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三章:太子常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太子常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開封城。☆→,

位於周王府旁邊的慶園裡微微多了一些熱鬧。

這個曾經周王買下來的別院不再是空空蕩蕩的模樣,裡面人來人往,將門口上掛著「督師府」的慶園多了一些人煙氣息。

見此,入住進來的侯恂心中稍稍寬鬆了些許。只不過,當侯恂看到門外巡邏著的督標營親衛的時候,臉色還是微微一沉。

督標營的人已經換了不少了。柳園口一戰過後,朱慈烺的山東鎮里不少都是升官發財,總歸犒賞是不少的。但山東鎮歷來要求軍紀嚴格,功賞過罰更是基本要求。有功得賞,有過就得罰。

山東鎮打了勝仗,出的亂子是有的,算得上出錯的極少。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一戰就沒有犯錯的,比如督標營一戰之中就不少臨戰脫逃之輩。

按說臨戰脫逃在大明將官裡頭還真算不上什麼事,因為左良玉幹得太多太大,以至於尋常的小事也就沒人在乎了。

但督標營這位參將鄭雄卻被朱慈烺的派人逮住下獄,隨後將人證物證,口供一一備好放進了侯恂的桌案上。

功賞過罰,山東鎮酬了功勛,侯恂總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這臨陣脫逃的敗將庇護。

於是……

幾日前,這位教鄭雄的倒霉孩子被推出慶園斬首示眾。

這位被侯恂從老家帶進來的親信一死,侯恂在督標營里就更加見不到一個眼熟的了。因為,眼熟的大多都臨陣跟著鄭雄跑了,就算不死也都是當了苦工。不知道到在哪兒賣死力氣。

就這樣,身為總督三省軍務的督師。竟然只能眼睜睜看著督標營里一群陌生的軍人巡邏護衛著慶園。

想到這裡,侯恂心中又不僅感覺悲哀莫名。

緩緩步入書房之中。侯恂看著空空如也的桌案,眉頭緊皺。桌案上沒有文書,這意味著城中的大小事務,都不需要侯恂的意見。

就當侯恂心中百轉愁腸的時候,門外,侯方域的聲音響了起來。

「督標營我自然知曉,但督標營一隊就不是官軍了嗎?侯芳,聽我命令,今日就由你值守督師大人書房。哼。什麼軍令?督標營一個百戶也敢來命令我?你若認他的軍令,讓他親自來找我1侯恂說著,大步踏入了侯恂的書房裡面。

聽著外面的聲音,侯恂微微驚訝了一下:「朝宗,門外發生了什麼事?」

侯方域聞言,看著侯恂露出了幾分笑容,道:「父親大人,今日孩兒來,是道喜來了。」

聽此。侯恂先是一喜,后是面色一沉,道:「是什麼喜事,竟讓你如此魯莽。我等在開封城中。猶如囚徒。行事,萬萬要謹慎1

侯方域微微一欠身,端正臉色道:「孩兒謹遵教訓。」

「好了。說罷,到底是什麼喜色。你帶了兵到了我書房。換了防務?」侯恂說著,臉色漸漸帶上了幾分溫和的笑意。

侯方域狠狠一點頭。道:「父親大人,孩兒是帶了親兵進來。哼,那秦俠以為派了一個無名小卒進來就能當督標營的參將,卻不知道孩兒也是領了督標營監軍的!方才,就是孩兒帶了一隊人進來,往後就聽從父親大人的指示。」

說著,侯方域找了招收,一個全身披甲,挺著將軍肚的大漢走了過來,朝著侯恂行禮:「末將楊維城,拜見督師大人。」

「這是……?丁啟睿的人?」侯恂目光頓時亮了起來。

侯恂笑著道:「父親大人英明。丁啟睿帶著殘兵進了開封,因好歹是戰兵,手頭有三四千人,周王與高名衡都要借重城防,故而倒讓丁啟睿在城內還算滋潤。只不過而今父親大人一來,丁啟睿僅有的名頭也就沒了,督師頭銜早就革去,已然戴罪之身。而今,丁啟睿就是要用這三四千兵來換一個全身而退。」

聽著侯方域侃侃而談,侯恂微微閉目沉吟。

一旁,跪在地上的楊維城面露幾分不耐,但一想到自己軍中軍紀一向敗壞,而掌握了平賊實權的朱慈烺又對軍紀格外在乎,聽聞就要找他動手,頓時讓他一下子按住了不耐,靜靜等候了起來。

「咳咳……」終於,侯恂再度睜開眼睛,目光微微一閃,道:「全身而退這是妄想。放其南歸吧。」

朱仙鎮這樣的大敗朝廷肯定要算賬的。算賬到左良玉身上肯定是不會的,到時候找一下楊德政、方國安等人的麻煩做法頭是肯定。當然,對於主持朱仙鎮之戰的統帥文官丁啟睿,皇帝也肯定不會放過。依著沖陣皇帝的性子,要是讓錦衣衛的偵騎抓住,丁啟睿進了京少不了一個菜市口問斬的結局。

故而,要是幫丁啟睿全身而退,自然得拼上侯恂的關係,說不得還要分潤軍功給丁啟睿。

這麼大的代價換三四千兵侯恂顯然是不太願意。

但反過來,這也未必是丁啟睿的底線。

侯恂琢磨良久,決定來了一個默認放人逃跑。只要人跑了,到時候丁啟睿跑到江南老家,難不成錦衣衛的偵騎還會再過去抓人?

以丁啟睿自己的關係,要是讓其回了老家還不能靠著自己鄉里的勢力潛藏起來,那也白瞎了侯恂的美意了。

聽侯恂答應了下來,侯方域頓時笑嘻嘻地看了一眼那將官。

侯恂見此,微微頷首:「唔,楊維城你的勇名本官是知曉的。那本官就保舉你一個督標營副將,即可上任吧1

「是!屬下拜謝督師。」楊維城大喜,拜在地上。

……

距離慶園不遠的周王府里,一行人住進了周王府一處別緻的小院。

這裡,朱慈烺換了一身衣裳。

這是周王府的私養的裁縫秘密做出來的,赤色長袍,盤領窄袖,兩肩金織蟠龍。

一旁,周王府的宮人們輕手輕腳地為朱慈烺整肅著衣冠,好生梳洗了一遍,又將朱慈烺軍旅以來長成得鬍鬚都颳了。完事以後,朱慈烺整個人的氣息又重新年輕了好些歲。

在幾個宮女的星星眼裡,恢復翩翩美少年的朱慈烺看著鏡子,氣色更勝:「這衣服倒是做得貼身。好了,謝過幾位姑娘伺候了,都下去吧。張鎮1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