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七章:壓服侯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壓服侯氏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此言一出,侯方域反應有點慢沒感覺,侯恂卻是麵皮一紅。

侯方域雖然在侯恂幕府之中做事,卻沒有官身。朱慈烺在官方場合稱呼公子,這不就是嘲諷侯方域身份不明不白,不公不正么?

但顯然,朱慈烺的話鋒不止於此

只聽朱慈烺繼續道:「本官為山東鎮監軍正印官,論起從屬,自然都是陛下臣子。都為人臣,自然首先依從聖旨。前些時日在啟封時,陛下聖旨已召。下官秦俠,自然從屬於身為總管六省軍務大元帥的……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說完,朱慈烺微微一禮,朝著床上躬身。

朱慈烺與周王坐在床上不動。其他人就沒這個福分了。

無論是本土派河南巡撫高名衡,巡按蘇京左布政梁炳,守道蘇壯,監軍道郭載駷,知府吳士講。亦或者神色喜悅的山東鎮上下文武,都是紛紛齊聲高喊:「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聽朱慈烺這麼一喊,侯方域頓時如遭雷擊,整個人一呆。

督師府上下紛紛感覺面紅耳赤。顯然,侯方域這麼說是直接將太子殿下給繞開遺忘了。

眾人紛紛行禮,但侯恂卻依舊站著,並沒有故旁人驚異的目光,直視著帷幕,呼吸有些急促地道:「微臣……請奏太子殿下,平賊剿匪之事。方略以誰人之說為定?」

侯恂這麼一說,場上格外安靜。

侯恂這是親自出手了。

不再是雲山霧裡,而是直接確定開封會戰上的領導權。雖然眾人都覺得。既然太子殿下身體不適,舊病床,那就應該將權力下放給督師侯恂,以此運轉戰事順利。

但眾人眼見今日的山東鎮監軍秦俠這般活躍,紛紛想到了另一個可能。

果然……

就見帷帳之中一陣搖晃。

隨後,一旁的周王道:「太子殿下說。太子殿下只是偶感風寒,三五日後處理軍務並無礙。督師一片赤誠。太子知曉了。軍務之上,太子殿下以為秦大人更妙。為此。特賜秦大人仁心堂通行令牌以備軍議諮詢。」

侯恂身子微微一陣搖晃。

一旁的侯方域眼疾手快,急忙過去輔助侯恂的身子。

看著侯恂瞬息之間渾濁的雙目,侯方域失望怨憤難言,怒視著朱慈烺。聲叫道:「秦俠憑你這非正道出身的庸官俗吏,真有本事能贏開封守城之戰嗎?大明朝廷上下階級從屬,尊卑榮辱,今日旦夕為你所壞。人心各異,只顧私利,今日因你而起這開封,若是敗事,定始於你秦俠作亂我侯方域,身為河南士子。今日就要斥你無能自私而敗壞社稷」

侯方域雙目怒蹬,直指朱慈烺,彷彿巨蟒一樣陰冷擇人而噬。但朱慈烺對此。卻是毫無感覺。咬人的狗不叫,侯方域如此只能說明他已經黔驢技窮,除了大吼大叫再也沒有辦法了。

對於侯方域的大吼大叫,雖然格外失禮又事涉誹謗。但大明朝堂一向對讀書人優容,更遑論侯方域還格外心機地點出了此時的秦俠還是一個非進士出身的雜途幸進之輩。對於格外分得清你我的一干文官而言,自然瞬間腦部出了無數個閹黨餘孽。幸進奸臣的辭彙套在此刻的秦俠身上。

故而,河南巡撫高名衡微微猶疑。看著梁炳吳士講不為所動的目光,不知該不該斥責侯方域。

河南官員對此無感,周王卻感覺受到了冒犯。

侯方域如此作為,不僅是對地主周王的無禮,更是對太子殿下的權威質疑。雖然周王清楚這些所謂清流一向是有理不讓人,無理攪三分,但真正見了,還是感覺心中惱火。

事已至此,眾人已經很清楚太子殿下的態度了。

太子殿下明明就已經通過周王的口吻表達了自己支持秦俠這個馬甲身份的意思,但侯方域還如此搗亂,這不就是撕破臉要爭權么?

自己爭權奪利有理,旁人正當權益有害。周王微微一想,如何不惱火,當即怒喝道:「侯恂,真當我王府之中沒有王法嗎?」

侯恂聞言,頓時面色一變,一腳踹向侯方域道:「孽子,還在這裡丟人現眼嗎?看為父回去后如何給你行家法」

見此,一直坐在床頭上沒有吭聲的朱慈烺補刀道:「侯公子自然可以看著,本官與河南各部如何奉太子殿下命令,平賊剿寇,無往不前。」

朱慈烺與河南各部,這當然是包括侯恂了。

而太子殿下又顯然信任朱慈烺,等於以後侯方域的老子侯恂也得聽「秦俠」的意思。

這一補刀,簡直是不能再痛快。

果然,被朱慈烺這麼一說,侯方域面色漲紅,乾脆示意侯恂又踢了一腳,隨後順勢滾到在地,連滾帶爬地離開了仁心堂。

朱慈烺說完這話,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沉重。若是自己沒有山東鎮這張牌,沒有秦俠這個馬甲,想要控制住這群文官武將還真是沒有希望埃

太子殿下統領六省兵馬的大元帥名頭是皇帝朱由檢通過中樞朝廷給的。所以名義名頭這種東西的效力,只有中央朝廷強勢的時候才有效。若是什麼時候中樞暗弱,無權無兵了,那麼想要再靠著一層名義就能揮斥方遒,指點江山,那無異於空中樓閣。就如同侯恂侯方域等人一直以為的那樣,掛一個名頭分潤一層軍功,其他的實權通通休提

如此,也正是朱慈烺一直以來苦苦經營秦俠這個馬甲的原因。太子殿下的名義可以給朱慈烺高於侯方域,統領各路兵馬的許可權。

但要將這個許可權落到實處成為實力,就得用強大的山東鎮,用無數的資源來支撐,用戰功赫赫的山東鎮強兵來壓服其他不願意出力死戰的各路兵馬。

見場上寂靜一片,侯恂苦笑一聲,看著在場眾人道:「教子無方,愧對眾位。」

侯恂說罷,這才領著王謙之等督師府上下屬官拜倒在地:「下官知曉太子殿下旨意。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侯恂,終於屈服了。未完待續

ps:感謝王謫

起點幣打賞10起點幣

天罡真人

投了1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