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四章:黃河炸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黃河炸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侯方域聽完,頓時動作一愣。他倒是想起了秦俠,化名秦俠的朱慈烺可比起侯方域還年輕了一輪。

「孩兒這一次,會好好收拾了恆信的到時候……山東鎮還是父親大人麾下可以掌控的強兵。成就平賊大業」侯恂堅定地道。

「孩兒有志氣是好事。為父也想起來了。」侯恂輕嘆了一聲,道:「為父現在真想看看啊,那秦俠得知咱們要對付他以後,會是如何表情呢?」

……

「都準備好了吧?」朱慈烺輕輕呼出一口氣,在西城門樓上,輕輕地放下了千里鏡。

這個千里鏡可是個稀罕物,是朱慈烺開戰之前廢了老大力氣這才弄來的。也虧得朱慈烺之前是臨清榷稅分司主事,多少商人要賣面子求巴結,這才弄來了幾具。

回答朱慈烺的是司琦:「大人。軍務司上下,輔兵營,以及俘虜營,民夫營都準備好了。」

「舍人蔘事那邊如何了?」朱慈烺神色淡淡。似乎對這個有好幾位三品大員位置上致仕下來的活動並不在意。

「王參事,寧參事外他們已經朝著慶園出發了。有齊賢所部督標營護衛。」這次回答的是常志朗。

聽此,朱慈烺點點頭。

「各處恆信分店關閉吧。就以戰時軍管的名義暫停營業。」朱慈烺說完,就仔細盯著手中的千里鏡,望著西邊。

那裡。十數裡外,便是滔滔黃河水。

十里柳黃河堤。

陸航重重喘著一口粗氣:「特娘的,老子是抽了什麼風。要打算扒黃河堤啊天天來這兒吃沙子。」

不同於羅汝才麾下其他將官,陸航是河南本地人,對河南的情況頗為熟悉。自然,也就知道黃河堤對於河南上下的重要意義。

因為上游黃土高原沙化的原因,每年都有無數河沙跟隨著黃河進入中原,隨後又預計在河南囟紊稀0樗孀拍嗌秤倩,河床不斷被抬高。以至於最終造就了黃河懸河的存在。

也就是說,水平拉到開封城就會發現。黃河水竟是比起開封城牆還要高。

若是扒了黃河堤,黃河水蔓延衝出去,很快就能將開封城淹沒。這個時代的城牆並不全都是磚石所鑄,更沒有鋼筋水泥混凝土之類的東西。故而。水一泡,就很容易沖開了。

當然,更大的可能是整個開封都被黃河水淹沒,這個可能那個書生顯然就沒有與陸航說了。

此刻,這個書生藏起了手中的蛇形彎刀,笑容開朗而大方:「將軍。前方就是十里柳黃河堤了。只要在這裡開挖黃河水,便能順著汴河古道,順流直下,直抵開封城。這樣。也就不用擔心到時候衝到了闖王與將軍們的營地。」

「嗯,你想得很周全,很好回去了。我再找將軍賞你兩個美人」陸航聽完,頓時大笑了起來。

聽此,魏雲山頓時嘴角一抽。

「不過……」魏雲山猶疑著道:「有一事,小生不知當說不當說。」

「你們讀書人就是歪歪扭扭,大丈夫有事只說,還有什麼當說不當說的?」陸航不耐煩道。

魏雲山輕咳了一聲。開口道:「那小生就直說了。這千里黃河,乃是一朝龍脈所在。其中河伯寢宮。不當侵擾。意思就是說,咱們挖了黃河堤,恐怕會讓河伯不高興。這健康福相的童男童女一時間不好準備,想必河伯也能理解。可咱們至少得擺上敬意,不然到時候河伯怪罪,一不小心又淹了將軍的軍營,那就罪過了。」

作為儒生,卻講起了這怪力神的東西,如果讓城中那些大儒看見了,定會怒聲呵斥。但魏雲山顯然不是儒生,而陸航也是一個沒見過什麼世面,靠著打打殺殺上位的流賊,手中沾染了不知多少鮮血,做了不知多少罪孽。現在一聽魏雲山說起了河伯河神這樣鬼怪力神的事情,頓時心下打鼓,也不敢不信。

心下琢磨了良久,陸航氣勢也低落了一分,悄聲道:「那秀才你說,這要如何做才能讓河神老爺不生氣?」

「按照常理嘛,自然應該準備上祭祀大典。只不過此刻是戰時,不能用常理。所以小生以為,至少要讓諸軍列陣,到時候擺上香案於十里柳黃河堤外,祭拜河神,做個簡易的祭祀典禮。以此,想必河伯就不會生氣了。」魏雲山一臉正式地說著,讓陸航也跟著臉色肅穆了起來。

「好」陸航當即排版:「那就讓你來主持這個祭拜典禮」

魏雲山笑著應下。

祭拜典禮不過就是擺上香案,準備好祭品。童男童女什麼的魏雲山這個熱愛少男少女的大叔顯然不會同意了。所以就趕緊殺了一頭肥豬,也算湊合。

有了香案,有了香燭又有了祭品,這祭拜典禮就很快像模像樣了起來。

至於其後嘛,自然就是列隊迎候。

陸航帶來了不少人,作為將主,陸航理應在最前頭,其後就是各部將官,在其後就是各部老兵,再往後就是普通戰兵。再再往後嘛,就是那些被拉過來做苦力的流民壯勇了。

再再再往後呢,就是魏雲山了。

他告訴陸航說,自己再往後檢查一邊,讓陸航在整肅列隊準備祭拜便脫身了出來。

站在整個隊伍的最後頭,魏雲山看著手下不知從哪兒牽來的一隊馬匹,笑著道:「讓你準備兩匹馬咱們跑,你倒是把人家的馬廄都偷了。」

被魏雲山打趣的漢子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道:「屬下就想著,總不能便宜了這些賊寇。」

「好了。」魏雲山翻身上馬,看著黃河那邊,道:「信號發了沒?」

「發了,那邊應該能看到了。」跟著騎上馬的漢子指了指那邊倒下一片的消息樹。

魏雲山點點頭,縱馬疾馳而去。其後,是那手下牽著的數十匹駿馬。

「咦……」陸航皺著眉頭道:「秀才人呢?這祭拜大典要怎麼開始啊都排列這麼整齊了,還不行嗎?」

環視一圈,除了身前數步距離外的黃河大堤以及黃河大堤外洶湧波濤的黃河水外,哪裡還能看到魏雲山的身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