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六章:針鋒相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針鋒相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只見朱慈烺輕咳一聲,道:「下官以為,開封守城之要,不在於闖賊,在於守城之士氣。在於,讓開封城內軍民官兵相信官軍強大,我軍必勝。相信官軍必定能夠擊敗賊軍。至於各路大軍援軍而來,自然也不會是要走個過常想要讓各路兵馬死戰,自然也應該讓各路兵馬看到勝利的曙光,看到勝利的信心只有完善了這一點,那所謂齊心不一,自然也不存在了。」

朱慈烺說完,微微一換,侯恂剛想要插話,朱慈烺又輕咳一聲,繼續道:「那首要如何讓開封城上下守軍相信我軍必定能勝呢?那可以反過來看。為何官軍以及開封城軍民會不相信我軍能勝呢?這當然是因為開封城守軍有太多的困難。我相信,將士們守城是英勇的,城內百姓慷慨犧牲捐助更是義舉連連,無不是赤誠之心昭昭的。之所以會悲觀,這是因為攻守之中實在是存在著眾多的困難。」

「比如,賊軍攻城難度不高。一旦傾盡全力攻來,便直接可以登城而戰,而我軍守城優勢大減。」

「比如城內糧米短缺,百姓怨憤,難以求活而人心紛亂。無糧苦戰,自然是絕望之處不盡,豈會有勝利之信心?」

「又比如,將士們訓練稀少,糧餉器械缺乏。而賊軍勇猛,使得將士們無戰而勝之之心。如此種種,不一而足。若是此時不思補缺。大而化之以齊心不一,自然是徒知齊心不一之處,不知齊心不一為何。又怎麼能打得贏這一場開封會戰呢?」

「朱仙鎮一戰。拔營而逃的是左良玉。那誰人知曉為何左良玉逃?又誰能知曉,為何楊文岳虎大威方國安以及楊德政等人會逃?既然不知曉……」朱慈烺悠悠地說道這裡,瞥了一眼面色漲紅的侯恂,繼續悠然著道:「又怎麼能確信,到時候汝寧保定兵來了,不是依舊士氣衰弱,不敢出戰。又如何確信。湖廣兵左良玉來了,不會再來一個拔營而逃?」

朱慈烺說完。場上頓時微微一片沉寂。

而侯恂,卻是竭力剋制著憤怒與難堪,不讓自己在太子殿下面前失態。

在場眾人從兩人的話語之中聽出了豐富的內涵。

侯恂用諸路兵馬齊心不一作為理由,推銷自己的戰略。要從太子殿下這裡要權力。但朱慈烺呢,卻將自己的戰略推銷出去以後,又悄然將侯恂的思路要點一一拆了下來。

侯恂不是說諸路兵馬齊心不一么?不是說,河南兵不聽他的,朱慈烺的山東兵不聽他的,這肯定打不贏么?

侯恂又將汝寧兵楊文岳虎大威以及襄陽左良玉拉出來扯虎皮,就是想要告訴太子殿下。他也有人支持,只要權力給侯恂,就能打好這一仗。就一定能守住開封打贏賊軍。

但朱慈烺呢,卻是著重提點了軍中實力將士信心士氣的問題。又將守城攻城之中切實存在的弊病都說了出來。相比之下,朱慈烺說的一開始或許有些威勢不足。但朱慈烺說的更加實在,更加看起來可靠埃

而且,最後朱慈烺又扯上了諸路兵馬齊心不一的問題。實際上又將侯恂的觀點拆打了一遍。指責侯恂喊口號不切實際,真正讓諸路兵馬齊心不一的問題除了權力,還有戰而勝之的信心。

至於信心問題……實際上也就是實力的問題。

那麼……實力最強的又是誰呢?當然就是朱慈烺了

眼看著兩方針鋒,場內氣氛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這朱慈烺。一介五品山東鎮監軍,竟然敢這麼毫不留情地批判侯恂的戰略。這膽色就不由讓河南文武紛紛心驚。

有道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眾人自然是不敢開口了。

眾人只是靜靜地期待著,等待著侯恂的反擊。

但侯恂心中怒火萬丈,卻克制著憤怒,保持著冷靜沒有開口。他是督師,是總督三省軍務的督師,是帝國文官頂峰,一品大員的存在。

這樣的大員,若是真的對一介五品山東鎮監軍開噴,那就太有失體統了。這不僅是臉面掛不住的問題,更是不對等埃

侯恂也大約猜到了朱慈烺的目的。

在侯恂想來,秦俠這麼做,就是要坐實了開封會戰上實力派的名頭,在侯恂的身前樹立起一個比侯恂更可靠的碼頭。若是侯恂親自與朱慈烺對打互噴,那就是坐實了朱慈烺與侯恂旗鼓相當,都是對等存在的事實。

到時候,開封文武就可以清晰地發現,這朱慈烺是一個與侯恂同等階的碼頭。到時候,聽命於誰救你要再想想了。

要知道,名義上侯恂才是開封會戰的實際統帥埃而朱慈烺,本就應該是侯恂的屬下

有道是知子莫若父,反過來也有句話叫上陣父子兵。

果不其然,會場上侯方域慨然出列,怒視著朱慈烺,冷笑著道:「秦大人此言差矣」

聽侯方域出場,侯恂臉上頓時表情一緩。

而其他人,也是神情紛紛一震。

這是要撕逼了

侯方域微微一呼氣,環視眾人,凜然無謂地道:「身為朝廷命官,秦大人為山東鎮監軍,入援開封,自當歸屬河南軍務麾下。如此,既為屬官,山東鎮上下,自然亦是河南官兵序列,自然是總督軍務所節制。既然秦大人認為出兵不戰,潰逃敗敵是信心之故。那以山東鎮強兵如此,連戰連捷,想必肯定是聽聞督師戰令一出,定然歡欣雀躍,穩戰而喜了。」

朱慈烺聽完,凝視過去,目光不知是喜是悲。

但侯方域的話落在其他人耳中,卻更加是呼吸都要小心翼翼了。

侯方域這是撕破臉了埃也不再講究什麼吃相,直接就要拿官場的上下從屬來壓人了。

的確,不管是從官階品級亦或者戰區上下從屬節制,朱慈烺都是侯恂的下級。

下克上對於官場而言可謂從來都是禁忌啊可以這麼做,但要真拿出來撕逼,卻不得不屈服,至少是名義上的屈服

但軍議上屈服了,這碼頭也別上光明正大擺上去了

眾人目光重新匯聚到了朱慈烺的神色。面對侯方域如此**裸的大招壓制,朱慈烺要如何回復?

「侯公子此言,亦是差矣。」朱慈烺輕笑著,目光悄然帶上了一些冷意。未完待續

ps:感謝本書

皮卡皮卡

起點幣打賞10起點幣

甘萬

投了2張月票

萍水臨風

投了1張月票

這是你大爺哈哈哈

投了2張月票

059思緒飄揚

投了1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