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章:周王親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周王親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北城,城門洞開。

黃澍帶著城內不多的戰兵,列陣而出,迎著山東鎮麾下的大軍入城。

車營前,鄭兒驚奇地道:「虎爺,你看……好多百姓歡迎咱們」

方三虎笑著道:「今日起,咱們就是官軍了」

他們身後,車營里。

侯方域臉色難看:「父親大人……咱們進開封城了。」

「進……城?」侯方域看著身前身後,劉澤清齊賢等人望過來的笑容,臉上擠出去的笑容比哭還難看:「咱們很快就變成了劉澤清這樣的廢物了……」

督標營是完了。

這支以京營作為骨幹組成的督標營建成得非常迅速,可以說比朱慈烺的山東鎮也要快。

雖然,比起朱慈烺五百人為骨幹擴建的山東鎮,京營有兩千人作為骨幹。但實際上京營里能用的基層軍官比起朱慈烺那一支從京營裡帶出來的老兵遠要少。

朱慈烺手中的這些老兵,都是在湖廣戰場上打過仗的傷兵。既然是傷兵,那大多數都是有過戰鬥經驗的。

但侯方域的督標營就差很多了,不說被將官剋扣導致士兵們普遍吃不飽穿不暖士氣低下。就說京營裡頭十數年積弊下來,在京師里的就沒有什麼好兵。

以這樣的京營組成的骨幹,擴軍之後的督標營完全就是一個樣子貨。

這樣的樣子貨對上紅娘子麾下久經戰事的精銳。自然是一觸即潰。要不是最後劉勝所部來援得快讓紅娘子迅速撤退,只怕督標營此刻就已經不存在這個番號了。

只是,雖然還留下一個番號。但督標營裡面的人已經逃散了不少。人心士氣更是低落。

沒了兵,又不能掌握住山東鎮,侯恂此刻還進開封還有什麼意義?

這一刻,侯恂忽然響起了劉澤清的遭遇。

一念及此,侯恂忽然感覺自己胸中升起無處散發的悲鳴。

「父親大人……」侯方域忽然又走了過來。

侯恂聽此,卻是格外的煩悶,不耐煩地道:「又有什麼事?」

「周王殿下……來迎了?」侯方域輕聲著道。不敢觸怒侯恂。

侯恂卻感覺一陣驚喜:「是為了迎接我來的嗎?」

此刻,侯恂不住地想著。

要是周王願意支持自己。那侯恂的處境一下子就變得格外好了。要知道,周王不同於福王等藩王,這可是一個十分開明而大方的藩王埃

前兩次開封之戰,李自成來攻的時候。幾次都是周王出力這才化險為夷。要知道,河南天災**無數,府庫早就空了。

李自成攻洛陽的時候,老福王守著自己的府邸一毛錢不給守軍,於是被李自成最後給做成了福壽羹煮了吃。

但當李自成攻到開封的時候,周王卻是格外開明,前前後後從王府裡面搬出了一百零五萬兩銀子。

如此一來,周王雖然因為藩王的緣故不能插手軍政,但對河南軍政可謂是擁有極大影響力的。

有這樣一個人的支持。侯恂就瞬間從一個沒兵沒錢的空頭司令變成了實力派埃

到時候,再去揉捏朱慈烺豈不是輕而易舉。

一想到這裡,侯恂也不顧侯方域奇怪的表情。急忙衝出了馬車,剛好看見自己進了城門洞。

官軍陸續進城。

但車營卻是停在了城門外空曠的一處平地上不動了。

因為……

前方,朱慈烺笑容款款,看著周王歉意著道:「累得殿下親自前來迎接,下官愧不敢當。」

周王親切而溫和地親自扶起朱慈烺,道:「秦大人親自率兵救援開封。這般恩情。開封上下沒齒難忘。老夫走幾步路,不礙事不礙事」

「這就是山東鎮強兵啊?名不虛傳。名不虛傳」周王說罷,看著一隊隊進入城中的山東鎮將官,讚歎著道。

這些官兵讓他看出了一種截然不同的氣息。

別的不說,其他官兵進了城,哪個不是如同見了餓狼見了美食一樣,眼珠子發綠,恨不得吃個飽。

但這支官軍卻是格外樸實,看著圍觀的百姓,倒是一個個目不直視好像初次見了大閨女的小後生一樣。

這樣的兵,讓人看了格外歡喜埃

朱慈烺順著周王的目光掃視過去,卻看到了剛好下了馬車,跑過來的侯恂。

見此,朱慈烺目光微亮,笑嘻嘻地道:「說起來,還要為殿下介紹一下呢。這就是總督三省軍務的督師侯恂侯大人了。」

說著,朱慈烺走過去,看著侯恂,拉著侯恂的手,緩緩攙扶著,彷彿一名格外恭敬的後生一樣。

但此刻的侯恂,卻是茫然地看著周遭緩緩入城,威武而強大的山東鎮官兵,心中戰戰兢兢。

又看了一眼方才朱慈烺與周王的親切對話,侯恂更是感覺自己的心跌進了冰谷。

周王,是親自來接待朱慈烺的

一想到這裡,侯恂就感覺自己方才的暢想變得格外可笑。

「周王殿下……」侯恂看著周王,竭力讓自己並不平靜的心緒平靜下來,不失態出醜。

周王看著眼前的侯恂,又看了一眼朱慈烺,心中微動笑著道:「督師奉聖上命營救開封,可謂是河南上下希望了。」

場面話后,朱慈烺無縫對接了上去,笑著道:「所以呀,督師這樣尊貴的人物,不如直接就住進王府附近吧。到時候開封城內將官匯聚商議想必是很方便的。聽聞督標營又一戰之中頗多折損,下官思慮之下,頗感內疚。不如就這樣,下官再調一千人進駐督標營,用以保衛督師。不知,督師以為如何啊?」

當朱慈烺如此說的時候,老十七剛巧便領著十數人帶走了一名將官。見到那人的面孔,侯恂目光為之一縮。

那是督標營的參將,紅娘子來攻是潰退無蹤

看著身邊依舊在不斷進入開封城,彷彿無窮無盡的山東鎮官兵,侯恂感覺自己呼吸格外不暢。

「本官……」侯恂喘著粗氣,緩緩平靜下來,道:「卻是要感謝秦大人如此義舉了。」

說完,侯恂目光灼灼,彷彿一瞬間恢復了無數精神,盯著周王朱恭枵,無數求助涵義都在目光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