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四章:開倉賣糧釀反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開倉賣糧釀反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軍糧?」

「莫非是巡撫大人開了府庫?」

「可開了府庫也不該單獨設糧行啊,直接開倉放糧不就行了?」

侯方域無視這些人的紛擾,而是笑了起來:「不用猜了。這是山東鎮的軍糧」

不待眾人詢問,就見侯方域冷哼一聲,道:「咱們的動作是為了什麼,誰不知道。這朱慈烺看來也反應了過來。放售糧米,不就是為了平抑民憤,拆分聯議么?」

侯方域的腦子轉得很快,一下子就猜到了事主。事實上,侯方域這也之事簡狄桓讎懦法。

開封城裡面還有糧食的,首推就是河南官方。但高名衡要維持城內大軍本來就很吃力,還要想辦法應付山東鎮的錢糧,怎麼會這麼好心去平抑民憤,維持開封城百姓的死活?

除此外,還有大批糧米的就是城內豪族豪商了。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一體。縱然有些豪族不做糧米的買賣,但大部分糧行豪商卻絕對會找一個靠山來維持自己的買賣。

但這些人,一個不落都被侯方域與吳士講拉攏了起來,將城內餘下的五萬石都給聚集了起來,專事炒作。顯然也不算是哪家私下賣,因為……沒有哪家大豪族大豪商還有這麼多糧食

至於其他的小糧行,敢低價賣的早就被強買一空,唯有那些惜售不賣,囤積裝死的小糧行還在苟活。

不是官倉。不是糧商,誰還會這麼干,那就只剩下朱慈烺這個剛剛獲得開封軍事權力的新人領袖了。

聽侯恂這麼解說。眾人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是秦俠,怪不得能出這麼多糧食。他手底下可有過萬大兵,剩下糧食不奇怪埃」

「而且聽聞山東鎮的操練很是辛勤,聽聞養三個兵用掉的錢糧才夠得上山東鎮一個兵。這一省下來,頓時就足夠拿出來賣了」

「說起來,咱們抬高糧價又惜售,逼得開封糧行都沒米流出去。這山東鎮要打仗就要籌措軍糧。到時候戰事一起,消耗突增。準備不夠錢糧當兵的就要造反埃這秦俠是想平抑了糧價,暫解缺糧之憂逼咱們把糧食賣給山東鎮呢」剛剛到來的那個吳家年輕人顯然消息源頗多,很快就琢磨出了意思。

侯方域聽此,只是冷笑:「吳漣你是聰明。但我可以告訴你們。就是秦俠過來跪著求我,這糧米也別想賣出去一石給山東鎮」

聽此,眾人紛紛神色一肅。

這些人跟著侯恂是要發財,但沒有政治上的靠山,這發財是長久不了的。故而,大家自然得跟著站隊到侯家這邊。

「我們明白,這就下令,教好手底下的人。」

「請侯公子放心,請督師放心。咱們齊家都。」

「咱們吳家更是不必侯公子擔心,絕無問題」

……

侯方域見此,面色頓時大緩。看著窗外,高掛起來的恆信商行道:「現在咱們的糧價統一多少了,明天計劃是多少?恆信商行,現在又賣多少?」

「咱們現在都統一定價了。今日賣的價格是十二兩一石,限售是一人五升。按照計劃,咱們計劃是明天漲到十五兩。一人限售三升。現在恆信商行是打聽清楚了,一天買六七個時辰。天亮起賣,日落天黑關。一人限售一斗,糧價是十一兩一石。都是差不多的糧米。」回答侯方域的還是那個吳士講之子吳漣。

「這麼說,這恆信商行是打算豁出去了,跟咱們硬頂到底嘍?」聽吳漣如此說,侯方域頓時輕笑了一聲,嘿笑道:「那就讓他瞧瞧,咱們怎麼教教秦俠開商行」

一個時辰后。

焦家米行。

「讓讓,別當著跟死豬一樣。讓開掛公告」幾個身強體壯的大漢分開排隊的人潮,將一道寫好了的白布掛上去。

頓時,幾個斗大的字赫然入目,清晰可見:「糧價,十五兩一石,一人限售三升。」

「又漲價了……」

「怎麼能這樣啊,不僅漲價,還要限售更加厲害。還要不要人活路了。」

「黑心糧商啊,又漲價,再漲價棺材本都要貼進去了」

……

看到又是漲價,還在排隊的人潮頓時洶湧議論了起來。

尤其是被擋住剛才沒有買到,現在眼睜睜看著漲價的一個帶著青衣小帽,身材頗為健碩的男僕更是義憤道:「怎麼能這樣啊俺們李老爺也是杞縣有名的士紳秀才,省城也是有名的。還如此欺辱,你們商行怎麼能這麼做生意?」

「愛買不賣,你這小子怎麼廢話這麼多?」聽這男子這麼一說,櫃檯上的夥計頓時滿臉不耐煩了起來:「你嗦對吧,不賣你了讓開讓開,下一個」

夥計一說,頓時就有兩個膀大腰圓的大漢如同提小雞仔一樣扯著這青衣小帽的男子,隨手一丟丟在路上。

頓時,這青衣男僕滿面羞紅,臉上憤怒似要滴血。

此事,忽然一人跑過去扶起這青衣男僕跟著罵了起來:「特娘的,還漲價漲價一**商別以為俺們不知道西市街口新開了一家恆信商行。他們家的米,現在才賣十一兩,而且可以買五升有恆信在,誰還買你家的破米。走,跟著俺去買他們家的米」

聽此人一說,頓時原本群情洶湧的排隊大潮頓時走了十數。

只餘下幾個不甘心白費力氣排隊,或者不信有這種白白低價賣米的留在原地。

此刻,從天空之中往下看。可以清晰地看見,當滿城數十糧行紛紛掛起了漲價限售的通告后,失望的人潮紛紛懷著希望,全部都到了西市大街上。

他們的目標,赫然就是掛著恆信商行名號的米行

「怎麼回事?」常志朗驚怒著道:「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常志朗站在剛剛買下的另外一處酒樓二樓,看著西市大街方圓五百米內那恐怖的人潮:「這才剛剛開店不到半天,怎麼就來了這麼多人,這……怕是有七八百人了吧這才過了多久?」

酒樓是買下來作為恆信商行店面擴充的。朱慈烺嚴令開店,這才緊趕慢趕,一邊開店一邊擴充。

「生意興隆,這不是好事嗎?」常志朗手下的一個夥計有些不懂。

「好事?」常志朗澀然道:「過猶不及埃這麻煩,才剛剛起了個頭」未完待續

ps:感謝~長不大的小不

起點幣打賞100起點幣

這是你大爺哈哈哈

投了2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