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六:胸有成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胸有成竹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父親大人……」侯方域低聲道:「時候到了。」

侯恂點點頭,道:「那就檢閱王燮所部,準備出發吧。」

「但是……但是……」侯方域面色微微發白:「父親大人……人未來齊。」

「嗯?」侯恂愣了下,下了七香閣三樓,看著寬闊的街道上只有王縣令所部孤零零的百來人,臉色一沉。

王縣令就是開封府祥符縣令王燮,是吳士講的下屬,領著道標營上千民兵,是此前約好的力量。但現在,哪裡有道標營全體,只有區區一隊百餘人。

見此,侯恂不用侯方域說也明白了過來:「王燮縣令,開封城有兩營民軍。今日怎麼就來了道標營一隊?」

此前侯恂就已經準備好了,要發動社兵以及那些城中饑民去找各處恆信店面鬧事。然後再以督師的名義指揮王燮的民兵維持秩序。

侯恂的打算是精明的。出動的社兵和饑民都不是朝堂正規官軍,朱慈烺也不好破壞規矩動兵對付。維持秩序的王燮所部民兵也是一樣,這會兒拉偏架的時候不是官軍,但朱慈烺要動手的時候就能拿出縣衙的虎皮,到時候總歸能逼得朱慈烺不敢妄動。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侯恂等了一夜,時辰一到,卻是預料中的一呼百應沒有出現。出現的,僅僅只是王燮領著一隊孤零零道標營的民兵過來。

王燮是個身材清瘦的中年人。留著長須,看起來仙風道骨。但實際上卻是個強項的主,要不然也不會被人丟到開封這個附郭省城的泥坑裡來當縣令。

此刻見侯恂發難。面露不善,王燮並沒有慌張,而是不慌不忙道:「督師下令讓下官帶上我部整頓訓練的新兵,下官便帶了最精銳的一隊。此事,並未有違督師大人軍令吧。」

王燮話語強硬,侯恂心下猛地一沉。。

「五門社兵呢?」侯恂看著吳士講。王燮是交給了吳士講去拉攏的。

但此刻,吳士講沒有力氣去計較此前答應得好好的王燮為何忽然變卦。只是又看向吳漣。

五門社兵都是吳漣負責溝通的。

吳漣吞了口唾沫,道:「許是……已經發動了吧。這些人都是些沒規矩的。不知軍律整肅……」

吳漣還要再說什麼,忽然見侯方域急急又趕了過來,扯了一把吳漣把他扯了下去,低聲在侯恂耳邊說了幾句。聽完。侯恂的表情這才重重放鬆了。

「那就快發動」侯恂冷冷地說著,回了三樓,一邊走著,一邊心中埋怨吳士講沒教好子弟。這樣的事情,怎麼能當中說出來。況且沒辦好事情那就是沒辦好,哪有什麼大概也許可能的?

還好他自己兒子辦事得力,那些沒買到糧米對恆信怨氣滿腹的饑民被策動了起來。

就當侯恂剛剛走到窗邊,卻見朱慈烺施施然上了七香閣三樓,老遠傳來笑聲。讓侯恂感覺刺耳可惡:「督師大人特地來了此處,倒是讓下官一番好找埃」

「秦監軍來找我,莫非是有軍令要頒布?亦或者。本官還需向秦大人報備行程嘍?」侯恂聽著,針鋒相對,冷嘲熱諷:「許久不見,秦監軍倒是詼諧了許多嘛。哼,本官來西門大街,正要看查處不法奸商。難道秦監軍是要為奸商來說請了嗎?」

「商民擾亂法紀,這等不軌非法之舉督師大人要查處。下官是一萬個答應。自然,這次奉了太子殿下軍令要來找督師大人,可不是什麼說請。當然啦,下官不會打擾督師大人查處奸商的。既然督師大人現在有些忙碌,那下官就帶著太子殿下軍令暫且等候了。」朱慈烺笑著說完,也不待侯恂反應,將手中一封公文揚了一揚,又收了起來。

他侯恂本事再大,也大不過太子殿下這位總管五省軍務大元帥的軍令了埃但朱慈烺又將軍令收了起來,頓時堵得侯恂一肚子沒話說。

就當侯恂悶了敘舊還沒想好說辭的時候,忽然見侯方域滿臉興奮低聲說了幾句:「安排好的人來了」

聽此,侯恂悄然放鬆了下來。

此刻,就見整個西門大街上一瞬間熱鬧了起來。

外面動靜響起,不待吩咐,就有人將七香閣的門窗打開,讓眾人憑欄遠望,直接就看到了街對面的情景。

街對面就是恆信糧行錢莊的總店。是恆信商行各處店面之中規模最大,人手最多的一家,也是全城買糧米糧票聚集之人最多的地方。

但今日的恆信總店裡沒了井然的秩序,吵鬧聲,哭喊聲,嘶吼之聲接連響起。

因為……恆信並沒有在預想之中的時間開門營業。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戰時軍管暫停營業的告示。

「恆信怎麼關了門?我還要買糧氨

「開門啊,恆信怎麼能如此不仁不義,關門不賣,是要逼俺餓死氨

「鄉親們,這恆信沒米了,所以關了門。俺們都要餓死了氨

「鄉親們,俺們花了真金白銀換了銀票買了糧票,這恆信商行現在卷了銀子跑了,俺們能忍嗎?」

「不能」

「還我錢糧」

「打倒奸商」

此刻,西門大街上口號漸漸整齊,無數人聲響起,讓七香閣三樓上的眾人面色各異。

侯恂悄然放鬆了下來。

開封知府吳士講則是得意洋洋,也不掩飾,大聲叫道:「好啊這恆信商行無仁無義,竟然敢欺騙開封軍民。本官定要將此奸商繩之以法」

頓時,眾人的目光統統都落到了朱慈烺的身上。

誰不知道恆信是朱慈烺開的?就是出售的糧米,也是朱慈烺從山東鎮調撥過去的軍糧

吳士講這樣做,豈不是針對朱慈烺?

見眾人目光都望了過來,朱慈烺卻一點緊張都無,只是笑著看向侯恂道:「督師大人。」

「嗯?」侯恂悠悠地看著朱慈烺道:「怎麼,秦大人要為這些奸商說請了?」

朱慈烺沒有理會侯恂的挑釁,而是輕聲著道:「五門社兵不會來了。」

「什麼?」侯恂愕然。

朱慈烺當作侯恂耳朵不太好一樣,聲調抬高,清朗有力道:「督師大人計劃中的五門社兵,不會來了。」未完待續

ps:感謝~袁yh1234567打賞了100起點幣