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九章:米價騰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米價騰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侯方域抹了抹額上的大汗,拍著胸膛道:「父親大人請放心。咱們歸德侯氏可是河南大族,開封城裡多少門生故舊,父親大人此事,豈能不辦妥帖了?」

侯恂緩緩點頭:「辦妥帖就好……妥帖就好」

侯恂身後,腳步沉穩的吳士講撫著長須道:「督師勿憂,那朱慈烺一介豎子,還真以為開封城就仍他為所欲為了嗎?倒,他有幾分本事」

開封城,叢善坊。

通往曹門的路口裡,一名社兵手忙腳亂地將身上的甲衣拖下,左顧右探,焦慮難言。

忽然,當這名社兵看到接上走來的一人後,頓時驚喜。

「潭哥兒幫我守個值。」這名社兵見了來人,急切地道:「俺娘說焦家米行就今天就賣十石米,再不去就什麼都買不到了」

被稱作潭哥兒的當然就是曹門社兵在叢善坊的社長,馮潭潭了。而這名社兵他也熟悉,就是城頭上被嚇得發狂,最後還是鐵毅救下來的那名社兵,名作吉長香。

看著吉長香匆匆忙忙跑過去,馮潭潭有些撓頭不懂:「焦家米行不是曹門左近米價最高的那一家嗎?一石米足足要八兩銀子,這都貴到天上去了」

馮潭潭作為叢善坊社兵的社長,跟著曹門總社鐵毅,家中有幾百石糧米,並不能感受缺糧的痛處。

八兩一石的米。讓馮潭潭感覺實在太貴了。

但很快,見馮潭潭接下了吉長香的兵甲,叢善坊裡面不知從哪裡又冒出來十幾個社兵。焦慮地道:「社長,請准個缺,這得去買米」

「別說八兩了,好些米店都關門歇業了有錢都買不到氨

「別愣著了,城頭上的事情先緩著,婆姨連米都沒得下鍋了,還去買米氨

……

米行衚衕。

「就可憐可憐俺吧。家裡八口人,再多賣俺一斗吧」一個身材瘦弱。穿著破舊單衣的文弱老書生趴在米行柜上,聲色凄慘。

焦家米行里,幾個粗壯的漢子拿著棍棒走了出來,大聲吆喝著:「搶什麼搶良老爺說了。只准買八升米你還敢撒潑,這點米也別想要了」

說完,一個黑臉大漢便冷哼一聲,一腳揣在老書生的腰上。

頓時,老書生懷裡的八斗米齊齊灑了一地。

而柜子裡頭,不耐煩的掌柜擺擺手,一巴掌拍在櫃檯夥計的肩膀上道:「還愣著做什麼,下一個再賣一個時辰就打烊歇了鋪子。這麼蠢笨,東家怎麼肯要你幹活。再嗦,也跟著開革出去」

那夥計聞言,頓時猛地一顫。急忙高喊道:「下一個快上啊,還買不買米了」

「買,買八升,俺買八升都買了……」

「十兩銀子」

「啊?」

「八升,十兩銀子,聽不懂人話?」

「不是八兩一石?」

「十一兩八升」

「啊礙…俺買。俺買」

「怎麼就十兩銀子?少了十一兩,怎麼。不想買了嗎?」

「俺給,俺給……」

櫃檯外,面有菜色,滿頭大汗的吉長香忙不迭地將褡褳里的碎銀子都倒進去,就連夥計多拿了三錢碎銀子都不敢說話。只是慌忙拿著布袋去了另外一處地方裝米。

而地上,一名老書生顫抖著雙手,不住地將地上被踹到后灑下的米掏回米袋裡。

只是,這米袋或許也著實不夠結實,摔倒后又壞了些許,以至於一邊撿著,一邊又悄然漏了一些。

而他的身後,一個雙目睜得極大,身子卻枯瘦如柴的小女孩拿著一個小竹籃,悄悄都撿了起來。

只是裝了些許,這小女孩便渾身一僵。

因為,那老書生大叫了起來:「不要搶啊,我的米都要踩壞了……不要搶我的米……不要……」

……

忽然,老書生猛地一跌倒。

一個乾瘦的男子猛地衝撞在老書生的身上,老書生跌倒在地,懷中米袋頓時被奪走。

一路上,從漏洞里灑落的有些發黑的大米布滿小街。

那小女孩見此,頓時悄悄撿了五步,又急忙提著小籃子消失在街道里。

唯有那老書生望著那乾瘦男子的背影,哀嚎了起來:「這世道……可要怎麼活氨

開封城裡,一夕之間熱鬧了起來。

熱鬧的點,便是以東城為主,遍布整個開封的米行。小的米店一家人謹守庫房,一點米都不賣。

大的米行則是十數個壯漢持著棍棒刀槍,限售高價出售。

米價騰貴,四個原本只在書上出現的字句出現在了所有開封人的腦海里。各個道路上,到處都是尋找開放發售糧米的人門。

但更多的開封人卻只能絕望地望著打烊的米行哀嚎。

堅強一些的開封人亦是只能對著翌日辰時限量發賣十石米的公告匆忙回家,變賣家資。

一時間,城內的當鋪又成了開封城裡另外一處最為熱鬧的所在。

此刻的開封城裡,已經匯聚了黃河南岸河南地區里大部分的難民,以及更多家資薄弱的逃難百姓。

加上本就已經頗為眾多的開封本地人,整個城市的人口已經將近百萬。

而如此眾多的人口,整個開封城的所有米行米店,一日發售的卻只有區區不過一百餘石糧米。

慶園。

「這麼說,開封城糧米的均價,已經上升到了九兩六錢?」侯恂驚訝著道。

吳士講微微頷首:「也有些賣得高的,我都教訓好了。咱們開封糧行得一體均價。明日,最低不得過十一兩,最高不得過十一兩三錢。」

身為開封知府,他的消息自然是最為靈通的。也是此次策劃之中,侯恂選擇的地頭蛇。其實,侯恂也可以算得上是河南地頭蛇了。焦家米行便是侯家的盟友,城中儲備糧米足有上萬石。是城內首屈一指的大米行。

見此,一旁的侯方域湊趣地大笑:「光是這麼今日的收成,咱們就足足賺了有上千兩了氨

屋內,還有一個穿著精緻蘇織長袍的富商笑著道:「比朝宗預料得要更多呢。這次運進成的一萬石軍糧賣出去,最後至少能賺三十萬兩」

「這不就是要一石米買三十兩嗎?」侯方域驚嘆了一聲,隨後笑著道:「那就,這次秦俠如何籌措軍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