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五章:水淹千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水淹千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從十里柳黃河堤看向南邊,魏雲山的影子都沒有了。只有隱隱約約十數匹駿馬奔跑而去捲起的煙塵。

「他娘的,那孫子搶了老子的馬」陸航大叫起來:「老子要生撕了他」

「轟顱…」

忽然,一道猛烈爆炸性響了起來,整個地面都微微有了一些搖晃。

「什麼聲音?」陸航頓時一驚,心中無限恐懼滋生,喃喃著道:「難道我要炸黃河大堤,河伯發怒了?」

「轟顱…」

「轟顱…」

「轟顱…」

……

接連不斷的爆炸性響徹雲霄,整個大地彷彿都搖晃了起來。

忽然間,陸航手底下一人高聲大叫了起來:「河伯發怒了,河伯發怒了氨

「跑氨

嘩啦啦……

陸航忽然低著頭,看著不斷皸裂的黃河堤,面露驚懼:「黃河堤被炸了老子還沒動手氨

香案就擺在黃河堤上,黃河堤裂了,這不是被炸了是什麼?

隨後,陸航就見自己連帶著身後一干軍官的地面轟然裂開。黃河水洶湧而來,瞬間淹沒。

「跑啊河伯發怒了,黃河水衝來了」

「快跑啊,救命埃俺不想被淹死氨

「救命……」

波濤如怒,洶湧的黃河水越過破損的大堤,衝過去,頓時就吞噬了整支羅汝才所部的農民軍。唯有最後一些的普通戰兵與那些過來賣苦力的流民壯勇離得遠一些,有了緩衝,這才沒有立刻送命。

與此同時。黃河上。

王易再三深呼吸,望著左右眾人道:「兄弟們,想要發財,就在此刻了」

這些錦衣華服,大腹便便的商人們此刻紛紛打著赤膊,身邊背著落水的救生工具,毅然點頭。

「出發吧」

此刻。將視角拉到天空之中就會發現。

黃河上,數百艘漕船順著破損的黃河大堤。沖入汴河古道。洶湧的黃河水將整個大地淹沒,卻正好重現了汴河故道的模樣,第一時間就填滿了這條故事眾多的河流。

順著汴河故道,數百艘船浩浩蕩蕩。朝著開封城衝進去。

他們的前後左右,則是萬鈞波濤,是無盡的黃河水,是足足可以與整個開封城三丈高的黃河水。

此刻,波濤洶湧的黃河水先數百艘漕船一步沖入開封城周圍,如同先鋒將士一樣,將任何敢於阻擋的事物統統吞噬。

閻李寨。

「轟顱…」

「轟顱…」

「轟顱…」

無數響聲傳來,越來越近。

李自成豁然起身,衝出營外。翻身上馬看著左右奔來的一幹將官,壓抑住心中的驚怒,不斷問道:「各部不要慌亂速速彈壓軍法還有。是什麼聲音,查明了嗎?」

田見秀,劉宗敏等率先趕過來的人都是一頭霧水,滿臉茫然。至於那些營帳隔得遠一些的,更是沒空跑來找李自成。他們手底下的兵可沒有田見秀,劉宗敏那麼精銳。沉穩。這會兒異動傳來,都在彈壓混亂以防營嘯。

反應最快的是李岩。他腳步匆匆跑了過來:「闖王,查明了。是黃河被人挖破大堤了」

「什麼?」李自成頓時驚怒交加:「哪個白痴自以為是就不怕挖破了黃河大堤,我們的大軍被淹嗎?就算沒淹了我們,這開封還要不要了難道以為這黃河水會聽我們的命令,只淹了城牆就能退水嗎?」

李自成當然不是沒有考慮過水淹開封。他手底下舉人就有兩個,李岩和牛金星都能想到這一個計策。但事實上,這個計策用起來也是格外需要權衡的。

至少,牛金星提出來以後,李岩就很反對。李岩的理由很清楚,李自成也記憶深刻。那就是,水患無情,不會因為李自成順應天命而讓路,到時候淹了李自成的閻李寨找誰說理去?

至於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挖了黃河堤,這開封城就等於廢了。

李自成要打開封,報仇當然是重要的一點。但最重要的就是打下開封后擴張地盤,擴充實力。城內的金銀他喜歡,人口降兵更喜歡。但一座被黃河水淹了的開封怎麼接收?

不說被誰淹了以後,開封城就是一個超級大號的棺材盒子,就說黃河水淹過去,百里澤國,裡頭再也不會有他李自成一分好處

故而,也唯有歷史上數次攻打都無希望,而孫傳庭又大兵來攻的情況下,不再試圖從開封城裡撈好處的闖軍才會挖開黃河大堤,破了開封城。幾乎玉石俱焚。

至於歷史上,有人說開封城是官軍挖的,那是無稽之談。實際上,官軍才是最沒有可能挖黃河堤的。因為,挖了黃河堤,黃河水倒灌開封城,吃虧的只能是守軍。最後破城,也是黃河水立功最大。開封城裡眾人完全沒有這個動機。就算他們以為能淹了李自成那也是痴人說夢,畢竟大軍都是可以移開封城是絕對沒辦法移動的。

「闖王。屬下也查明了。」李岩又道:「羅汝才讓陸航派出去了兩千兵四千壯勇,要挖開黃河堤。結果,剛一挖……自己被黃河水給淹了。還好,黃河堤是沿著汴河故道衝過去的。近年大旱,那邊水深近丈,暫且還不會淹到我軍」

李岩這一句話頓時讓李自成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了下來:「傳令全軍,朝著高地撤退餘下的軍資都不要管了,先緊著性命要緊」

……

「各部社兵準備好了?」朱慈烺看著黃澍,笑著道。

黃澍躬身行禮:「回稟秦大人,都準備好了。」

朱慈烺點點頭,看著西門外,列隊的四千餘社兵道:「好。黃澍大人帶的好兵埃」

「屬下不敢居功。」黃澍笑著道。

朱慈烺點點頭,又看著四千餘社兵前頭列陣完畢,準備出戰的山東鎮三營戰兵道:「好。傳我軍令,山東鎮上下預備出城。老十七,先隨我去一趟西門大街。那兒,還有敢戰的勇士沒帶過來呢。」

七香閣上。

「時辰到了吧?」侯恂問道。

侯方域微微感覺有些不妙,又聽著侯恂這是問了不知幾十次了,心下一陣焦躁。但懾於父親大人淫威,他還得看一下時間。於是,侯恂跑過去,看了一眼七香閣院子里的日晷。

當侯恂看到日晷的時候,頓時一愣:「時辰還真到了。」

時辰到了,但侯恂等人卻被放了鴿子。未完待續

ps:感謝~雲遊天涯

起點幣打賞10起點幣

我把死丟了

起點幣打賞100起點幣

我把死丟了

起點幣打賞100起點幣

我把死丟了

起點幣打賞100起點幣

長不大的小不打賞100起點幣

感謝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