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四章:捨我其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捨我其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一語而出,幾個宮女輕輕一禮,如花蝴蝶一樣紛紛退出。

取而代之進入屋內的是一個步伐沉穩,竭力掩蓋面上驚色的大漢。

這個大漢顯然就是張鎮了。

雖然知道自己主子本事驚人,背景奢遮。但張鎮還是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遇到傳奇話本上的故事。自己的主子,竟然是大明太子!

震驚過後,張鎮心中諸多疑問也悄然解開。

怪不得自己主子本事驚人,手腕厲害。堂堂太子爺,本事能不厲害,心性手腕怎麼能缺?

至於背景奢遮,直通宮內,那更是毫無疑問了。別人都以為朱慈烺是什麼依附閹黨的小人幸進之輩。今日想來,才更加覺得這些話語更加可笑。

堂堂大明太子,太監們能幫朱慈烺,那都是因為要依附朱慈烺的權勢啊!比如司恩,比如悄悄押寶的王承恩。

將心中的驚訝壓住,張鎮深深一呼吸,定了定神,將今日的情報都報給朱慈烺聽。

闖賊的迅速反應雖然讓朱慈烺微微有些失望,但日後能夠佔據天下格局大半,闖賊之中能有強悍人物,聰慧智士也在朱慈烺意料之中。闖賊這麼快找回戰略要點,也有幾分應有之理。

至於丁啟睿、侯恂、侯方域等熟悉的字眼,就讓朱慈烺表情放鬆了許多。

「讓他們去。山東鎮的軍額雖然不少。但我卻不會滿足。這次拿到一個督標營可不是打算做什麼陰私之事,讓齊賢好好在督標營練兵。其他的不用擔心1朱慈烺說完,沉吟了一下:「羅汝才那邊,如何了?」

朱慈烺說完,張鎮表情微微放鬆,道:「大……殿下。羅汝才那邊已經安置妥當了。屬下入城后拿住了城內幾處災民聚居之處,裡面頗多姦細。一番處理。已經有人出城報功。配合羅汝才那邊的布置,應當無誤。」

朱慈烺整了整衣冠,轉身看了一眼張鎮,笑著道:「好。羅汝才那邊布置完了,牛金星也別忘了。張鎮,往後你可以直呼主公。好好做事,其他不必亂想。」

張鎮心下微微一暖,笑著道:「是!屬下明白。」

朱慈烺大步而出,門外等候已久的王府總管頓何益時浮上笑容道:「殿下。王爺在流雲亭等候。」

「嗯。帶路吧。」朱慈烺笑容矜持。

流雲亭是周王後院里一處水中小亭。只需一人在小道上守住,便不需要擔心外人能偷聽。

周王在這麼個地方候著朱慈烺,顯然心意彰顯。

見到周王,朱慈烺安然坐下。笑著道:「讓王叔久候了。」

周王看著施施然坐下,眉眼裡全無慌亂,自信盎然的朱慈烺,輕嘆一聲,搖頭道:「孤倒是寧願久候百年也不想在城中見到太子。」

「可皇侄卻見不得叔嬸姐妹兄弟們葬送賊兵之手。」朱慈烺輕聲著道。

周王眉頭一皺:「太子殿下覺得孤守不住開封?」

「守,自然是守得住的。王叔是賢王,慷慨出手。城內用心守事,可謂眾志成城。然則,孤城堅守,卻憂於一個困字。更何況,本宮又帶了上萬張吃飯的口進來。」朱慈烺笑著道。

「太子專程而來,若是要開這樣的玩笑,那委實太浪費太子的寶貴時間了。」周王有些沒好氣地道。

朱慈烺輕輕一笑,道:「侄兒今日親來王府,首要當然是謝過王叔遮護之力。畢竟侄兒出宮做下這般事情,可謂是千古以來未曾聽聞,駭人之處委實頗多。至於其二,自然是為的這開封攻守之事。昨日督師、山東鎮進城已經日暮,不宜軍議。但今日諸事完備,軍議也必然開常本宮此來,當然是要軍議之上,與河南上下取得一致。」

「哦?」周王沉吟一下,道:「孤不意權謀之事,只要誰能守住這開封,孤就為誰所用!入城之時,孤幫你稍殺了侯恂士氣。自然是心愿太子可以平定賊寇。但督師之尊貴,不會這般輕易能為你所用。」

「王叔心胸,皇侄不及。」朱慈烺讚歎一聲,稍稍沉吟,又道:「東明、柳園口先後三戰,山東鎮強兵之勢,本宮說多了,王叔或許還會覺得嗦。至於一些跳樑小丑……本宮當然會讓他們明白,這真正的統帥,捨我其誰。」

朱慈烺說完,一禮,笑著離開。

目送著朱慈烺的背影,周王背負著雙手,輕嘆一聲道:「城內又要多事了。」

一場軍議,很快就召開了。

但召開軍議的地方既不是河南巡撫高名衡所在的巡撫府邸,也不是督師侯恂所在的慶園。而是在周王府的仁心堂。

接到周王府傳話的開封文武既是驚訝,又是覺得理所應當。

因為,召開軍議的是太子。

這讓他們回想起了諸多八卦十足的信息。

當得知山東鎮的兵馬在北城打了一場勝仗以後,王府里的氣息就寬鬆了許多。連帶著,久居深宮安養身體的太子殿下也終於可以與開封城內百官相見了。當然,這是王府里不經意間傳出的消息。

公文上的講述,自然是說朱慈烺見山東鎮援兵入城,要召開這平賊的軍議,統一軍中戰略。

太子殿下可不僅僅是一國儲君,啟封里頒布的聖旨也已經傳遍了全城。自然,誰都知道而今的太子還有總管湖廣、四川、陝西、山西、山東以及河南軍務大元帥身份。

有這樣一層名義在,全城都可以說是太子的下屬。

既然太子殿下要召開軍議,開封上下文武自然是蜂擁而至。

只不過,當這個消息穿進慶園的時候,卻是讓正在與左布政梁炳、知府吳士講相談甚歡的侯恂一陣愕然。因為,侯恂也正打算與這兩人談完以後就召開軍議呢。

看著報信的侯方域離去。梁炳微微撫著長須笑著道:「督師只管放心,糧米的問題,不愁。」

一旁,吳士講也是一臉曖昧道:「畢竟朝廷正統在此。當然,我那不成器的侄子,也得請督師多多關照了。」

侯恂笑著道:「那就有勞兩位大人了。其中分寸,本官都知曉的。」

聽侯恂如此一說,眾人紛紛大笑。未完待續。。

ps:感謝stcle日c

投了 2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