抵抗之力。

三千餘人。被兩個步兵營猶如趕雞鴨一樣,一次次打潰。再無一點凝聚之力。

見此,朱慈烺都有些驚訝。

一旁,劉振臉色一黑:「我還沒出手呢」

「現在出擊,也不晚。」朱慈烺笑著道。

劉振見此。頓時一喜:「末將請戰」

「好」朱慈烺笑著道,伸手指向從馬騰雲所部步卒,道:「你領你部騎兵,衝擊黨守素本部中軍。但是」

朱慈烺又指著戰場之上,車營左邊漸漸與侯恂督標營所部脫離戰鬥,朝著黨守素身前聚集而去的紅娘子道:「若是紅娘子過來抵擋,不要與紅娘子纏鬥,他們若斷後迎敵,你與兩部步兵營配合好。一面圍殲戰場上的闖軍主力馬騰雲所部,一面逼退即可紅娘子、黨守素等部即可」

「喏」劉振微微有些發暈,但還是肅然領命。

不多時。劉振便領著五百騎兵浩浩蕩蕩衝殺而去。

與此同時,朱慈烺又接連下令。

「命劉勝所部,向車營移動,擋住李岩所部。若李岩進攻,便堅守到戰事結束。若李岩不動,則逼退穩固車營。還有。不要放走侯恂等部」

「命令徐彥琦所部全力配合炮兵戰車營,擊潰馬騰雲所部。一刻鐘內。若馬騰雲所部還有頑抗,我視飛熊營不努力將我原話傳過去」

「是」

一旁,朱慈烺身邊的傳令兵迅速記下,紛紛離去盛世絕寵之吾本紅妝。

不多時,在朱慈烺的軍令之下,整個戰場沸騰起來。

劉勝領著戰兵朝著車營後方移動過去,本來打得輕鬆的李岩所部一下子感覺到了重重壓力。

他們可是看到了方才劉勝所部擊潰塔天寶所部時輕鬆模樣的。

雖然李岩麾下人手最多,但其中大伴都是流民壯勇。這些人充其量就是炮灰的存在,去消耗敵軍戰力,亦或者壯聲勢堵退路都是合格的。

但對上劉勝所部這樣攜著大勝之勢而來的強兵,卻是不夠看。

至於李岩麾下三千戰兵

此刻,李岩久久凝眉,望著戰場上氣勢洶洶,五百騎兵卻宛若五千騎兵的劉勝,輕嘆一口氣:「敗了便是我們這裡能勝,又如何李年,咱們斷後。將這些流民壯勇帶回去」

「是」李年表情苦澀,領命而去。

闖軍的中軍本陣里,一旁騎著一匹高頭大馬的王光興表情猶疑著道:「將軍,末將要不要帶著一千精騎殺一陣,那官軍騎兵雖然氣勢洶洶,卻並非精銳。」

的確,闖軍的騎兵比起朱慈烺的騎兵營可要更有戰鬥經驗。劉振雖然勇猛,但騎兵這樣一個昂貴而費時的兵種卻不是一夕之間可以強大的。

但此刻,黨守素看著戰場上紛繁的局勢,心中百轉糾結。

因為,此刻的官軍徐彥琦所部飛熊營已經直接衝上了亂糟糟,又被劉澤清所部官兵所襲擾的馬騰雲所部闖軍主力。

沒錯,馬騰雲手底下的四千戰兵可以說已經是黨守素麾下主力了。

沒了這四千戰兵,馬騰雲的實力就要縮水一半以上。

似乎,正因為如此才更要讓王光興的騎兵衝上去解圍。但黨守素同樣看得清楚,這劉振所部可是生力軍埃

五百騎兵,對陣王光興的一千久戰騎兵,顯然是王光興更加有勝算。

但戰陣不是即時遊戲,黨守素很清楚官軍此刻士氣飽滿,可謂是攜著勝利之勢而來,五百騎兵的確難以擊敗王光興的一千精銳。可無法擊敗不意味著無法拖延祝

一旦黨守素將王光興的一千餘騎兵壓上去,就意味著黨守素最後的底牌都沒有了。

這,顯然就是一場豪賭。

一旦王光興無法突破劉振的騎兵,解圍馬騰雲的困局,那麼,到時候僵持被拖住的黨守素所部就將陷入全面的頹勢。

只要徐彥琦所部擊破裡應外合,兩面夾擊打破馬騰雲的兵。迎接王光興的,就是徐彥琦與劉振的兩面夾擊

這也就意味著,黨守素除了身邊的親兵再也沒有兵馬了。而這,就是慘敗到時候,黨守素自己也可能要葬身此處

但如果此刻帶著兵跑呢至少還有一千精銳,還有自己的小命吧

一想到這兩個結果,如何讓黨守素不心中糾結。

「將軍,不能再猶豫了,戰事朝著不利於我們發展氨王光興焦慮著道。未完待續

ps:感謝圍棋愛好者

投了1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